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44.陳局來了

“你是誰?”一名員警問。

“她是我女兒。”宋鳳學走過來解釋道,又轉頭看向紀清芸:“這麼冷的天,你跑出來幹什麼?”

“媽,這怎麼回事啊?是不是有什麼誤會?”紀清芸皺著眉頭問,哪怕親眼看到周睿是從診所裡被押出來的,她還是不敢相信,這個男人會來偷藥。

“誤會?”宋鳳學冷笑著說:“你田姨已經把他犯罪的過程拍下照片和視頻傳到我手機上了,證據確鑿。而且這傢伙不光偷藥,還想把我診所裡的真藥換成假藥!狼心狗肺的東西,我早就該讓小芸和你離婚,白白耽誤我女兒幾年的青春!”

紀清芸看向田魯靜,田魯靜立刻拿起自己的手機,翻開照片給她看:“我可沒說謊啊,這一張張都是證據呢。”

看著照片上的身影,雖然不是很清楚,但模模糊糊還是能辨認出周睿的身形。尤其最後一段視頻,因為有攝像燈的原因,周睿的樣子被拍的十分清楚。

證據確鑿,紀清芸臉上滿臉失望的看向周睿:“你為什麼要這樣做?缺錢?”

周睿看著她,只微微一笑,沒有解釋半句話,只對員警說:“我們走吧。”

他這個笑容,讓紀清芸一愣。

他在笑什麼?為什麼這笑容中充滿了苦澀,好像在哭一樣?

還有那種莫名其妙的悲傷感,又從何而來?

愣愣的看著周睿被押上車,車門關閉的瞬間,紀清芸心裡也像空了一塊。

她不知道自己在慌什麼,明明是周睿犯了大錯,為什麼自己要心慌?

田魯靜在一旁哼聲道:“這傢伙還有臉笑,真是厚臉皮。老宋啊,我看你剛才說的對,就應該讓小芸早點跟他離婚,這也太不成器了!”

宋鳳學深以為然,立刻對紀清芸沉聲道:“明天上午,你立刻去把離婚手續給辦了!”

紀清芸轉頭看著母親,猶豫了下,道:“要不要再問問,也許他有什麼特殊的困難?我記得書店隔壁,牛肉湯店老闆的孩子好像被車撞了,他們關係挺好的,也許……”

“我不管什麼牛肉湯店羊肉湯店,就算他想救總統又怎麼樣?難道就能來我的診所換假藥了?這是在坑誰?是在坑我啊!要真出了事,我是法人代表,人家還不找我算帳?小芸,你不能再同情他了,不然這輩子就徹底毀了!”宋鳳學惱怒到了極點,大聲道:“我不管別的,離婚!必須馬上離婚!”

紀清芸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周睿做這樣的事情,她想說兩句好話也沒法說,只能深深歎出一口氣。

一直以來,她都覺得周睿雖然沒本事,但為人還算不錯,起碼像個君子。

可是現在,他連最後的君子之道也丟棄了嗎?

也許,真到了分開的時候,沒必要再留戀什麼了。

隨後,幾人和另外兩個員警在附近搜尋了一遍,想找到周睿“帶來”的其它假藥。結果找了一圈,他們也沒發現線索。

周睿停靠在附近的那輛賓士S級轎車,他們倒是看見了,只是沒有人會去把這輛車和周睿聯繫到一起。

找不到假藥,宋鳳學自然更加生氣。而田魯靜則是無所謂,反正事情已經成功推到周睿頭上,找不找得到都和她沒什麼關係了。

警車上,一名年紀稍大的員警,與周睿一起坐在後座。他時不時看向周睿,然後搖頭歎氣:“你說你有手有腳幹什麼不好,那是你岳母還是你親媽?坑自己人幹什麼,也太離譜了。”

“我要說沒幹,你信嗎?”周睿忽然問。

那員警愣了下,然後嗤笑出聲:“人家照片視頻都拍了,還傳給我們一份當證據,鬼才會信你沒幹。”

“是啊……”周睿呵呵笑出聲來:“鬼才會信。”

“你還笑的出來?我看真是腦子壞掉了。”開車的年輕員警說道。

周睿轉頭看向窗外,沒有再理會。

既然沒有人相信,還說那麼多幹什麼呢?

不久後,車子開進轄區派出所。

把周睿移交給負責審訊的值班民警後,另外兩名員警暫時離開了。

周睿被關進審訊室,民警坐在他對面,一人打字,一人手寫,問:“姓名。”

“我想先打一個電話。”周睿說。

“少廢話,這裡是派出所!”握著筆的民警橫眉豎眼,厲聲道:“你以為你是誰,是來閒聊的嗎?問你什麼,就回答什麼!姓名!”

