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二章 陳年舊恨

“東子,等等我!”

  迎著夕陽剛出校門的李東就被人喊停了,轉身看去,卻是同住一社區的初中同學魏源。

  兩人家住在同一個社區,加上是初中同學,高中雖然不是同班也相隔不是太遠,魏源就在李東的隔壁班。

  見到魏源李東眼角就眯成了一條縫,笑呵呵道:“委員長,好久沒見了!”

  “去你的!中午還在食堂和你一起吃的飯,哪來的好久不見!”

  魏源也不在意李東叫自己的外號,反正自己的外號霸氣絕倫,比起李東的外號可好聽多了。

  “呵呵!”

  李東笑了笑也不解釋,自己的確是很久沒見到魏源了。

  上輩子自從父母病逝,加上老房子賣了,李東怕觸景傷情很久都沒有去過自己從小長大的老小區,自然也就沒機會和魏源再見面。

  魏源當然不會知道李東所想,喘著氣上前搭著李東的肩膀笑道:“走,急著回家幹嗎,反正你爸媽都還沒回來,咱們去網吧玩幾把,昨天被人虐慘了。”

  這時候的一中和以後還是有些區別的,沒有強制學生必須上晚自習。

  一般情況下家住縣城的學生是可以不去學校上自習的,只要家長同意,老師也不會拒絕。

  李東和魏源兩人都不是那種學霸,自然不會選擇去學校遭罪,所以晚上有大把的閒置時間。

  至於魏源話中的意思李東明白,這個時候的網路遊戲沒後世的多,現在最流行的就是傳奇和netbsp;  魏源和李東玩的是cs,平時李東父母回來的晚,魏源的父母工作回家也晚,兩人閑著沒事就喜歡去網吧過幾把癮。

  要是李東還是以前的李東今天肯定就應下了,不過現在的李東可沒心思陪魏源玩這個。

  錘了錘魏源的口,李東笑道:“不去了,都快高考了沒心思玩這個。你小子也安分幾個月,高考要是考不好你爸媽那關可不好過。”

  “切!東子,你膽子啥時候這麼小了,高考怕什麼,咱們可是一中,就算閉著眼考個本科也不成問題。”

  魏源牛氣沖天,一幅根本不把高考放在眼裡的樣子惹的李東哈哈大笑。

  “吹吧你,小心你爸媽的混合雙打!”李東對魏源的裝逼嗤之以鼻,一中雖然不錯,可也沒好到那種程度。

  再怎麼說也只是內6小縣的一中,這時候的本科還沒幾年後那麼好考。

  要說自己這個班可是重點班,本科升學率自然不低。

  可魏源這傢伙卻是普通班的,想考本科可沒那麼容易,記得上輩子這傢伙最終只上了大專,差點沒被他爸媽打死。

  不過話說到了就行,混跡社會多年的李東自然明白過猶不及,自己又不是魏源爸媽,沒必要討人嫌。

  魏源見李東不去,急著去網吧復仇的心思也淡了不少,想了想賤笑道:“行,那今天就不去網吧了,咱們去堵秦雨涵怎麼樣?”

  看著魏源一幅興致勃勃的樣子,李東滿臉黑線,秦雨涵這個名字他可是刻骨銘心終身難忘。

  想要刻骨銘心地記住一個人,而且還是一個女人,一般來說不是深愛就是大恨。

  至於秦雨涵自然是後一種,那是李東一輩子的恥辱,直至重生回來之前都沒能忘了這妮子。

  當然,這其中有沒有前一種因素誰也不清楚。

  反正漂亮的女孩子誰都記憶深刻,縱然十多年沒見到秦雨涵,李東依舊忘不了對方那嬌俏的容顏。

  上網李東沒興趣,不過要是能抓住秦雨涵打李東是沒意見的。

  說起來上輩子活了三十年,能在他心底留下痕跡的女人不多,秦雨涵卻要算上一份,有時候夜深人靜的時候也會不自覺地想起。

  自然,孤僻的男人也只會想想卻從不附之于口,大學畢業後就再也沒敢和秦雨涵聯繫過。

  不管是自卑還是孤僻,上輩子的秦雨涵本碩連讀,留校任教於國內名校,這麼明顯的差距顯然不是李東能奢望的。

  沒二話,不等魏源開口李東就拖著魏源邊跑邊道:“咱們趕緊的,前幾次都沒堵到,這次可不能讓她給跑了!”

  ……

  一中南側的一處小巷內,這是秦雨涵回家的必經之路。

  李東眼神犀利,故作兇狠地瞪著面前的女孩。

  秦雨涵,人如其名,他爹媽起名的時候應該算准了女兒以後肯定長的不差。

  小丫頭長的水靈靈的,讓人一看就恨不得摟在懷裡寵愛一番。

  不過千萬不要被她的外表給欺騙了,在李東眼中這丫頭就是一隻狡猾的小狐狸。

  李東和魏源前前後後堵了秦雨涵幾十次,時間可以追溯到幾年前,不過卻從未在這丫頭身上占到便宜,虧倒是吃了不少。

  此刻秦雨涵眨巴著眼睛和李東對視,一臉無辜道:“李東,你長胖了,有點擋我路了。”

  “哼哼!少來這套,你東哥可不是以前的菜鳥了,此次必報當年之辱!”

