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10章 音樂玩高雅

第二天清晨。。

被子滑落露出韓月半邊,猶如玉脂光滑的肌膚在陽光的照射下白裡通紅

毫無贅肉的,白皙

葉蕭火冒三丈,雙手順勢向下在韓月慵懶的抗拒中再次撲了上去。

許久,戰鬥方才停止。

葉蕭起床洗漱給韓月做了豐盛的早餐。

這時韓月突然尖叫了一聲,葉蕭聞聲走去。

“葉蕭,變大了,真的變大了,現在至少有34C了吧!”

韓月指著口異常驚喜的說道。

“恩,如果被我再抓幾次,估計能夠變成38E了!”

葉蕭淫,笑道,目光灼灼!

從少女變成女人,韓月身上多了幾分嫵媚,幾分女人味。

女人需要男人滋味,這點毋庸置疑。

“快出去,我要穿衣服了!”

韓月下了逐客令。

“切,昨晚還有哪裡沒看到,咱倆誰跟誰啊!”

葉蕭嘿嘿笑道。

“你跟我記住了,你不是我男朋友,充其量只是****昨晚是姐上了你!”

韓月掐腰猶如發怒的小貓,只是面頰緋紅,眼神宛若一灣春水,極為撩人。

葉蕭不置可否的道:“行,今晚再讓你上一次!”

聞言,韓月有些害怕驚喜,旋即起身準備穿衣服!

雙腿邁開走動的時候,葉蕭能夠看到........

頓時趕緊跑出去,不然又忍不住了。

穿好衣服韓月吃了早餐便去上班了,繼續懷揣著她的空姐夢,其實以韓月的各方面條件,絕對是秒殺一空姐。

奈何空姐有明文標誌,至少也需要38C,韓月不合格。

其實也可以進入,不過韓月被刁難了。

要被那什麼航空經理前規,則一下,韓月豈能願意,於是也一直無法當上空姐。

..................

吃飽喝足葉蕭就接到了一個電話,電話是秦豔打來的。

這讓葉蕭頗為意外,回應馬上就會過去,便掛斷了電話。

出門攔了輛計程車向著秦家趕去。

一個半小時的路程終於趕到。

秦家位於海東市郊區,這裡是富人集中區,環境好,安保好,各種好。

下了車秦豔竟然在門口俏生生站著,秀髮披肩,極為的美麗,猶如仙女下凡。

“你來了!”

秦豔小跑過來,笑道。

“恩,來給媳婦治病!”

葉蕭笑著道。

秦豔美眸瞪了一眼葉蕭,輕輕啐了一聲,旋即兩人走了進去,

秦家院落之內,陽光明媚,樓閣噴泉錯落有致,風景很不錯。

或坐或站著十幾個俊男美女。

男的衣著華麗,氣質高貴,都是貴公子。

女子眉眼如畫,鶯鶯燕燕,都是名媛!

但葉蕭頗為不感冒,這些所謂名媛,基本上都是啥黑木耳。

現場放置了很多的器具,有鋼琴,笛子等等,應該在搞什麼音樂會之類的。

“這些都是我的朋友,得知我的病能夠治好了,都是過來祝賀的,閑著無聊,我們就玩玩音樂解解悶,也能陶冶情操!”

秦豔笑著說道。

葉蕭不置可否,對於音樂啥的一點興趣都沒有!

什麼音樂能有啪啪啪啪啪好聽,那才是世界上最動人的聲音。

接下來秦豔給葉蕭介紹這些俊男美女,都是些什麼這集團的公子,那位大官的千金諸如此類,反正身份都很顯赫。

“葉蕭你坐在這裡吧!”

秦豔指著右手邊座位道。

葉蕭點頭,一坐了下去,托著下巴抽著煙。

並且色眯眯盯著秦豔,絲毫不掩飾。

幾個男生皺眉面色不悅,眉宇間盡是鄙視,不屑!

“豔姐,你讓葉大師在這裡估計有些不合適,他雖然醫術驚人,但對於音樂估計一竅不通,在這裡豈不是很悶!”

一個男子盯著葉蕭,諷刺道。

“對啊,音樂可是高雅文藝的事情,豈是隨便一個粗魯的人能夠懂得的!”

一個女孩皺眉看著翹著二郎腿玩世不恭的葉蕭,不悅的說道。

葉蕭微微一笑,噴雲吐霧懶得理會,一群二貨。

那些俊男美女對葉蕭怒目而視,如果不是給秦豔面子,估計都要趕葉蕭離開了。

“你琴藝怎麼樣,來給我彈奏一曲,昨晚沒睡好,讓我眯一會!”

葉蕭滿不在乎的說道。

“好!”

秦豔笑道,旋即看著其他人道:“來,我們將剛才練習的曲子,在彈奏一遍!”

“哼,給這粗魯野蠻的人彈奏,真是侮辱了音樂!”

“素質太差了,真是對牛彈琴!”

“不就會點醫術,有什麼了不起的!”

.........

這些人雖然不情願,但都給秦豔幾分面子,開始了彈奏。

曲子是二合弦,演奏的有鋼琴,二胡,笛子,貝子等等。

曲調有高有低,高音高昂,低音平順,中音很穩。

很不錯,只是節奏不對........

“你搖什麼頭,你聽得懂嗎?”

男子看著搖頭的葉蕭,滿臉怒容站起來大聲斥責。

“就是,會點醫術就狂到沒邊了,你懂得什麼是音樂嗎?”

妙齡女子也滿臉不爽,憤憤道。

秦豔倒是沒有說話,笑道:“葉蕭,是不是我們演奏的有什麼不對啊!”

“你們彈奏的技巧都無可挑剔,但太注重技巧了,音樂說的再高雅文藝,但說到底只是情緒的宣洩罷了,沒有感情的音樂只是徒有其表,花架子而已!”

葉蕭緩緩道,旋即站起身來。

秦豔會意讓開了,葉蕭坐在鋼琴旁邊,面帶冷笑,旋即開始了彈奏。

葉蕭演奏的曲子沒有名字,但卻是他在荒界無盡歲月唯一的陪伴!

無聊,孤獨,迷茫的時候,就會拿出笛子吹奏一番。

人的心境永遠都需要打磨,歷練的。

不同的是,以前是用牧笛,現在是鋼琴罷了。

起初的時候有幾分不適應,直接破音了,令眾人哄堂大笑,外行,絕對外行,都在等著看笑話。

但琴音響起的那刻,眾人莫名的沉吟了下去,那悠悠琴音帶著眾人來到了一個陌生的環境。

哪裡廣袤無垠,荒涼,萬里無人!

少年坐在山崖之巔,吹響了牧笛,背後的衣袍錚錚作響。

孤獨!

寂寥。

悲傷!

這是眾人的感覺,他們耳邊似乎能夠聽到畫卷裡狂風吹拂的聲音,身臨其境。

一直嘰嘰咋咋的鳥兒也落在樹梢,安靜的傾聽著...........

秦豔眼圈泛紅眼淚落下,葉蕭這就是你最內心的世界嗎?

你是這樣的孤獨嗎?

秦豔知曉,葉蕭是個孤兒,他一定很苦很寂寞,但在她的身上卻一點都沒有看見........

原來這個男子是用他的張狂,好色,霸道來掩飾自己的孤獨,與懦弱......

秦豔突然有種將葉蕭抱在懷裡安慰的衝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