周睿無奈,只好一一回答。

最後,民警道:“交代下你的犯罪過程和動機吧,說詳細點,我們有坦白從寬,抗拒從嚴的政策。如果你認真悔過,我們會在筆錄上給你加上,到時候量刑說不定還能少判幾天。”

周睿搖頭道:“我沒有犯罪。”

“還不承認?”另一個民警打開手機,指著上面的照片和視頻,說:“這些是你嗎?”

“是我。”

“你去診所幹什麼?”

“有人在診所賣假藥,我想把它們找出來銷毀。”

“呵呵,你覺得這話有人信嗎?”

周睿直視著那個說話的民警,面色平靜的道:“信不信是你們的事,我只負責說出事實。而且,我現在需要打一個電話,這是我作為公民的權力。在沒有真正確認我的罪證之前,你們無權限制我的通話自由。”

“哎呦,還知道點法?那還知法犯法!”民警嗤笑道,然後讓人把周睿的手機拿了過來扔到他面前,道:“打吧,我倒想看看,你能找來誰幫你開!”

周睿拿過手機,本來是想打給劉景輝的,但想想估計劉景輝還是會告訴章鴻鳴,索性直接撥過去了。

這個時間,章鴻鳴似乎還沒休息,一接通仍然精神十足:“周老弟,怎麼這麼晚給我打電話了?”

“沒打擾您休息吧?”周睿問。

“沒有,我也正在忙公司的事情,一堆事務,天天起碼四五點才會睡一會。”章鴻鳴笑著回答說。

周睿肅然起敬,作為一個掌管數百億資產的大老總,竟然還如此勤奮。章鴻鳴的成功,看來並不完全是因為繼承了祖業,本身就具備了成功的特點。

一個民警敲敲桌子:“講話快一點,以為這是什麼地方,誰允許你在這閒聊了?”

章鴻鳴聽見了聲音,疑惑的問:“老弟,你這是在哪啊?”

周睿瞥了眼那民警,然後道:“我在派出所,出了點狀況,可能得您幫幫忙,請陳局長來一趟。”

“派出所?出什麼事了?”章鴻鳴連忙問。

“電話裡一時半會說不清楚,不知道章總能不能幫這個忙?”周睿問。

“這話說的,你有事,我還能裝聾子?你等著,我立刻就給老陳打電話,回頭我們一塊過去。對了,哪個派出所?”章鴻鳴問。

“江畔派出所。”周睿回答說。

掛斷電話後,民警立刻把手機收了回來,然後呵呵笑著問:“章總?哪個章總啊?陳局長又是哪家的局長啊?”

在這兩個民警看來,周睿是一個去自家診所偷換藥的嫌疑犯。能淪落到賣假藥換錢,又能認識什麼了不起的人物?

他們甚至不覺得周睿真打電話找了什麼人,更像在虛張聲勢。

像這種裝神弄鬼,最後可能連個親戚都不願意來的敗類,他們不是頭一回見。宋鳳學在診所罵的那麼難聽,更證明了他們對周睿的看法。

而且就算電話真撥出去了,估計也撐死來幾個混混一類的角色。

那樣的小人物,他們還真不放在眼裡。

你混的再好,來了這,一樣得老老實實的。

“行了,電話也打了,既然你不承認犯罪事實,那就等明天的調查結果出來。今天晚上,你就老老實實在這呆著吧,或者等你那什麼章總啊,陳局啊來保你。”

民警譏笑出聲,收拾了東西出去,只留下周睿坐在冰冷的椅子上。

審訊室裡的燈光略顯昏暗,這本身是為了給犯事的人增加心理壓力。

周睿沒有什麼壓力,他只有重重的失落感。

努力想改變自己在紀家人眼裡的形象,卻最終淪落到孤寂的坐在審訊室裡,變成一個偷藥的嫌疑犯。

難道,連道德天書都沒有辦法讓自己這不幸的人生徹底改變嗎?

過了大概二三十分鐘,章鴻鳴的勞斯萊斯和陳金良的專車一前一後駛進派出所。

坐在門口工作臺的民警探頭看了眼,臉上充滿了驚訝。

勞斯萊斯他還是認識的,這麼好的車可不常見,他們這派出所還是頭一回遇到。

等再看到專車上下來的人後,兩個值班民警臉色微變,連忙從工作臺後面跑出來。

“陳局,您怎麼來了?”兩人有些緊張的問,像青州這樣的大都市,公安局長的份量可能比小城市市長還要大點。而他們這,只不過是下屬的一個分區派出所罷了,和陳金良之間差了不知道多少個級別。

陳金良邁步走入大廳,問:“今天是不是抓了一個叫周睿的人?在哪?”

周睿?

兩個值班民警愣了下,忽然覺得後心冒汗,他們想起了周睿之前打的那個電話。

陳局,難道就是指他們的大局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