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14章 腦屍蟲(6)

陳主任走了之後很快的護士就給我送來了食物,這些食物還算豐盛,雞鴨魚肉幾乎都有,還有兩份蔬菜。

或許是幾天沒進食的緣故,聞到這些食物的香氣我就已經忍耐不住了,一陣狼吞虎嚥,我這輩子從來沒覺得吃東西這麼幸福過,就差感動地流淚了。

現在我算是真正的明白了《食神》裡那句感動的流淚到底是什麼意思,原來吃東西真的能感動的流淚!

吃完東西,我重重的躺在了床上,不知道為什麼,這次清醒過來之後我感覺腦子清晰了很多,但一想起自己腦子裡那腦屍蟲還在,我的心情又再一次低落了下了去。

到下午太陽快落山的時候劉浩和李大膽都先後醒了過來,兩個人一醒過來就嚷嚷著要吃飯。

這兩個傢伙還真是沒心沒肺,經歷這種痛苦之後,居然還有這麼好的胃口,實在是佩服他們的“遲鈍”,我突然發現有時候遲鈍也是一種福氣。

等他們吃飽喝足之後,我們三個人躺在床上閒聊了起來。

李大膽抹了抹嘴說道:“我靠,這一次可真是九死一生,沒想到那藥居然這麼厲害,我感覺自己就像是死了一次一樣。”

“可不是,那滋味跟服毒也差不多了,要不是為了自己的小命,打死我也不會吃這種東西。”劉浩也心有餘悸的說道。

劉浩和李大膽兩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說著話,我只是在一旁默默的聽他們說,並沒有插嘴。

“鶴軒,你怎麼不說話?”兩人說了一通之後,李大膽忽然看向了我。

“我在想這腦屍蟲到底是什麼東西,那個黑影又是什麼,為什麼它能在我們的夢中給我們植入腦屍蟲,這背後的幕後黑手又到底是誰?為什麼他要這麼做?他到底是人還是鬼?他又為什麼不當場殺了我們,我想他絕對有殺死我們的能力,他到底想幹嘛?”

聽我這麼說劉浩也沉默了,他想了一會兒說道:“這次我們也算是命大,否則可能早就死了。”

“你們自己知道就好,這次算你們命大,不過你們還沒離生命危險,陳主任說這怪蟲幸虧還只是蟲卵沒有孵化出來,但這也僅僅是暫時壓制住而已。”我們正在說話的時候,劉浩的叔叔突然出現在了門口!

“叔叔!”我們異口同聲的喊了一句。

劉浩叔叔點了點頭,然後轉身關上了門走到了我們的病床邊,看了我們一眼之後說道:“你們昏迷了三天了,終於醒過來了,太好了。”

“我們知道,叔叔,這幾天你有沒有找到什麼線索,我們腦子裡的蟲到底是什麼來歷?”

我知道劉浩的叔叔這幾天肯定不會閑著,他一定也在找資料,現在問他正是時候。

劉浩叔叔走到了劉浩的床邊坐了下來,他看了一眼劉浩說道:“嗯,血色還不錯,暫時應該沒生命危險。不過你這小子真是不讓我省心,如果你有個三長兩短,我怎麼向你爸爸交代。”

“叔叔,你到底有沒有找到線索!”劉浩哪裡有心思聽他叔叔婆媽,當場就忍不住開問。

“其實這件事你們沒有遇上前,我就一直在找資料,有些事我還不能告訴你們,不過這怪蟲的來歷我已經有了眉目了。也算你們三個小傢伙運氣好,就在今天上午我終於從一本古籍裡找到了這東西的線索。”

“哦!真的,這東西到底是什麼?有沒有什麼辦法可以解決?”我頓時大喜道,不過我沒有把腦屍蟲三個字說出來,我就是想聽聽看劉浩叔叔那裡能夠得到些什麼消息。

劉浩叔叔隨後從懷裡拿出了一本已經發黃的破舊書冊說道:“這本書是明代的一本宮廷記錄,是非常珍貴的資料,你們看看第133頁的記載。”隨後他就把書遞給了劉浩。

“鶴軒,還是你看吧,咱們三個裡你最聰明,說不定還能看出點什麼東西來。”劉浩沒有伸手接書,而是把書推到了我的面前。

我並沒有推辭,直接接了過來,按照劉浩叔叔的指示翻到了133頁。

只見書上大概是這麼記載的:

永樂3年,陝西布政使上奏,西安府內有百姓數千人死於非命,經府衙勘驗此千人死於腦中屍蟲。

此蟲于唐代初現,經宋元兩朝而不絕,屍蟲食腦無藥可救……

這篇記載非常簡短,只有短短的幾十個字,而且這篇記載也沒寫完,後半段文字的書頁只剩下了半截,所能看到的也只有這上半段。

但是從這短短的幾十個字裡透露出了一個重要的消息,就是這種腦屍蟲不是在宋代才剛出現,而是在唐代的時候就已經出現了。

唐代從西元618年開始到907年滅亡,如果從唐代開國的618年開始計算到現在有差不多1400年了,就算是從907年算到現在也有1100多年的歷史了。

也就是說這腦屍蟲最少也已經出現了1100多年,這種東西居然在上千年前就已經有了,而且是出現在宮廷記錄裡的,這絕對不是簡單的事。

要知道在中國古代,宮廷記錄是非常嚴謹的,不會隨便記載一些沒用的東西,所以凡是能記錄在宮廷記錄裡的,一定是當時非常重要的事情。

“叔叔,既然屍蟲從唐代開始就有記載了,那您有沒有查到什麼其他的資料?”我急忙問道,這對我們非常重要,只要有資料,那我們就有可能找到克制的方法。

劉浩叔叔卻搖了搖頭說道:“我也是今天才找到的這篇記載,還沒時間找其他的文獻。”

“不過這件事顯然和當時發掘的那個墓葬有關係,這個墓葬已經弄死了很多人,本來我是不想插手這件事的,只想找找看這些怪蟲的來歷,沒想到你們三個小傢伙居然惹到了這東西!”

“叔,你可一定要救我啊。”劉浩壓根就沒聽出來自己叔叔話裡的意思,或者他聽出來了故意裝傻。

“你這兔崽子,真是害人精。”劉浩叔叔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你放心吧,我肯定會救你的,不然我也沒法子向你的老子交代。”

雖然劉浩叔叔說的很肯定,但是我卻不想把自己的性命交在別人手裡,我仔細的分析了一下事情之後立刻有了自己的想法。

我覺得這件事要弄清楚,必須先從當時發掘古墓的那些專家身上下手,於是就對劉浩叔叔說道:“叔叔,當時參與那個墓葬發掘的專家還有幾個活著?我想這件要弄清楚,必須直接找到他們才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