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18章 定陵迷案(3)

“發生了重大事故,死了這麼多人?”聽到這裡我立刻意識到了什麼,這個情景似乎和陝西古墓一模一樣,只是定陵那次死的人更多而已。

“教授,你爺爺當時沒有出事嗎?”隱約中我感覺這件事和腦屍蟲有關係,說不定譚教授知道些什麼,這對我們現在來說非常重要。

譚教授似乎知道我會這麼問,他看了我一眼,眼神中透露出一絲難以言喻的味道。

都說眼睛是心靈的窗戶,但是此刻的我卻不明白譚教授這個眼神的意思。

“我爺爺當時沒事,整個定陵的發掘也被停了下來,我爺爺和活下來的幾個專家被送回了老家,後來整個定陵地宮就被永久封鎖了。”

聽到這裡我感覺有些不對勁立刻說道:“譚教授如果我沒有記錯,定陵應該是在1956年才發掘的,現在也是完全開放的,而且地宮還可以去參觀呢?為什麼你說定陵的發掘被永久封鎖了”

譚教授笑道:“你說的沒錯,但是這個定陵只開放了上面一層而已,真正的下層並沒有開放,真正的入口早在1956年之前就封鎖掉了。”

“竟然是這樣!這麼說這個下層有秘密?教授,您對我們說這件事難道是這個定陵和我們學校的古屍有關係?”

從譚教授種種表現,我大膽的猜測這件事肯定和這具古屍有關係,否則他不需要耗費這麼多時間來說這些事。

譚教授聽我這麼一說原本帶著微笑的臉立刻冷了下來,他站起身子用力的一拍桌面說道:“陳鶴軒,你很聰明非常聰明,我知道你們一定知道一些事,現在說出來吧。”

“教授,再次之前似乎你知道的更多,不如你先說說吧。”我並沒有正面回答。

譚教授看了我足足十幾秒,隨後他才點了點頭呵呵一笑說道:“三天前,學校忽然宣佈那停屍房讓趙老師一個人管理,取消老師輪換制度,我當時就感覺出事了,而且這三天我發現系裡少了很多學生。”

說到這裡譚教授看向了我們三個說道:“我統計了一下失蹤的學生,總共有20個人,這20個人的名字我全部記錄了下來。其中3個在昨天出現在了校園裡,而你們3個是今天出現的。”

說到這裡譚教授丟了一個小本子過來,上面第一頁就寫著二十個學生的名字,其中最前面的幾個名字就是我們3個的。

“原來教授早就注意到我們失蹤了,看來教授一直非常關心這學校裡的事,如果我猜得不錯的話,教授您的爺爺身上一定發生了和剛才那個學生相同的事情。”我一語直接道破了天機。

譚教授深了一口,他猛然間轉身看向了我,眼神忽然變的犀利無比。

“教授,您的眼神有些嚇人。”我其實並不害怕,說這句話的目的是告訴他,他已經失態了。

譚教授聽我這麼一說立刻收回了犀利的眼神,隨後深了一口說道:“陳鶴軒,我發現你比我想像中的還聰明,我從教這麼多年,你是我帶過最聰明的一個學生。”

“你猜的沒錯,我爺爺當年和剛才被砸死的那個學生一模一樣,當年我還清楚的記得他對我露出的那種怪異的笑容,沒過多久他就死了,而且死狀比剛才那個學生更慘。”

“更慘!”我實在難以想像還有哪種死法會比剛才的人更慘!但是譚教授說了我相信是真的。

這時候譚教授的眼神有些憤怒:“今天我又再一次見到了這種笑容,同時我還發現你們一直在注意宋哲,而我剛才也從宋哲的那裡看到這種古怪的笑容,所以我肯定你們知道一些什麼。”

“教授,您是想知道自己爺爺的死因是嗎?”我終於明白了譚教授到底為什麼要我們來了,原來他是想知道自己爺爺的死因。

我不懷疑譚教授,這種故事他是不可能編造出來的,因為他每一個細節都說的太詳細了,如果是編造的一定會露出馬腳。

再完美的謊言都是有破綻的,至少我沒聽出來他話裡的破綻,所以我判斷他說的都是真話。

正因為譚教授說的都是真的,所以我能肯定他和校長絕對不是一夥的,既然他和校長不是一夥的,那他就能成為我們的盟友。

而我們正需要一名資深的考古學教授,如果譚教授能夠幫助我們,這將更有利於我們找到這腦屍蟲的來歷,我們也就更多了一分希望來處理掉我們自己腦袋裡的屍蟲。

現在譚教授的爺爺也是死在這腦屍蟲上的,那就是我們最好的突破點,所以我決定對他和盤托出,只有這樣才能完全取得譚教授的信任。

雖然這樣做有點冒險,但是我相信自己的判斷,再說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有時候做事不能顧頭顧尾,必須要有決斷力。

心裡打定了注意,我就把那天晚上我們夜探古屍,後來那些同學怎麼被關在停屍房裡,再後來我們的夢境全部說了一遍,沒有做任何的隱瞞。

譚教授聽完這些話臉色瞬間變的蒼白,同時他的眼神越來越憤怒,他喃喃自語道:“腦屍蟲!腦屍蟲!”

“原來這要了我爺爺命的東西叫做腦屍蟲,而且從唐代開始就已經存在了,看來這東西都是存在于古墓裡的。”

譚教授整個人一下子站的筆直,他急忙跑到了身後在書架上找出了一本陳舊的筆記本。

我和劉浩他們對視一眼,我們不知道他想幹什麼,但很快這筆記本就攤在了我們面前。

我低頭一看,只見這筆記本已經翻開到了中間位置,在上面畫了一條造型怪異的蟲子,這蟲子和我之前看到的屍蟲是一模一樣。

“教授,這是?”我沒有直接說明,而是抬頭看向譚教授。

“這是我爺爺的筆記,他在臨死之前有足足兩個月的時間把自己關在書房,留下了一大堆的筆記材料,這就是其中一本,這條蟲我找過一個生物學的朋友,但他說從來沒見過這個物種,懷疑是古人臆想的一種生物,不是真實存在的。”

隨後譚教授用一種極其期待的眼神看著我問道:“這是不是腦屍蟲?”

我看了一眼譚教授無奈的點了點頭說道:“看來教授您的爺爺已經知道自己腦子裡有這東西,只可惜他到死也沒找到破解的方法。”

“果然是這樣,果然是這樣!”譚教授一坐在了椅子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