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45.貴人多忘事

兩人腦袋都有點懵,一個賣假藥的,怎麼能和大局長扯上關係?再看看和陳金良一起進來的章鴻鳴,他們隱約辨認出,這好像是青州一位頂尖的企業家。

“怎麼不說話!”陳金良沉聲問。

接到章鴻鳴的電話後,他就直接趕過來了。本來這點小事,根本不需要大局長親自出面,隨便派個人甚至打個電話就完事了。

但是自從上回親眼目睹周睿如何把蔣國兵老婆從鬼門關前拉回來後,陳金良對這個年輕人的看重,就提升到了一個很高的檔次。

他親自來,一是要讓周睿知道自己對他的看重,說白了,就是幫了你,你得知道這份人情。

二來,他不清楚周睿到底犯了什麼事,也怕事情太大萬一派人來沒搞定,最後落的兩頭不是人。

“他還關在審訊室裡。”一個民警回過神來後,連忙回答說。

“帶我去。”陳金良吩咐道。

值班民警哪敢多言,立刻領著他和章鴻鳴去了審訊室。

打開門後,見周睿被銬在椅子上,章鴻鳴不禁皺起眉頭。但在沒弄清楚事實前,他也不好多話,便過去問:“老弟,你這是怎麼搞的?出什麼事了到底?”

見章鴻鳴和陳金良來了,周睿這才把診所的事情說了一遍。

章鴻鳴一聽就炸毛了:“你是被誣陷的?那還有什麼好說的,老陳,你還不快點放人!”

陳金良嗯了聲,對民警道:“把手銬打開。”

一個值班民警猶豫了下,然後說:“陳局,人家那邊有照片和視頻,我們就這樣把他放了,回頭怎麼交代?”

“交代什麼?你知道他是誰嗎!賣假藥?我想一千五百萬買他顆藥丸都買不到,有必要去賣假藥嗎!”章鴻鳴氣衝衝的說。

兩個民警聽的滿臉愕然,一千五百萬買顆藥丸?什麼樣的藥丸,能賣這麼高的價格?

不知道怎麼的,陳金良聽到這句話,也是嘴角抽了抽。不過他沒有多說什麼,只對那兩個民警道:“這事我來負責,放人吧。”

換了任何時候,陳金良都不會用自己的烏紗帽去冒險的。但被抓的是周睿,又有章鴻鳴做擔保,再不放人就說不過去了。

這時候,周睿忽然開口道:“陳局不用這樣為難他們,其實我找你們來不是為了現在就出去,而是希望陳局能幫忙把診所的事情查清楚。查清楚後,自然就能還我一個清白。那樣的話,就算在這裡住一夜也是無所謂的。”

陳金良有些意外的看過來,他沒想到,周睿會主動提出留下。

現今社會多少人攀上關係後不想走後門?何況這裡是派出所,又不是酒店,能走,誰又樂意留下?

可周睿卻沒有因為認識他就要違反法律規定,寧願先把事情查清楚,然後再光明正大的從這裡走出來。

僅此一點,便讓陳金良對他另眼相看。

惇信明義,前途可期!

陳金良頗為贊許的點點頭,道:“既然周老弟這樣說了,你放心,明天中午之前,我保證查個水落石出,不耽誤你回家吃午飯!”

“回家……哪裡還有家呢……”周睿苦笑一聲,還是道:“那就謝謝陳局了。”

“說的哪裡話,回頭等你方便了,我還有要事請老弟幫忙呢。”陳金良笑著說。

“好,力所能及的事情,一定盡力而為!”周睿點頭應下。

隨後,陳金良也沒再耽擱,立刻打電話回總局,要刑偵科立刻出動,他將親自帶隊,把賣假藥的事情查個明白。

章鴻鳴沒有離開派出所,跟周睿一塊在審訊室裡坐著。

有陳金良的吩咐,值班民警也不敢去說他,反而得討好的搬來椅子,準備熱水伺候。

把周睿的手銬去掉後,先前曾嘲笑過他的那個民警有些難為情的說:“周,周先生……先前的話,您可別往心裡去啊,我不知道您和陳局關係這麼好。”

“這不是和誰關係好的問題,而是你們連事實都不清楚就隨便抓人,也太荒唐了!”章鴻鳴不滿的說。

“是是是,我們的工作態度有些問題,以後會進行整改的。”

沒多久,劉景輝也趕了過來,得知是因為假藥的事情,才松了口氣。

別說周睿不可能賣假藥,就算真賣了,他也能把這事給圓了。

青州最頂尖的大律師,可不是浪得虛名的。

看著這三人在審訊室裡聊天,外面幾個值班民警神情很是複雜。

先前他們都以為周睿真是個賣假藥,坑自己家的敗類,卻沒想到,來頭竟然這麼大。不光認識陳局,連青州的大富豪章鴻鳴都心甘情願在這陪著他。

幾人羡慕不已,自己何時能像他一樣,隨時隨地和這些大人物平等相處呢?

