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32章你想怎麼玩?

難怪林采兒之前在公司裡精神恍惚,說是家裡出了一些事,原來是這種事。

沈浪想不到眼前這麼個溫柔似水的女孩,身上居然抗著這麼大的包袱。

林采兒感覺很委屈,自己也開始抽泣起來。

“好了好了,不要想太多,一切都會過去的。”沈浪抓起了林采兒的小手,安慰道。

這有些冰冷又帶著溫柔的嫩白小手,沈浪不知不覺生出有種想一直握下去的衝動。

“嗯。”林采兒俏臉微紅,對著沈浪輕輕一笑。

付完款後,沈浪和林采兒去病房看林喜富了。

“媽的,你這小子敢打我!”林喜富暴跳如雷,差點就要從病床上跳了下來了。

看樣子,傷是沒什麼問題了。

“爸,他不是故意的!”林采兒急忙上前。

林喜富勃然大怒,一巴掌朝著林采兒甩了過去。

“啪!”的一聲大響,林采兒發出慘叫,往後栽了下去。

沈浪急忙將林采兒扶了起來,火冒三丈,沖著林喜富大吼道:“跟自己女兒動手動腳,有你這麼做父親的嗎?”

“老子的女兒,老子隨便打,關你小子屁事!快付老子醫藥費!”林喜富暴躁吼道。

“爸,醫藥費沈浪已經付了!”林采兒秀眉緊皺,嬌聲喊道。

沈浪實在氣不過,心裡有些想不通了,這種單純善良的好女孩,怎麼碰上這麼個父親?

“你打了我,付醫藥費不夠,再給老子精神損失費!”林喜富毫不客氣的說道。

“爸,你不可以這樣!”林采兒咬著貝齒道。

沈浪實在按耐不住怒火,轉念一想,索性說道:“你是林采兒的父親吧?那我們打個商量,我給你一筆錢,你和林采兒斷絕關係,以後不要再找她要錢了,你看怎麼樣?”

“一筆錢,你能給多少?”林喜富冷笑道,見沈浪一身地攤貨,估計也是個窮酸傢伙。

“你報個數吧。”沈浪哼道。

“三十萬!一張票子也不許少,你給我三十萬,我就把女兒給你,隨便你怎麼搞。她還是雛兒,是處女,三十萬可不貴!”林喜富怕沈浪嫌貴,後面多加了一句。

“爸……”林采兒腦袋“嗡”的一下,林喜富這是在賣她!

如果不是沈浪,換成另外一個男人,林喜富也會同樣把自己當成商品一樣交易出去。

世上怎麼會有這樣的父親!

林采兒臉頰流下兩行清淚,已然泣不成聲。

“可以,我現在就去銀行取錢給你,不過你得說話算數,你女兒以後和你就離關係了,是我的人了!”沈浪冷笑道。

林喜富沒想到沈浪答應的這麼果斷,頓時喜形於色,笑道:“好好好,我保證,這丫頭以後就是你的女人了,和我沒半點關係!”

“好!”

沈浪跑去樓下附近的銀行,將卡裡的錢取了出來。

沈浪將取好的錢用一個黑箱子裝了起來,到了病房,直接將箱子扔給了林喜富。

林喜富打開了箱子,見滿滿一疊錢,頓時心花怒放,三十萬啊!自己不但可以把之前的高利貸全部還清,還能買一輛車了!

“哈哈哈……”想到自己也能變成有車一族,林喜富開心的笑了。

見這種已經失去人性的父親,林采兒心寒到了極點,默默的流著眼淚。

沈浪立即抓住林采兒小手,走出了病房,再在那裡呆上片刻,沈浪擔心自己會忍不住揍林喜富一頓。

“去我家,可以嗎?”林采兒擦了擦眼角滲出的淚花,對著沈浪微笑說道。

沈浪不知道林采兒是啥意思,還是點頭答應了下來:“嗯。”

一路上,林采兒異常沉默,也沒在抽泣著,沈浪也沒有說話。

到了桃花社區,兩人走上了樓。

“請進吧。”林采兒用鑰匙打開了自家大門,把沈浪讓進了屋。

這間出租房不大,一室一廳,打掃的乾淨整潔,茶几上還有兩盤新鮮的盆栽。能看出來,林采兒是個勤快的女孩子。

房子裡傢俱很少,非常簡單,也只有一個老舊的彩色電視機稍微顯眼一點。

沈浪隨意的看了一眼,林采兒抓起他手臂,就往房間裡走。

“林助理?”沈浪有些摸不著頭腦,搞不懂林采兒什麼意思。

房間裡只有一張不大不小的床,也收拾的很乾淨,林采兒坐在床上,嘴角一彎,努力向沈浪擠出一絲微笑:“好了,現在我是你的人了,你想怎麼玩?”

“怎麼玩?玩什麼?”沈浪愣了一下,不太清楚林采兒是什麼意思?

林采兒咬著貝齒,鼓起勇氣,掉了上身的連衣裙,躺在了床上,滿臉的輕聲說道:“我是女人,現在你想怎麼玩就怎麼玩吧……我是不會怪你的。”

“咳咳……”沈浪喉嚨頓時嗆住了。

林采兒慢慢的把裙子往上拉,露出光潔如玉的,和一條粉色棉質

沈浪沉默不語,敢情這丫頭還真以為自己把她買了。

“快……快點吧,不過我只能讓你玩幾次,我不能做你的情人,對不起。”林采兒咬著貝齒說道。

可想而知,這個女孩之前受過多大的痛苦和折磨。

沈浪心中有些觸動,坐上了床。

林采兒緊緊的閉上了眼睛,感受到身旁的氣息,她心中頓時慌亂了起來,雖然鼓起了勇氣,但這種事,怎麼可能不害怕。

不過一想想對方是沈浪,林采兒心中稍稍好受了一些,至少她對沈浪沒有反感。

沈浪輕輕的起林采兒的腦袋,安慰道:“傻丫頭,別把我想成那樣的人,我只是不想讓你再受你父親的苦了,並不是真的買了你這個人。”

林采兒聽了沈浪話後,嬌軀微顫,又想哭出來了,抽泣道:“嗚嗚~~~可是我……”

“別可是了,難不成你還真想讓我現在就玩你?”沈浪握緊林采兒小手,開口問道。

這女人柔弱的像水,沈浪說不心動那是假話,但趁人之危的事,他還不屑去做。

林采兒俏臉一陣羞紅,說實話,如果對方是沈浪,自己應該不會厭惡。

但林采兒依舊是一個很保守的女孩子,主動說出這種話,已經到了她羞恥的極限了,她心裡也是有自己的底線的。

林采兒慌張的直起了身子,腦中又有了一個想法,難道沈浪對她僅僅只是憐憫,其實是看不上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