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12章 腦屍蟲(4)

隨後劉浩的叔叔就給我們說了一件事,也就是這件事讓我們知道了那具古屍的來歷,如果我們早點知道這些事的話,那是打死我們也不可能會去惹那具古屍的,但是現在後悔也已經來不及了。

事情是這樣的……

2009年3月在中國陝西省的一個農村,忽然發現了大量的珍貴文物,這些文物最少也都有數百年的歷史了,這個發現很快就吸引了大量的古董商人前來收購。

短時間內大量的古董商人湧入這個小山村,這個異常的舉動立刻就引起了當地政府部門的警覺。

當政府發現了這些珍貴文物之後,立刻就封鎖了這個小山村,禁止任何文物的流出,同時立刻安排了第一批調查人員前來這裡勘察。

經過足足7輪仔細的勘察,竟然在村子的西邊,發現了一個巨大的古墓墓葬群,這個古墓規模龐大規格非常高,據猜測最少也是皇族的墓葬,而且還不是一個皇族的墓葬,這個發現頓時驚動了整個陝西省的考古界。

隨後陝西省的專家迅速的組建了一個考古隊,開始對這個龐大的古墓墓葬群進行發掘。

經過7天的努力,考古隊在1號葬坑發現大量文物,同時發現還發掘出了多具保存完好的古屍,尤其是這些古屍,深埋在地下並沒有經過什麼防腐處理,但是它們卻歷經數百年而不腐,這個發現絕對是有劃時代意義的。

與其同時那些文物經過鑒定全部都被卻認為是國家一級文物,這麼龐大的古墓群,這麼多珍貴的文物,由於之前消息保密工作做的不好,所以消息一下子就爆發了開來,很快就震驚了海內外考古界。

幾天之後,多名國際考古界的著名學者聞訊趕來要求參與發掘,礙於國際社會的壓力,陝西政府只能同意部分外國考古學家一同發掘,但文物必須保存在中國,任何國家學者不允許帶走哪怕是一片瓦。

為了參與這個重大的考古發掘,這些外國專家立刻答應了陝西政府的條件,隨後就由國內專家牽頭,組成了一個國內外聯合專家組。

誰知道挖掘才開始了不到一個月,古墓墓葬群的發掘工作就發生了重大事故,多名國內外專家離奇死亡,死亡原因未知,當然更大的可能是政府封鎖了消息,避免真正的死因外泄。

在不到2個月的時間,陝西政府就宣佈永久關閉的古墓墓葬群的發掘工作,所有文物全部送往洛陽古代藝術博物館,派專人負責維護保存。

但是就在發掘工作全面關閉之後,全國各地就出現了很多關於這次發掘的詭異謠言,其中有些傳說非常的恐怖,而且描述的過程非常詳細。

按理說這麼詳細的過程,除非是真正參與了發掘才可能知道,所以這些謠言的可信度非常高,一時間弄的整個陝西考古界都人心惶惶。

俗話說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這些謠言一出現就像是一陣狂風,很快的就席捲了整個國內外考古界,陝西政府承受了巨大的壓力。

作為發掘工作的主持部門,他們必須為這些專家的死做出一個合理解釋,但是怎麼解釋……

後來為了澄清這些謠言,陝西政府通過和洛陽古代藝術博物館的商議,並且得到了中央的認可之後,決定公開接受各單位關於這些隨葬品和古屍的研究和展覽訴求。

相關申請單位必須經過政府審批,經過批准之後博物館就能夠把其中部分的古屍和陪葬品移交,南大就是在這個前提下才得到了其中的一具古屍和部分隨葬品。

這個決定一出全國震動,知情人不知道中央為什麼會同意這個決定,難道這些古屍和陪葬品真的沒有問題?又或者那些專家的死亡和失蹤和那個古墓沒有關係?這一切突然就變的撲朔迷離起來。

“竟然有這種事!”聽完劉浩叔叔的敘述,我們幾個都無力地的癱坐在沙發上,這件事雖然政府做出了相應的解釋,但是我們都知道這古墓絕對有問題……

這些事雖然沒有說出我們夢境的原因,但是我們已經知道,因為這個墓葬而死亡的人不在少數,恐怕他們的死也和腦屍蟲不了干係。

“叔叔,那些專家到底死了多少?”劉浩緊張的咽了口唾沫問道。

劉浩叔叔點了一根煙,狠狠的抽了一口之後才說道:“當時參加發掘的國內外著名專家有97位,一個月之內死了37個,還有52個處於深度昏迷,餘下3個失蹤,只有5個人一切正常。”

“什麼!一個月內就死了37個人!還有57個人是深度昏迷!”聽到這個消息,我們如遭電擊,一下子我們感覺是死定了。

李大膽更是傻了一樣癱坐在沙發上兩眼呆滯,整個人都像是斷了氣一樣,臉色變得慘白。

這時候我站了起來問道:“叔叔,那57個深度昏迷的人有沒有找醫生檢查過,他們現在是死是活?”