周睿被抓的時候,已經是淩晨兩點,又耽誤這麼久,很快天就亮了。

一夜都沒怎麼睡的紀家人,在七點半左右的時候就出了門。

他們本打算去派出所要個說法,結果到了半路,宋鳳學突然接到診所員工打來的電話。

員工的語氣很慌亂,道:“宋醫生,不好了,省衛生廳突然來了人,帶著衛生局,工商局的人突擊檢查!您快來吧!”

宋鳳學心裡咯噔一下,省裡來人檢查了?

她腦海裡突然回想起周睿早幾天前就說過,會有一個專門的小組去診所查假藥的事情。

難道說,就是這批人?

想到淩晨周睿換假藥被當場抓住,宋鳳學心裡頓時無比不安。雖然她後來對藥房進行了仔細的檢查,確定所有藥品都是通過正規管道進的真藥,可現在依然有點心裡發慌。

沒有猶豫,宋鳳學連忙對開車的紀清芸道:“先去診所!”

“怎麼了?”坐在旁邊的紀澤明問。

“省裡突然來人檢查,不知道是因為什麼,可能和周睿賣假藥的事情有關,我得回去看看!”宋鳳學說。

紀澤明微微一愣,但他好歹是個成熟男性,遇到事情反應會相對冷靜一點,便寬慰道:“別著急,應該沒有大問題,你昨天不都重新檢查一遍了嗎。”

“可我就覺得哪裡不太對。哎呀,先不說了,小芸,開快點!”宋鳳學心煩氣躁的催促道。

紀清芸應了聲,轉向朝著診所而去。她心裡也是有些忐忑,雖然自己的事業現在還算不錯,有沒有這間診所家裡生活都不會太差。可如果真因為賣假藥被追責,哪怕罪魁禍首是周睿,宋鳳學作為法人代表也逃不了連帶責任。

這讓她心裡對周睿更加失望,也更加憤恨。

你幹什麼不好,為什麼要害自己家的診所?真是糊塗又

一家人匆匆趕到診所的時候,看到門口停了不少車,都是公務部門的。

宋鳳學下車跑進去,一個員工看到她,連忙迎上來低聲道:“檢查出不少缺點,不過大多屬於環境方面的,暫時沒有什麼大問題。”

正說著,檢查組的人從樓上下來。宋鳳學連忙迎上去,滿臉笑容的道:“各位領導來的太突然了,讓我們一點準備都沒有,實在有些怠慢了。”

“檢查嘛,就要突然才能查出問題。”一名中年男子笑呵呵的對另一人介紹說:“譚處,這位就是診所的負責人了,以前在第二醫院內科工作過一段時間。宋醫生,這位是省衛生廳的譚處長,專門分管基層建設方面的工作。”

說話的男人是衛生局的副局長潘慶平,宋鳳學和他打過交道,連忙伸手與兩人分別握了下:“譚處這麼大的領導親自來檢查,我們診所蓬蓽生輝啊,小李,快點倒幾杯熱茶來。”

“不用了,我們這次不光是檢查你這一家診所,還有幾家民營小醫院需要去看看,就不多叨擾了。”譚處長說話還是挺客氣的,又道:“不過你這診所還是發現了些小問題,要認真整改啊。病人來看病,環境的影響也是很重要的。另外,我看你那藥房的玻璃都壞了,要抓緊修,防止進塵進水。”

宋鳳學自然一一應是,譚處長也沒多說,和他這個級別的人比,小診所的負責人和普通人也沒多大區別。

因為譚處長趕著去別的醫院檢查,潘慶平自然也要陪同,便指派一名科長和宋鳳學進行點評交接。

而那位科長不是別人,正是今年剛從外地調過來的季慶林。

送別一眾領導後,宋鳳學又連忙對季慶林邀請道:“季科長,我們樓上會議室裡說吧?”

“不用了,這次的檢查結果我都讓人列了單子,你拿著回頭一條條整改就行,不是什麼大問題,放心吧。”季慶林笑著說。

宋鳳學接過來看了看,果然都是一些不痛不癢的小毛病,很容易就能改正。她這才松了口氣,沒出紕漏就好。

心情放鬆後,再抬頭看季慶林時,宋鳳學忽然覺得,這位新上任的科長,怎麼有點眼熟?可又想不起來在哪見過。

猶豫了下,宋鳳學問:“季科長,我們是不是在哪見過面?”

季慶林哈哈笑了兩聲:“我就說宋醫生貴人多忘事,前幾天上面讓我來暗訪調查,我們打過一次照面。對了,當時我和莊醫生一前一後下的樓,想起來沒有?”

宋鳳學微微一怔,暗訪調查?莊醫生?

正常來說,沒有太大的問題,是不可能隨隨便便來暗訪的。只有那種大紕漏,上面想抓證據的時候才會如此。

可自己的診所能有什麼大問題?

至於所謂的莊醫生,宋鳳學更是滿頭霧水,診所裡沒有姓莊的醫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