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33章養你何用?

“沈經理,你看不上我嗎?我知道我長得很一般,身材也沒有柳總監那麼好。”林采兒目光有些閃躲,怯生生的問道。

沈浪眼皮一跳,怎麼提到柳瀟瀟了。論顏值,林采兒自然不會輸給柳瀟瀟。

柳瀟瀟是成熟冷豔型的,林采兒是溫柔清純型的,至於家裡的冰山,沈浪還沒摸清她是什麼型的。

“不,你很漂亮,至於身材只是因人而異,你和柳總監的風格不同。說實話,你剛才讓我有點心動。但是剛才的你不是真正的你,我這個人最不喜歡強求別人。”

林采兒聽的一陣芳心亂顫,咬著貝齒說道:“可是,你用三十萬從我爸那……把我買了。”

沈浪有些哭笑不得:“傻丫頭,你真覺得自己只值三十萬?多少錢都買不了你,所以你還是你,你是自由的,我不會強迫你做任何事。”

“謝謝,那三十萬,我會努力賺錢還給你的。”林采兒感激道。

好啊。”沈浪笑了笑,他都猜到這個固執的女孩會說出這種話。

“沈經理,我……”

“別叫我沈經理了,多彆扭,直接叫我沈浪就行了,叫我浪哥也行啊。”沈浪笑道。

“嗯,浪……浪哥。”林采兒俏臉浮現起一絲絲誘人的紅暈,像一個熟透的小蘋果一樣。

“好啦,采兒妹妹,我還有事就先走了。如果再發生什麼事,你可以打我的電話。”沈浪起身說道。

“誒,浪哥你先等等!”林采兒咬著貝齒,說道。

“還有什麼事啊?”

沈浪話音一落,林采兒就站了起身,踮起腳尖,嫣紅的小嘴往沈浪臉頰上親了一口。

一陣香風撲面,伴隨著溫潤的觸感。沈浪不禁心神一蕩。

林采兒生平頭一次對男人做出這種舉動,心情也是的不得了,看著面前這個外貌英俊,神色慵懶的男人,林采兒一陣芳心亂顫。

雖然她才認識沈浪沒幾天,但她覺得自己可能真的無可救藥的喜歡上了沈浪。

從醫院回來時,她一直都是在硬撐著,覺得沈浪雖然拯救了她,但最終目的,很可能還是想佔有自己。

但沈浪沒有這麼做,他是真正的在關心自己。

再加上前天晚上被何濤糾纏的事情也是沈浪出面救了她,從來沒有男人對自己這麼好過,林采兒心中對沈浪除了感愫。

沈浪見林采兒俏臉羞紅的看著自己,他一時間真有種想將這個溫柔善良的女孩緊緊抱住的衝動。

但沈浪還是沒有這麼做,淺嘗輒止就行,他不想陷得太深。

“傻丫頭,我先走了!”沈浪咧嘴一笑,有些留戀的摸了摸林采兒白皙的臉蛋,起身離開了。

走出社區大樓外,沈浪深吸一口氣,平復了一下自己的心情。

剛才床邊的那一幕,沈浪要說對林采兒不心動,那是假話。除非他喪失了某種男人的功能。

有時候,女人的,能給處於緊張和暴戾中的男人帶來愉悅和放鬆。這個道理是師父教會他的,所以以前師父不但允許沈浪泡妞,甚至還逼著他和女人發生關係。

但泡妞歸泡妞,老頭子不許沈浪動真感情。

一個頂尖的殺手,行走在刀刃上的鬼魅人物,一旦陷入情網中,是非常可怕的,後果很嚴重。

現在,沈浪現在還不能算真正的自由身,感情之事暫時不想去考慮。

至於和蘇若雪的關係,他也是抱著走一步是一步的想法。

玉河山莊別墅群。

蘇若雪正在坐在客廳沙發上擺弄著電腦,查看公司裡的一些資料,手裡捧著一杯咖啡。

一旁的手機突然,蘇若雪拿起手機按了下接通。

“您好?請問是哪位?”

“蘇小姐,是我,張文志。”電話那頭傳來張文志的聲音。

蘇若雪黛眉一皺,這傢伙怎麼又給她打起電話來了。

“張文志,請問有什麼事?”想想上次那件事,蘇若雪也有些尷尬。

就那麼把自己的老同學晾在那裡,確實做得有點過分。

“沒什麼事,只是今晚想約你出去吃頓飯而已。”張文志在電話裡說道。

“不好意思張文志,今晚我沒空。”蘇若雪淡淡說道。

張文志面無表情:“若雪,我也知道你不喜歡我,這次只是單純的想請你吃飯而已,順便跟你好好溝通溝通,我張文志保證以後絕不會再糾纏你。”

蘇若雪眉目一掀:“張文志,上次的事實在對不起,不過你能有這種想法,我很高興。你……真的只是單純的想請我吃飯?”

“若雪你這麼說,讓我很傷心啊。我以後也會在華海市這邊發展,準備開一家大型的製藥公司。我們做不了戀人,總可以做普通生意上的朋友吧?這次我不僅僅是請若雪你,還想請你的男朋友一起吃飯。”張文志說道。

蘇若雪不禁一怔,這張文志葫蘆裡賣的什麼藥啊?

“咳咳……我和你男朋友之前鬧過不愉快的事,事情已經過去了,正好這次能交個朋友。和氣生財嘛。”張文志笑呵呵說道。

蘇若雪不知道張文志這麼做的目的,但人家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自己再拒絕未免有些說不過去了。

她只好答應了下來。

某個大酒店的豪華套房內。

張文志掛了電話,臉黑的像鍋底。

其實經過上次那件事,張文志已經有自知之明,他能成功追求蘇若雪的概率幾乎為零。估計在蘇若雪心中,他就是一個喜歡打飛機的男人。

張文志感覺自己真是丟臉丟到姥姥家,始作俑者就是沈浪那個王八羔子,他之所以也邀請沈浪,就是想借機好好教訓那小子一頓。

“那小子真有那麼厲害?”張文志面色陰戾的掃了眼一旁角落裡的一名壯漢。

“是啊老闆,那小子太強悍了,而且他還很會裝逼。”那名壯漢哭喪著臉說道。

這壯漢名叫劉猛,可不正是前天早上在綾雅國際大廈外面帶人堵沈浪的那個猛哥。

劉猛是張文志的保鏢,本來張文志是叫劉猛去揍沈浪一頓,結果劉猛被沈浪給揍進了醫院。現在還鼻青臉腫,頭上頂著醫用紗布。

“廢物,養你何用!”張文志火冒三丈。他就想不通了,就沈浪那種身板,也能撂倒幾名壯漢?

不管怎麼樣,張文志心中不服這口氣,他陰沉著臉道:“哼,廢話就不多說了,這次我要親自修理那個小子,你這次趕緊給我找幾個靠譜點的人。”

劉猛連忙道:“老闆,我認識道上幾個比較厲害的高手,他們肯定能收拾那個小子!”

“那你還愣著幹什麼?趕緊去給我聯繫啊!”張文志大吼大叫道。

“好的老闆。”劉猛連連點頭,正想出去,又被張文志叫住了。

“你先等等,我還有個計畫。”張文志面色陰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