“他們已經全部死了。當時陝西省政府找了全國最好的各科專家會診,結果在這57個人的腦子裡發現了一樣東西!”說到這裡他的眼睛看向了我們。

我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劉浩叔叔的眼神已經說明了一切,我深吸了口氣說道:“是不是腦子有蟲!白色的小蟲?”

“不錯,他們腦子裡都有蟲,就和你們夢裡的那個一模一樣。當時這些醫生想做開顱手術救他們,但是這小蟲在腦部的最深層位置,以現在的外科手術技術,我們是根本不可能開刀取出來的。”

“果然是這樣,這麼說我們死定了。”我感覺自己的聲音有些顫抖。

劉浩叔叔站了起來,他把手裡的煙頭掐掉然後說道:“不過你們的情況和他們有些不同,這些人是一覺睡下去就沒醒過來,而你們現在好像還沒什麼事。”

“你們也不用害怕,我有個朋友是腦科專家,當時會診那些人的時候他也在,這些日子他一直在做這方面的研究,或許他有辦法能救你們,下午我帶你們先去醫院做個檢查。”

隨後劉浩叔叔也不管我們同意不同意直接一個電話撥了出去:“喂,老陳嗎?是我,有件事想要你幫個忙。您是江蘇省最好的腦科專家,我這裡有三個人想要你幫我看一看,不過需要保密。好的,沒問題,我馬上送他們過來,你安排一下。嗯,沒問題,這件事非常棘手,你一定要保密。”

隨後劉浩叔叔就掛了電話對我們一揮手說道:“你們跟我走,課也不用上了。劉浩,你爸爸那裡我會跟他說。”

劉浩用力的點了點頭,他的眼神有些游離,額頭上的虛汗就沒停過,看來是被剛才他叔叔說的事嚇到了。

劉浩不是個膽小的人,但畢竟還是個學生,我的心理素質要比他強多了,但是聽到這些事的時候他也嚇的不輕。

誰要是說自己遇到這種事還能不害怕的,那他純粹是扯淡,這世界上哪有人不怕死的,更何況我們才二十來歲,還有大把的青春年華,能活誰願意去死呢?

現在既然有活命的機會,我們當然不會錯過,更何況這個醫生接觸過腦屍蟲,說不定還真有辦法可以救我們,事到如今也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了。

劉浩的叔叔一路驅車就送我們到了一座白色大樓前,只見這棟大樓上面赫然寫著六個大字,南京腦科醫院。

這裡是整個南京腦科最好的醫院,見到這六個字我們的心又定了一些,從心底裡湧起了一絲活命的希望。

下了車劉浩叔叔也不說話,直接就把我們帶進了一間辦公室裡,在裡面見到了一個醫生,這個醫生就是劉浩叔叔的朋友。

他在瞭解到我們的事之後也是臉色大變,立刻就安排我們做全腦部的檢查。

我也不懂醫科,更沒有做過什麼腦部檢查,我只知道自己被送到了一大堆儀器面前,一會兒給我們做這個,一會讓給我們做那個,一番折騰之後,我們才又回到了那個陳主任的辦公室裡。

看著他緊皺的眉頭,我們三個的心一下子吊到了嗓子眼!

“怎麼樣老陳,他們三個的情況怎麼樣?有沒有辦法能救?我哥可就只有這麼一個獨苗,要是他死了我可沒辦法向我哥交代!”劉浩叔叔見陳主任不說話早就忍不住了,立刻就開口問道。

陳主任皺著眉頭,看著螢幕上我們的檢查結果沉思著,片刻之後他才說道:“他們3個的情況和那57個人一模一樣,在他們的腦子裡分別都有有一小團陰影,形狀幾乎是和那57個人一樣,但是卻小了很多。”

“這說明什麼?”我忍不住問道,這關係到我們自己的性命,我怎麼能不關心。

“這說明你們腦子裡也有那種怪蟲!”

“那我們還有沒有救?”這時候劉浩噌的躥了起來,一把就抓住了陳主任的手,額頭上豆大的汗珠都掉了下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