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31章 怨鬼索命(6)

宋勇出人意料的給了劉浩和李大膽一個大嘴巴,打的兩人一個發懵。本來已經歇斯底里的兩人,被這一巴掌居然打的安靜了下來!

也就在這時候,我們身後咯咯咯的聲音一下子消失了,屋子裡立刻變的非常安靜,靜的讓人感到窒息。

可是聲音雖然沒有了,但是我卻更加的害怕了!

無聲的恐怖才是真正的恐怖,有些東西你看到了並不見得有多害怕,就是看不見才會覺得恐懼。

這就好比是死亡,其實死亡本身並不可怕,但是等待死亡的那一刻才是真正的可怕。就好像是那些殺人犯,他們本身並不懼怕死亡,但是在等待臨刑處決的時候,他們往往會精神崩潰。

我們現在就是這種感覺,背後突然沒有了聲音,我的心一下子就吊到了嗓子眼!

等了片刻,我發現身後還沒有動靜。我大著膽子轉身往後一看,發現那吊死鬼竟然不見了,而且之前炸開的窗戶也恢復了原樣,就好像剛才的一切都沒有發生過似的。

這時候劉浩和李大膽也反應了過來,他們每人挨了一巴掌,本來想要發怒,突然發現那吊死鬼不見了,兩人用力的揉了揉眼睛,那怒氣也消失的無影無蹤。

李大膽用力的搖了搖頭,眨了幾下眼睛之後說道:“怎麼回事?那吊死鬼怎麼不見了?”

“你們快看,窗戶也恢復原樣了!這怎麼回事!”劉浩用不可思議的眼神看向了我們,他的右著遠處的本應該破碎的窗戶。

這一切實在無法用常理來解釋,看來譚教授說的是真的,剛才發生的一切果然都是幻覺,是外面那個東西製造出來迷惑我們的。

譚教授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用力的鎖上了房門說道:“我跟你們說過,鬼只能從正門進來,只要我們不開門,它是絕對進不來的,剛才是它製造的幻覺,它想騙我們出去,幸虧我擋住了你們,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幻覺,媽的,還真的是幻覺,我們差點都被騙了!”這時候李大膽有些尷尬,它自稱李大膽,可剛才的表現實在是不怎麼大膽,頓時感覺有些無地自容。

周圍的幻覺消失,我也舒了口氣,用力的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剛才不知不覺,我整個後背都濕透了!

我急忙走到了譚教授身邊查看了一下他,我發現譚教授的在微微顫抖,他的半邊身子都被鮮血染紅了,索性他暫時沒有什麼事。

在確定了他沒事之後我才問道:“教授你的手怎麼樣了?你好像又出了很多的血!”

譚教授揉了揉肉肩膀,我發現他肩膀上的血又流出來了不少,看來剛才為了擋住劉浩和李大膽他用力太大了,手上的傷更嚴重了。

“我沒事,鶴軒你去找把剪刀和鑷子,我要把子彈取出來,不然子彈在裡會壓迫我的神經,時間長了我這手就廢了。”譚教授沒有立刻回答我的話,而是先讓我去找東西取子彈,看來他已經知道自己的傷不能再拖了。

“我來去找。”我剛想動身,宋勇已經跑進了屋裡,這裡是他的家,他當然比我們更清楚東西擺在哪裡。

譚教授這才靠著牆坐了下來說道:“你們千萬記住,不管等會兒發生什麼事都不能開門,鬼是最會欺騙人的,他們會製造出各種幻覺來迷惑我們,讓我們做出一些不理性的事,就像他們兩個剛才一樣。”

劉浩和李大膽被他一說樣子更加尷尬,他們一句話都沒說,只是站在旁邊手都沒地方放了,樣子尷尬到了極點。

我不理他們,也在譚教授身邊坐了下來問道:“教授,你還沒告訴我們為什麼剛才的幻覺會消失的,還有你怎麼會懂這麼多神神鬼鬼的東西?這些東西可是在考古學上學不到的!”

我這句話恐怕也問出了劉浩和李大膽的心聲,他們兩個在旁邊不住的點頭。

譚教授苦笑了一聲說道:“我們搞考古的必須懂一些這種東西,以前我爸爸和爺爺跟我說了很多他們考古遇到的怪事,尤其是在一些年份很長的古墓裡,這種怪事更多,不知道一些禁忌是很危險的。”

“教授,照你怎麼說,這世界上是真有那種東西了!”劉浩忍不住問道。

譚教授呵呵一笑說道:“剛才你看到的東西還不夠真實嗎?難道你親眼看見了還不相信?”

