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49.事業

一夜無話,第二天周睿起來後,仍如從前那般輕手輕腳的離開房間,然後去做飯。

他完全沒注意到,床上的紀清芸也已經睜開眼睛,看著他的背影中,帶著些許複雜,以及那麼一丟丟的滿意。

還是那個他,好似未曾改變過。

在廚房忙活了會,剛把早飯端上桌,紀澤明和宋鳳學就從臥室裡出來了。

宋鳳學似乎是被紀澤明硬拉出來的,臉上帶著些許不情願。

紀澤明沖周睿招了招手,道:“周睿,你來一下,你媽有話跟你說。”

把早飯放下,周睿走過去看了眼宋鳳學,然後問:“媽,有什麼事嗎?”

宋鳳學沒有立刻吭聲,她似有埋怨的瞪了紀澤明一眼,卻被對方反瞪回來,這才吭哧了幾聲,最後發出模糊不清的聲音:“那個,對不起,診所的事情,謝謝你了。”

說完,宋鳳學就甩開手進了衛生間。

紀澤明則沖周睿呵呵笑了聲,說:“你媽就這脾氣,不過在診所的事情上,確實得謝謝你。如果不是你,可能你媽現在都跟田魯靜一塊關進去了。另外,對於我們的誤解,你也別放在心上,畢竟當時情況比較複雜,你媽又是個暴脾氣……”

聽著紀澤明在那囉嗦,周睿心裡有些驚訝和意外。

以宋鳳學的脾氣,能低下頭來主動認錯,哪怕只是簡簡單單幾個字,也相當不容易了。

再加上紀清芸昨晚的問題,周睿忽然覺得,今天這個早晨,恐怕是人生中最燦爛的一個了。

待紀澤明說完,周睿臉上已經露出了微笑,點頭道:“爸,我知道的,媽能說聲對不起,已經很難得了。其實換做是我,當時那種情況,可能也會誤會。”

“對對對,我就是這個意思,都怪田魯靜太不是個東西,差點把我們一家人都給害了!”紀澤明連忙道。

周睿嗯了聲,道:“這事就不提了,先吃飯吧。”

“你也別忙活了,一起坐下吃。”紀澤明道。

“我還是算了吧,不然媽……”周睿習慣性的想要推辭。

“吃個飯都推三阻四,還有成功的可能嗎?”一個聲音在耳邊響起。

周睿轉過頭,見紀清芸一臉淡然的朝著衛生間走去。那番話,很明顯是激他的。周睿一咬牙,索性坐到桌子前,不就是吃頓飯嗎,有什麼大不了的!

從衛生間出來的宋鳳學,只瞥了一眼周睿,沒有說什麼,便坐在桌前拿起油條。

紀澤明暗暗松了口氣,他怕宋鳳學又嚷嚷什麼,已經準備好了一套說辭,結果卻沒用上。

隨後,紀清芸也過來,坐在了周睿旁邊。

這是一家四口在近兩年裡,頭一回坐在一起吃早飯。

雖然都沒怎麼說話,但周睿還是可以察覺到生活的改變。儘管改變的幅度並不算大,但只要變了就是一個好的開始。

剩下的,就看自己怎麼做了。

吃完飯後,一家人該去公司的去公司,該去學校的去學校。周睿留下來把東西收拾好了,這才出門。

不過他沒去書店,而是去了一趟回春堂。

經過一夜的思考,周睿已經想的很明白。想改變自己在紀家人眼中的形象,不是光靠嘴巴說說就行的。

紀清芸說的沒錯,首先他得有一份能讓人看得起的事業。

這個時代已經沒多少人願意看實體書了,連那些大型的連鎖書店都接連倒閉,他這小書店就更別提了。一個月幾百塊的利潤,若非先前素質太差,又沒有一技之長,周睿何嘗不想換個營生?

現在自己手握登峰造極的醫術,如果還甘願沉淪於此,那紀清芸要離開也是他自己活該。

關於新事業,周睿想了兩條路。

一是像宋鳳學那樣開診所治病救人,不過這需要花費很多的精力,物力,還有人力。僅憑周睿一個人,近乎身無分文,顯然短時間是開不起來的。

那麼就只有走第二條路,賣藥丸。

當然不是那種可以讓人死而復生的救命金丸,一團金光一顆,別人捨得買,周睿還不捨得賣呢。

他要賣的,是自己腦海醫術中的古方藥丸。很多在這個時代都已經失傳了,但效果絕佳。

而且藥丸的製作相對簡單,也不需要投入太多,比較適合周睿現在的情況。

之所以去回春堂,是因為這裡的藥材在整個青州都屬於上乘。

周睿不做則已,要做,就希望能做最好的。否則,怎麼對得起賜予自己醫術的道德天書?

