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25章 迷離夜(6)

“譚教授,你怎麼來了?”看到門口站著的人我吃了一驚。

“你們三個在這裡就好,不要多說了,我的車就在外面,我們趕快去劉浩你叔叔那裡。”譚教授二話不說催著我們就走。

“怎麼了?為什麼突然這麼急。”劉浩站起來說道。

我也沒想到譚教授為什麼突然這麼著急,之前他儘量和我們少接觸,甚至是不接觸,為的就是和我們保持一定的距離。

可是現在樓下這麼多人都在,譚教授居然公開來找我們,看來情況已經到了非常緊急的時候,以至於他都顧不得隱藏和我們的關係就直接來找我們了。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讓譚教授突然有了這種改變,我心裡頓時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

“沒時間多說了,宋哲他死了,我剛剛和劉浩的叔叔聯繫過,把這裡的情況告訴了他。劉浩他叔叔聯繫了趙主任,他們說你們的腦屍蟲有重新復蘇的跡象,一旦重新復蘇藥物根本沒辦法壓制,所以你們必須立刻找到壓制腦屍蟲的辦法。他們會馬上安排人送我們去西安,到了那裡之後我們立刻就去找那5個倖存的專家。”

“什麼宋哲死了!”我們的腦屍蟲有復蘇的跡象,這一點我們已經猜到了,但是宋哲的死卻讓我們大吃一驚,剛才我們還聽說宋哲跑了,可是現在譚教授居然告訴我們宋哲死了。

“宋哲怎麼會死了的,他不是跑了嗎?”我立刻跑到床邊開始整理衣服,這次出去恐怕一時半會兒不會回來,我也知道事情已經到了非常緊急的程度了。

劉浩和李大膽見我開始收拾衣服,他們也不含糊一個個趕快收拾了起來。

譚教授見我們開始收拾衣服,這才點頭說道:“這件事我也不清楚,不過就在剛才,員警那裡有了消息,宋哲在校外的一個轉角處死了,他的腦袋都完全炸了開來。”

“腦袋炸了開來!”聽到這個消息,我們三個同時停下了手,心裡同時有了一個想法——腦屍蟲。

譚教授或許知道我們的想法,他用眼神掃視了我們一眼,隨後把手放到了背後說道:“宋哲整個頭都完全炸掉了,就像是有誰在他的腦子裡放了一顆炸藥一樣,我也不肯定是不是腦屍蟲,但是有一點能肯定的是,宋哲的死肯定是人為的。”

“人為的?”難道是有人殺了他?我大吃一驚!

譚教授搖了搖頭說道:“這一點還不能肯定,但是他的死肯定不單純,根據員警那裡的消息,宋哲的頭顱爆炸後地上只有血跡,但是卻找不到一點點的腦漿痕跡,這是非常奇怪的事。”

聽到這話我陷入了沉思,宋哲的死的確太不正常了!

“找不到腦漿,那就是說他的腦漿被人拿走了……”想起有人用手捧起那血淋淋的腦漿,我就感覺胃裡一陣翻騰。

到底是誰會做這種事,他要宋哲的腦漿幹什麼?還有宋哲的腦屍蟲怎麼回事,他的頭顱爆炸是不是因為腦屍蟲?

這一切都是一個謎,今天晚上發生了太多的事,而且我們還有一個夢沒有能夠解釋,我忽然感覺到在學校裡越來越危險了。

“譚教授,我們整理好了。”我們三個東西都不多,只有幾件衣服而已,其他東西能省就省。

背上三隻背包,我們三個跟著譚教授急匆匆的下了樓。

來到樓下,突然一個人攔在了譚教授的面前說道:“譚教授現在天還沒亮,您不如多等會兒再走吧。”說完他還看了一眼在譚教授身後的我們,這人的目的顯然是我們。

譚教授是個湖,他一眼就看出來了這人來路不正,怎麼可能讓他攔住我們。

“你這是什麼意思,校長請我來到時候是給我充分自由的,我想什麼時候走就什麼時候走,現在你讓開,我要回去。”

說著譚教授就一把推開了這人,可是這人卻毫不示弱,他立刻走上來一步攔在了我們三個面前說道:“譚教授您要走我攔不住你,不過現在天還沒亮,學校規定學生夜間不能外出,他們三個必須留在這裡。”

“不行,他們三個要跟我走,我有一個考古任務要他們跟我一起去,你讓他們過來。”譚教授怎麼可能讓他把我們留在這裡,立刻就把我們擋在了身後。

“考古任務?教授您有向校長請示過嗎?學生是不能隨便帶出去的,尤其是晚上我們必須保證每一個學生的安全。”這人簡直是油鹽不進。

“我會向校長打申請,現在你先讓他們跟我走,出了什麼事由我負責。”譚教授堅持著說道。

“不行,沒有校長的批准,任何人不能半夜帶走學生。譚教授您雖然不受學校管制,但是也不能違反學校的規定。”

聽到這話譚教授氣的眼珠子都瞪了出來,滿臉通紅顯然已經怒極,可是他是個學者,遇到這種無賴,除了生氣他還真的沒什麼其他辦法。

難道讓他一個堂堂教授,跟個地痞流氓一樣和這傢伙動手,那當然是不可能的,況且就算真動手,一把年紀的譚教授也未必是這個人的對手。

不過他不行,我們卻可以……

我對李大膽使了個眼色,李大膽立刻心領神會,他一把就把這個攔在我們面前的傢伙給提了起來,順勢往遠處一甩,直接把這傢伙給丟出去足足三四米。

這傢伙沒料到李大膽這麼強勢,所以沒有任何的準備,直接被一下子就丟了出去,摔了個狗吃屎頓時大怒,立刻爬起來就想動手!

李大膽怎麼會給他這個機會,二話不說直接對準他的口就是一腳,這一腳把他踹的在地上連番翻三個跟鬥,一口氣沒頂上來居然昏了過去。

我們這裡一動手,立刻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更有好事的人開始在旁邊起哄。

“趕快走,事情鬧大了麻煩。”我急忙催促道。

這時候學校的保安門衛都沖了過來,譚教授也知道事情鬧大了我們可能更難出去,於是直接鑽進了人堆。

七轉八轉之後,我們終於順利的離開了校門,看來學校是沒有料到我們會強行沖出學校,所以才沒有更大的限制,否則我們想出來幾乎是不可能的。

汽車引擎一發動,我們直接就離開了學校,朝著南京圖書館趕去,沿途劉浩給他叔叔打了個電話。

電話裡劉浩叔叔叮囑我們絕對不能去圖書館,他讓我們繞著高速路不停的跑,一直跑到下午的時候再到夫子廟附近和他聯繫,他會安排好車送我們走。

打完電話我心裡還是很不,今天晚上的事情,還有我們的夢,這些到底都意味著什麼,是不是我們腦子裡的腦屍蟲開始發作了。

想著想著我們幾個就在車上睡著了,或許是晚上太累了,這一覺睡的特別的香。

一直到下午的時候,我們的車停在了夫子廟的附近,我們不知道為什麼劉浩叔叔會選擇這個地方,但是就在我們停下車不到10分鐘的時間,一輛黑色的小轎車停在了我們面前,從車上下來了5個人。

一看到這5個人,我心中立刻叫了一聲不好!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