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四十六章 騰飛的契機

因為袁慶豐一個“偷”字,眾人頓時鬧成一團。

  宿舍裡幾人吵的面紅脖子粗的,誰也不讓誰。

  李東被幾個傢伙吵的頭大,扭頭看了一眼還在看熱鬧的李鐵,頓時憋了一肚子火氣。

  這傢伙腦袋進水了吧,就算和袁慶豐有些不和,可現在是計較的時候嗎?

  不說都是一個寢室的,身為班長遇到這種事難道不應該出面勸解嗎?

  真要鬧翻了,傳出去整個351寢室都沒臉,難道他李鐵臉上就有光了!

  沒工夫和李鐵計較,李東按住了還要說話的袁慶豐。

  掃了一眼眾人,李東正色道:“老袁,我作證東西肯定不是我們宿舍的人拿的,你信我嗎?”

  袁慶豐張了張嘴,半晌才悶聲道:“我信,你說不是就不是。”

  他和宿舍裡幾人關係雖然一般,不過也知道李東做事很正,李東既然這麼說了,他就算不信也不好駁了李東面子。

  再說了,東西都已經丟了,再吵下去也沒意思。

  聽袁慶豐這麼說,李東心裡也微微松了口氣。

  他就怕袁慶豐誰的面子也不給,那可就讓他難堪了。

  其實袁慶豐的MP3到底是不是宿舍裡人拿的他也不知道,不過李東知道東西應該是真丟了,中午袁慶豐走的時候李東也好像看見他把MP3放桌子上了。

  李東不想弄清楚事實究竟是怎樣,從自己皮夾裡抽出七八張一百的放到袁慶豐桌子上。

  袁慶豐臉色漲紅,剛想說話,李東就打斷道:“沒別的意思,我知道你不缺錢。不過這錢你必須拿著,再去買個MP3,今天的事就當沒發生過,該是兄弟還是兄弟,就當給我個面子。”

  說完也不管袁慶豐是什麼反應,李東又對張昊幾人道:“今天的事就這樣了,一個寢室住著是緣分,就算做不成兄弟也不要成仇人。”

  李東也不管大家心裡究竟是怎麼想的,做完自己該做的便休息了。

  他出錢平息這件事不是因為他真的錢多的沒處花,只是想少一點麻煩。

  幾百塊錢的事而已,對他而言不算什麼,宿舍裡只要平靜一點他樂意做這個冤大頭。

  要是整天回到宿舍都不得安寧,李東就要考慮是不是該搬出去了。

  想想前世農大的舍友,李東只能感慨一聲,曾經滄海難為水。

  ……

  接下來的日子該怎麼過還是怎麼過,那天晚上的事仿佛沒有發生過。

  唯一改變的就是寢室裡現在沒人再願意幫李鐵和袁慶豐打掃衛生,哪怕他們那髒的發臭也沒人多管這個閒事。

  袁慶豐倒是沒什麼,他也知道自己不招人待見,有時間就自己打掃一下。

  李鐵卻是開玩笑似的向徐晨幾人抱怨過兩次,說大家不夠義氣,都沒人幫著打掃一下。

  不過話說過了,大家該怎麼做還是怎麼做,李鐵之後就沒再提過了。

  ……

  9月25,上午檢閱完畢,江大為期半個月的軍訓正式告一段落。

  操場上女生們正和教官揮淚灑別,李東他們這些男生做不到淚如雨下,看著沒意思便各自散了。

  因為下午有事,李東沒和孟啟平幾人一起,獨自一人出了操場。

  剛出操場,李東遇到了班上同學。

  儘管有些好奇白素怎麼沒留在操場上和教官告別,不過因為和她沒打過交道,李東也沒多嘴。

  點了點頭算是打了招呼,李東便準備離開,沒想到白素忽然出聲道:“李東同學,等等。”

  “有事?”

  李東停下了腳步,有些奇怪,他和白素可沒什麼交集。

  白素點點頭,說道:“30號晚上,學院這邊有個迎新晚會。咱們班也要組織幾個節目,我想讓你報一個唱歌的節目。”

  李東有些鬱悶,擺擺手道:“不好意思,我不會唱歌,你找其他人吧。”

  說完李東便邁步走人,他可沒時間陪白素扯皮。

  沒想到白素也追了上來,繼續道:“李東,你會唱歌的,班長說你唱的很好,為什麼不願意為班級做一點貢獻呢?”

  李東眉頭一皺,李鐵說的?

  回想了一下,自己好像從來沒在別人面前唱過歌吧。

  好像有幾次和秦雨涵通完電話,心情不錯哼了幾句前世的流行曲,李鐵不會說的是這個吧?