  李東心裡得意,自己可不是以前的愣頭青,哪還會被這丫頭三言兩語給侃暈了。

  “李東,你可是男子漢大丈夫,你不會要欺負女孩子吧?”秦雨涵裝出一副害怕的模樣,怯生生地看著李東。

  “少來!想當年你東哥的一世英名都被你給毀了,此恨綿綿無絕期!”

  李東哼唧哼唧,視線偷偷掠過眼前的女孩,心中暗歎,果然是紅顏禍水,難怪自己以前那麼容易就被忽悠傻了,恐怕心裡也是願意被忽悠的。

  “對!秦雨涵,不要說東子,連我這個外人都看不下去了,你也太過分了,害的東子被人叫了三年的禿毛鳥……”

  “滾!”

  魏源還沒說完就被李東狠狠打斷,這哪壺不開提哪壺,豬隊友說的就是這種人。

  “噗嗤!”

  對面的秦雨涵也裝不下去了,聽見魏源的話頓時笑的花枝亂顫,的倆小朵也微波蕩漾起來,看的李東二人直咽

  她和李東魏源都是初中同班同學,說起來和李東倒也沒什麼過不去的深仇大恨。

  不過就是那時候李東剛上初中皮實的厲害,經常欺負班裡的女孩子。

  男孩子欺負女孩子一般都跟孔雀開屏似的就為了吸引女孩子的注意力,越是漂亮的女孩子就越是被人欺負。

  秦雨涵長的又可愛異常,被李東欺負的不是一次兩次。

  後來實在是氣不過,只不過是在李東上廁所的時候扔了一條竹子做的假蛇進去。

  李東從小到大最怕的就是這種軟體動物,也來不及分辨真假,結果自然是褲子都來不及提就跑了出來。

  誰知道廁所外面集合了班上幾乎所有的同學,不用說自然是被秦雨涵叫來一起看笑話的。

  剛上初一的李東小屁孩一個,育的比其他同學還稍晚一點,嫩的小弟弟上自然是光禿禿的一片。

  也不知道哪個缺德鬼喊了一聲“禿毛鳥”,從此初中三年這個外號就伴隨著李東走過,直到高中時期大家都陌生了才沒人提起。

  想起這些李東就是一把辛酸淚,就因為這個外號自己初中三年別說美好的初戀,直到初中畢業班上的女同學還私下叫他禿毛鳥,哪個願意和他來段美好的初戀。

  當然,當年要是秦雨涵肯和李東來段美好的初戀,想來李東大概也就不會耿耿於懷了。

  見李東臉黑的跟鍋底似得,秦雨涵笑的上氣不接下氣,急忙擺手道:“李……呵呵……李東,都多少年的事了,你一個大男人還這麼記仇有意思麼,我早就忘了這事了。”

  “你當然恨不得忘了,丟臉的又不是你!”李東恨得牙的。

  “這幾年你都堵我幾十次了,男人記仇記到你這份上也不容易。眼看著都快高考了,以後見一面也不容易,這麼著吧,我讓你打一頓算了,以後咱們還是好朋友怎麼樣……呵呵呵呵……”說罷秦雨涵又忍不住笑出聲來。

  眼看著秦雨涵束手就擒,李東盯著小姑娘的小****蠢蠢欲動,自己是不是該上去摸……

  不對,打上兩巴掌報仇雪恨!

  不過當視線掃到秦雨涵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樣,李東老臉微紅,乾咳一聲。

  咕噥道:“不跟你一般計較,你東哥我是那種小氣的男人麼!不過我都被你看光了,以後找不著媳婦就找你了!”

  “去死!誰看你了?再說就算看見了也不止我一個,那時候全班可都看見了,呵呵呵……”說著說著秦雨涵憋不住又笑了起來。

  懶得和這姑娘一般計較,先前說是報仇其實不過是抱著看美女的心思來堵人的,如今美女看到了,李東自然沒了再計較的心思。

  李東暗道自己不愧是正人君子,故作大度道:“算了,這次找你可不是為了找你報仇。這不眼看著就要高考了麼,我想著咱們好歹相交一場,秦雨涵,你准備考哪所學校,東哥想想去不去,以後也好罩著你。”

  秦雨涵小嘴微張,身後的魏源卻是滿臉不屑,撇嘴道:“秦雨涵每次考試都是全年級前十,你上次是年級四百二十。”

  李東老臉微紅,好在不太顯眼,這時候才想起來秦雨涵後來上的可是京城師範大學,比起自己那個三流大學好了一百倍。

  心裡認慫,嘴上卻是不服輸道:“那是我低調,以前考試都是故意考低的,等高考的時候讓你們大吃一驚!”

  “切!”

  秦雨涵兩人都是不屑一顧,少男少女們沒有隔夜仇,幾句話的功夫就嬉笑怒駡地往家走去。

  就連李東也沒在意自己是不是為了報仇來的,反正以前幾十次都是這麼過來的。

  能和美女同行,雞毛蒜皮的小仇誰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