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7章本美女的事你最好別管

沈浪從懷中摸出一個懷錶,時光倒流,思緒回到十幾年前的一個傍晚……

天空灰沉沉的,老舊的街道,渾身髒兮兮的男孩蜷縮在小巷子裡,散亂的頭髮上還有幾根枯黃的雜草,手裡揣著一個剛偷來的麵包。

行人來去匆忙,趕著避雨,沒時間對這樣的小傢伙停駐腳步。

“轟隆!”

陰暗的天空電光一閃,突然響起了雷鳴聲。男孩小手一抖,麵包不小心從懷中掉落了下來,滾到了街角一邊。

他急忙伸手去抓那個麵包。

“那個……”小女孩走了過來,透著輕柔的嗓音,大眼睛裡帶著一絲關切。

男孩拽緊麵包,沖女孩狠狠地瞪了一眼。

女孩從小熊背包裡掏出一個精緻的糖果盒,對男孩說道:“你油蛋糕嗎?”

她看起來也就五六歲左右,兩隻粉嘟嘟的小手,捧著一盒透明包裝的奶油蛋糕,粉撲撲的臉蛋有些不好意思。

天空依舊陰沉,老舊的街道,這個好想童話裡走出來的天使一般的漂亮小女孩,成了男孩眼中唯一一抹亮光。

他知道女孩的這個奶油蛋糕從哪來的,是街頭對面一家點心屋,擺在櫥窗最高最顯眼的地方。

“這個是草莓味的呢,很好吃的,給你。”

男孩看著小女孩潔白的臉蛋,突然一陣失神,立即搖了搖頭,然後,卻又鬼使神差地點了點頭……

他顫抖著的手,接過女孩手中的奶油蛋糕,男孩能聞到,從包裝盒中散發的草莓香味。

自己已經一整天沒吃東西了,好餓。

小女孩很高興的點了點頭:“下次有空來這,我再給你一個好吃的草莓味的!”

男孩嘴唇微動,眼中的世界仿佛靜止,心中洋溢著一股暖流。

就在這時,一輛黑色的轎車緩緩停在路邊,車窗打開,一名司機對著小女孩打著招呼。

“大小姐,您怎麼又一個人來這裡了?快下雨了,趕緊上車吧!”

小女孩傻笑著點了點頭,裙擺隨風吹動,她像小雲彩一般的跑進了車裡。

不過跑的時候,女孩掉落了一塊懷錶。男孩伸手想喊住小女孩,但車已經開走。

男孩走上前撿起那塊純金制的懷錶,錶盤的背景,正是小女孩天真可愛的照片。

之後的幾天裡,男孩每天都在那個小巷子裡等著,希望小女孩能再次出現,他能將女孩遺失的懷錶物歸原主。

但等了一個月,男孩始終沒有等到小女孩,卻偶然等到了一個糟老頭。

那個糟老頭,就是沈浪的師父。

沒有那個女孩,沒有那塊懷錶,沒有堅持一個月的等待,沈浪或許現在還流落街頭,或許早就餓死了。

那個女孩就是蘇若雪,正是她改變了自己的人生軌跡,也是第一個給了自己溫暖的女人。

蘇若雪恐怕早就不記得這件事了,沈浪本想將這件事藏在心裡,但偶然的一個機會,讓他和蘇若雪再次有了交際。

這場陰差陽錯的婚約當然是有原因的,蘇若雪的爺爺和沈浪的師父關係匪淺,這樁婚約就是他們安排的。

蘇若雪現在的處境艱難,被某個背景很深的闊少逼婚。和沈浪同居,實則是蘇若雪的爺爺為了保護他的孫女不受傷害而想的一出辦法。

沈浪從未想過自己也會閃婚,因為想保護這個女人,他還是爽快的答應下來。

手機鈴聲打斷了他的思緒,沈浪拿起手機一看,是熟悉的號碼。

“師妹,有什麼事嗎?”

“沒什麼事就不能打電話了?浪哥,想我了沒?”電話那頭響起了一道如銀鈴般好聽的聲音。

沈浪歎了一口氣:“師妹啊,我每天晚上太寂寞了,特別想念你。”

“少嘴貧了,就你還會寂寞呢,你不是有那個美若天仙的未婚妻陪嗎?每天晚上讓她給你暖被窩唄。”

聽著電話裡俏皮的聲音,沈浪既覺得有些好笑,又覺得有些無語。

雖然他和蘇若雪兩人訂下了婚約,但聯手都沒牽過,更不用說睡在一起了。

兩人現在的關係不僅不像未婚夫妻,甚至連朋友都不如。

“對了浪哥,你不是缺錢花嗎?要不要給你打個幾百萬過去?”

“不用了,你浪哥是純爺們,可不好意思向小女人要錢。”

“誰是小女人了!”

“好好好,咱家幽兒是大美女。”

和師妹調侃了幾句,沈浪掛了電話。

心情稍稍恢復了一些,沈浪其實是想好好經營一下自己和蘇若雪的感情,但是有點力不從心。

晚上沒吃東西,沈浪也有些餓了,他剛走出臥室,就聽見大廳內傳來笑聲。

這笑聲是蘇若雪發出來的,非常好聽,沈浪有些吃驚,這冰山居然也會露出笑臉。

不得不說,蘇若雪笑的時候真的很好看,但是她從來沒對自己露出這樣的表情。

沈浪聽力和普通人不同,隔著老遠,他也能聽出來蘇若雪電話那頭是個男人。

“文志哥別笑話我,這些年咱們都沒聯繫,你現在還好嗎?”蘇若雪在電話裡問道。

聽著蘇若雪聲音中居然還帶著一絲關切,沈浪心中一股怒火頓時就湧了上來。

雖然自己和蘇若雪沒有感情基礎,但也本能的把她看成是自己的女人。自己的女人叫別的男人“哥”,還和他有說有笑,沈浪忍不了。

等到蘇若雪掛了電話,她瞥了眼走過來的沈浪,不冷不淡道:“晚上我要出去見下老朋友。”

沈浪面無表情的問道:“他是你什麼人?”

“你管那麼多幹什麼?”蘇若雪黛眉一蹙。

“我是你名義上的未婚夫,問問這個問題不算過分吧?”沈浪哼道。

蘇若雪皺眉道:“他是我一個同學,名叫張文志。好了,你問完了嗎?”

“難怪叫別人文志哥,這大晚上的,你該不會和你的文志哥去約會吧?”沈浪冷笑道。

蘇若雪怔了一下,隨即嘴角一彎,勾勒出戲謔的弧度:“呦,你還會吃我的醋呢?那我還真是受寵若驚啊。我告訴你沈浪,本美女的事你最好別管,文志哥最少比你這種男人強百倍!”

那個張文志是蘇若雪的大學同學,約過她好幾次了,自己都沒時間,這次推不了,蘇若雪才準備去應付一趟飯局的。

沒想到沈浪居然會有這麼大反應,蘇若雪早看沈浪不爽了,借這個機會故意氣一下他。

沈浪嘴角抽動了一下,突然按住了蘇若雪柔弱的香肩,星眸中迸濺著火花。

“沈浪,你……你想幹什麼,快放開我!”蘇若雪見沈浪霸道桀驁的目光,突然有些心慌起來。

“強百倍?女人,我倒要看看你說的那個男人是怎麼比我強百倍了,如果沒有,看今晚勞資怎麼你!”沈浪陰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