因此,他打算去找楚國鑫商量商量,看看能否從這裡批發一些藥材。

結果到了那才知道,楚國鑫已經回本家老號了,不過楚子秋還留在這。

一見到周睿,楚子秋立刻大喜過望。

自從親眼見證周睿的醫術後,他就對這個和自己差不多年齡,卻在醫術上高明數倍的年輕人有了近乎崇拜的心理。若非這幾天忙著鍛煉驚雷針法,早就忍不住去找周睿了。

得知周睿是想批發點藥材,楚子秋立刻一拍,表示這事交給他。只要周睿列出單子,回春堂保證送貨到家!

像回春堂這樣的店,很少會做批發藥材的生意,畢竟他們是看病的,不是那些采藥人。也就是看在周睿的面子上,楚子秋才會答應,換成其他人來說這事,早就被轟出去了。

知曉周睿是要用這些藥材熬制些藥丸售賣,楚子秋的興趣更濃,追問那些藥丸的功效,並表示如果效果不錯的話,回春堂也可以採購一部分。

周睿自然不會拒絕,如果連回春堂都採購他的藥丸,其他人肯定更容易接受。

至於楚子秋所說的功效要達到一定標準,周睿並不擔心。自得到醫術以來,他還沒有失望過。

從回春堂離開後,周睿開車到了一家房產仲介門口。下車之後,他先給章鴻鳴打了個電話。不為別的,就是想借點錢。

聽說周睿要借錢,章鴻鳴也沒拒絕,只問:“要多少?幾千萬的話,可能需要點時間,年底銀行收賬,現金不太容易取。”

周睿被嚇了一跳,連忙說:“沒那麼多,十萬塊就行了。”

雖然手頭上有三套商鋪,但周睿沒打算把原先的租客趕走。再說了,自己開藥鋪放在書店旁邊,也不好跟紀清芸解釋。

在家裡人完全接受他的醫術前,周睿還是希望能多瞞一段時間。

租一套新的商鋪,加上簡單的裝修,十萬塊錢應該是足夠了。

章鴻鳴哭笑不得,他一個掌管數百億資產的大老總,周睿竟然只來借十萬開藥鋪?

“行了,回頭我讓你給你送一百萬過去,找個大點的店鋪,實在不行買下來也行,需要花多少錢跟我說。執照什麼的辦了沒?要不要幫忙?”章鴻鳴問。

對於真正有本事的人,章鴻鳴向來不會吝嗇。加上周睿之前送的文玩核桃,老爺子喜歡的不行,一直叮囑要找個合適機會償還周睿。

但一百萬實在有點多,最後周睿只要了二十萬。章鴻鳴沒把這點錢當回事,周睿卻堅持以後還他這筆錢。

有人願意借給你錢,說明人家把你當朋友,那麼就更要遵循有借有還的道理了,這是原則問題。

另外,執照的事情他也確實需要人幫忙。本來是打算找季慶林的,現在有了章鴻鳴,應該更方便一些。畢竟和季慶林只是一面之緣,談不上多熟。

“老弟這店鋪開業的時候通知我一聲,到時候去給你捧場。對了,明天回老家遷墳,早上八點的飛機,沒問題吧?”章鴻鳴問。

周睿想了想,租商鋪到開業,再快也得十幾天的時間,何況自己到現在連售賣的商品都沒有,也不怎麼著急開門,便答應了下來。

敲定了這件事之後,兩人才掛了電話。

只是,周睿心裡很是有些忐忑。

他對風水術算是一竅不通,哪怕能看出人臉上的黑氣和血光,可遷墳跟這完全不是一碼事。看樣子,得試試用道德天書學習風水術了。

然而道德天書上現在只有一團金光,能否學會風水術還不一定。

現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有些愁眉苦臉的周睿,走進房產仲介公司,打算問問有沒有合適的商鋪能租下來。

他進去沒多久,一輛賓士E級轎車就開過來了,剛好停在周睿的賓士S級旁邊。

副駕駛下來一個打扮妖豔的年輕女子,扭頭看見周睿的車後,立刻的沖主駕方向招手,喊道:“老公!老公!你快看,這個是不是你說的S級?”

主駕駛上下來的不是別人,正是老熟人秦世傑。

他下車後繞過來看了眼,點點頭,道:“S500L,最頂配的,上路起碼得兩百萬。”

“哇,那不是比你的車貴好幾倍?”那妖豔女子驚呼出聲,然後羡慕的彎腰,想透過車窗看看裡面:“真想知道坐在這種兩百萬的豪車裡面是什麼滋味。”

掃視著身前的更高級別轎車,秦世傑眼裡也露出了羡慕之色。能開上這種車的,非富即貴。

S500L,可是連他所在公司老總都捨不得買的最頂配了。

兩百萬啊,這可不是一個小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