“不,不,我相信,我相信。”劉浩尷尬的說道。

“作為你們的老師,其實我不應該對你們說這些,但是也同樣因為我是你們的老師,所以我不希望將來你們會死在這些禁忌之上。在考古界有很多不成文的規定,這些規定之所以能存在到現在,都是有它的理由在的。”譚教授語重心長的說道。

“原來是這樣,這麼說教授你以前也遇到過這種怪事咯?”我聽譚教授這麼一說,更加肯定他曾經遇到過這種怪事。

譚教授歎息了一聲說道:“哎,其實我們考古和盜墓的沒什麼兩樣,說句不中聽的話,我們考古的還沒盜墓的專業呢!”

“盜墓的!”聽到這三個字我頓時一愣,立刻想到了曾經看過的那些盜墓小說。

難道真正的墓葬,真的就像是這些小說裡描述的一樣?

譚教授似乎知道我在想什麼,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說道:“鶴軒,你是我最聰明的學生,將來你也一定是個了不起的考不學家。你記住古墓遠比你想像中的可怕,我們在考古的同時,其實也是在拿命去拼,一個真正的考古學者是很不容易的。”

“教授,那我們要怎麼樣才能避開這種東西呢?”我這句話是出自真心的請教。

譚教授並沒有直接回答我的話,他抬頭看向了窗外的天空歎息道說道:“你這句話我曾經也問過我的父親,我當年一樣有過年輕的時候,也曾經懷疑過我爸爸和爺爺的話,認為他們是迷信,可是後來……”

說到這裡譚教授的眼神暗淡了很多,似乎想起了什麼傷心的往事,他沉默許久之後才歎息一聲說道:“不說這個了,其實我會的這些東西有一半是我爸爸和爺爺告訴我的,還有很多東西是我一個朋友教我的,如果你們想知道,以後我慢慢的說給你們聽。”

“你的朋友!居然還有比您更專業的考古學專家?”我和劉浩李大膽三個人對視了一眼!

聽譚教授的話,他的這個朋友,似乎比譚教授本人有本事多了。

我們一直認為譚教授就是國內考古學的泰山北斗了,沒想到居然還有人比他更專業。

“呵呵呵,他的確比我專業太多了,就像是我剛才說的,盜墓的遠比我們考古的專業很多,對付這種古墓葬他們更有辦法,也知道怎麼樣才能保住性命。”

“尤其是一些千年古墓,我們每次考古都會死不少人,但是這些盜墓的往往只是幾個人,但卻能夠全身而退,你們想想他們是不是比考古的更專業?”

“你的朋友是盜墓的!”我們三個頓時大吃一驚,我們沒想到譚教授說的朋友竟然是盜墓的!

要知道,考古界是最憎恨盜墓的,可是沒想到譚教授這樣一個資深的考古學家,居然會有一個盜墓賊的朋友!這實在太出乎我們的意料了。

不過譚教授說的對,這些盜墓的的確比我們考古的更專業,對於古代墓葬沒有人比他們更加的瞭解。

這些人往往只有一兩個人,但卻能夠掏空整個墓葬,而且能夠全身而退,光是這份本事就是我們望塵莫及的。

“我找到了!”這時候宋勇手裡拿著一把剪刀和鑷子急匆匆的跑了過來。

看到他跑過來,譚教授立刻把衣服拉了開來,露出了肩頭的傷口,本來我以為傷口是在他背後,但是沒想到衣服下來之後,那個彈孔竟然是在前面。

可是剛才追殺我們的人明明是從後面開槍的,那譚教授這傷到底是怎麼回事?

“教授,你這傷怎麼會在前面的,剛才他們不是在我們後面開槍的嗎?”看到這個傷口我立刻詢問道。

由於肩膀中彈,譚教授的手臂已經抬不起來了,他一咬牙撕開了還沒完全拉開的衣服,然後深吸了口氣說道:“這槍傷不是之前追我們的五個人打的,是我們剛才在高速上從前面打過來的,看來是還有其他人希望我死。”

“其他人!”這個消息無異於有一把重錘,狠狠的咂在我的口之上。

“教授,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我們一下子感覺事情更加撲朔迷離了,到底怎麼回事?

在這一瞬間,我腦子突然有了很多的推測,難道除了剛才追殺我們的五個人之外,還有其他的人想殺我們?那這兩批人到底是什麼人?

這兩批人到底是不是一夥兒的?難道譚教授還有其他的事情瞞著我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感覺事情更加的複雜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