  懶得計較李鐵這個傢伙嘴碎,李東依舊搖頭道:“我到時候有事,你找別人吧。”

  說完剛邁步白素又跟了上來,李東頓時火大。

  他對白素又沒興趣,纏著自己是怎麼回事?

  李東臉色有些不好看,板著臉道:“白素同學,我都說了我有事,麻煩你不要再跟著我了!”

  趁著白素愣神的功夫,李東加快了步伐,一溜煙地消失在白素眼前。

  直到李東走遠了,白素才狠狠咬了咬嘴唇,有些咬牙切齒的感覺,這還是第一次有男生這麼不耐煩地跟她說話。

  ……

  白素那邊李東並沒有當回事。

  找了個安靜的地方,李東便撥通了孫濤的電話。

  孫濤向他簡單說了一下超市的經營狀況,總之就是一切都好,無論是東平這邊還是幾個分店的建設都很順利。

  李東心裡有了數,便問道:“孫哥,你說我在平川開一家遠方超市怎麼樣?”

  “平川?”

  孫濤猶豫了片刻,他在平川奮鬥了十幾年,對平川可謂是瞭若指掌。

  有那麼片刻孫濤很想說就這麼幹,他想讓那些在他離職後嘲笑他落魄的傢伙看看,他是怎麼風光回歸的!

  可想了想,孫濤還是實話實說道:“李總,平川是省會城市,也是兵家必爭之地!如今光是市區就有四家大型連鎖超市,以我們的實力進軍平川,恐怕會得不償失。”

  “你說的我懂。”

  李東找了個地方坐下,點了一根煙吸了一口,道:“不過遠方要想發展,平川是避不開的選擇。”

  平川是省會,遠方想要做大,就必須要在平川佔據市場打響名氣。

  有些東西李東沒說,他準備把遠方超市的總部就定在平川。

  東平的格局太小,那裡不適合當總部經營。

  現在進軍平川是虎口奪食,再過一兩年那就是自尋死路。

  趁著那些大型超市還沒站穩腳跟,人氣也沒積累到一定的程度,遠方現在入駐平川還能搶下一塊肉,再等下去連湯都沒得喝了。

  電話那邊的孫濤也考慮了很長時間,許久才出聲道:“李總,我倒不是反對在平川開店。不過在平川那邊小打小鬧帶動不了遠方發展,可要是想做大做強,資金方面……”

  平川可不是青陽,想要做大一個超市,不是幾十萬上百萬就能解決的。

  東平的超市雖然盈利能力強,可支撐四家分店已經夠嗆,再讓東平那邊輸血就有點困難了。

  李東也有些煩惱,不過還是暫時拋開了錢的問題,轉而道:“錢先不說,你覺得大學城這邊怎麼樣?”

  “大學城……”

  孫濤回想了一下平川的格局,思考了片刻說道:“大學城雖然人多,可主要還是學生,並不是主流消費群體。那裡住宅社區少,學生們還是習慣在校內消費,支撐不起一家大超市。”

  “孫哥,你知道大學城這邊有多少學生和教職工嗎?”李東沒有直接回答孫濤,而是問了一個不相干的問題。

  不用孫濤回答,李東就自說自話道:“六家大學,將近十五萬學生,教職工和家屬超過三萬人,這只是一個方面。”

  “第二,政府斥鉅資興建的龍華廣場年底正式投入運營,總建築面積超過十五萬平米。”

  “第三,旁邊的南亭美食街已經營業,入駐商戶超過三百家。”

  “第四,萬源,南豐兩個新社區一期已經開發完畢,入住超過五千戶,二期正在開發,大學城這邊將會成為平川最大的商圈!”

  李東說完這些便沉默下來,其實他不是為了說服孫濤,而是給自己打氣。

  他想開一家超過一萬平米的超市作為遠方的旗艦店,可那個投資實在太大了,連他自己都有些動搖。

  原本李東是不會這麼急的,他是準備穩紮穩打一步步來的。

  可當李東無意中想起來龍華廣場年底就要正式運營,李東不得不急了。

  他想起了日後平川大型賣場的格局,明年平川的第一家樂購將會正式入駐龍華廣場,三年後樂購成為平川的領頭羊。

  而這一切都是因為龍華廣場,這裡形成了平川最大的商圈,人流量爆棚。

  李東不能不急,龍華廣場即將要運營了,招租也早就開始了。

  樂購既然明年入駐,現在恐怕就有可能正在和龍華那邊洽談,一旦談判結束,樂購正式入駐,就沒有李東的機會了。

  大學城可以支撐一家過萬平米的超市,卻支撐不了倆家,李東不想錯這個機會。

  所以他想博一次,成功了就能讓遠方騰飛,奠定堅實的基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