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四十章 幹什麼都行

整個包間裡面,完全就是一片狼藉。

血腥,酒水,煙頭。

白色的粉末,注射器,小小的玻璃瓶。

蘇依依的瞳孔,猛然之間收縮了一下,臉色變得一片蒼白。

蘇依依雖然沒有用過這些東西,但是並不代表著蘇依依就什麼都不知道啊。

蘇依依甚至見過別人使用。

毒……

蘇依依的臉上,看不到絲毫的血色,那一雙眼睛裡面,甚至還透露著一種濃濃的絕望。

貝齒死死的咬著嘴唇,甚至連嘴唇都給咬破。

豆大的淚珠,不斷的順著蘇依依的臉龐滾落下來。

蘇依依明顯是後悔了,可是現在後悔有啥用,早幹嘛去了?

甚至說看到蘇依依那種痛苦絕望的模樣,我心裡面還湧現出來了一陣快意,只是想到自己也好不了多少,那種快意,立馬就消失的一乾二淨。

心裡面有些氣悶,坐在了旁邊,順手拿起桌面上郭傲那些人來不及拿走的煙盒和火機,點了一根,大口的抽著,似乎這樣能讓自己心裡面的那種火氣稍微平息一點。

說老實話,我現在心裡面真的是非常非常的生氣,恨不得給蘇依依幾十個耳光。

“媽的,早跟你說要你跟我回家跟我回家,你就是不聽,偏要跟這幾個混子出來鬼魂。”

“現在後悔了?”

“這些混子,都他媽的是什麼東西?還不如我呢。”

“我楊辰混了這麼多年,還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垃圾,居然要給自己的女朋友下藥,送給別的男人玩兒?”

“還他媽要拍照片?”

“今天要不是我過來,你早被八個男人給輪著上了,然後還要被拍了照片,你這輩子就真的完蛋了。”

嘴巴裡面罵罵咧咧的。

蘇依依雖然喝醉了,但是有些記憶,依舊還保留著,腦海當中浮現出來了一連串恐怖的畫面和片段,一想到那些事情,蘇依依的身子就忍不住渾身發抖。

如果自己真的淪落到那種結局的話,自己這一輩子,真的是被徹底的毀掉了,完蛋了。

於是,蘇依依又哭了。

這一晚上,蘇依依不知道哭了多少次。

平時在耳邊甜言蜜語的男朋友,居然會對自己做這種事情,或許蘇依依到現在都無法相信吧。

眼瞅著蘇依依的樣子,心裡面又是一股子邪火。

猛然間站起來,一把將蘇依依給拽過來,平放在我腿上,抬起手沖著蘇依依的小就打下去。

不能再打臉了,不過打就沒那麼多的顧慮。

被我打了,蘇依依哭的更厲害。

蘇依依越是哭,我就忍不住打的更厲害,巴掌一下下的落下去。

只是我身上的傷勢還是很嚴重,打了幾下之後就感覺有些疲憊,這才將蘇依依給放開,繼續抽著煙。

“要不是看在你媽還有你小姨的份兒上,我才不管你呢。”

“媽的,對方有八個人,我他媽都差點兒被打死在這兒。”

蘇依依悄悄抬頭看了我一眼,腦袋後面全是濕漉漉的血跡,甚至還有一些玻璃渣,臉上,口,身上的其他地方也全都是傷痕。

只是看那種模樣,就知道我之前被打的有多慘。

我都以為自己真的會被打死了。

貝齒輕輕咬著小嘴,蘇依依猶豫了很長時間,終於才小聲說道:“對……對不起,還有……謝謝。”

眼看著蘇依依的那種小模樣,心裡面的火氣,倒是稍微消散了一點兒。

“算了,都已經過去了。”我搖了搖頭說道:“要不是你最後叫了我一聲爸,說不定我也沒力氣去管你了。”

又點了一根煙抽上,我微微喘息了兩口,然後說道:“咱們現在有倆問題……”

“第一個,我救你的那時候,貌似有些失控了,好像拿著酒瓶口,捅人了,也不知道捅死了沒有,如果真的捅死人的話,我就成殺人犯了。”我陰沉著聲音說道。

這也是我很擔心的一點。

當時我模糊記得,自己似乎捅了一個人很多下,如果是捅在要害地方的話,真的是會要人命的。

蘇依依的臉色也驟然間蒼白了一下。

“如果……如果,真的是殺了人的話,我,我會去求奶奶的,只要奶奶出面,肯定能把這個事情給壓下去的。”蘇依依小聲說道。

這倒是讓我有些驚訝了。

我知道蘇家很有錢,在這個城市裡面應該是很有勢力的,但是我沒想到蘇依依居然自信到連殺人這種事情都能壓下去。

“第二個,就是那些玩意兒。”指了指地面上的那些注射器,我沉聲說道:“咱們兩個人,都被弄進去了這些東西,這玩意兒基本上一次就會上癮的。”

蘇依依的臉色變得更難看了。

蘇依依也知道這種東西有多麼可怕。

“我之前在道上混的時候,曾經看到過染上這些東西的人是什麼下場。”

“一個兄弟,染上了這玩意兒,在一次癮頭上來之後,拿著刀,在路上胡亂的砍人,最後被警方給一槍崩了。”

“還有一個女人,因為染上了這玩意兒,家裡面的錢都花光,就出去出賣自己的,只要給錢,誰都能上,一直到最後丈夫帶著孩子離婚,家破人亡,最後絕望之下,跳樓自殺了……”

“這些玩意兒,最是歹毒不過。”我陰沉著聲音說道。

我這不是在故意嚇唬人,這是真的。

我們的老大,就下達了死命令,不管幹啥事兒,都絕對不能染上這些東西,不然他會親自剁掉我們的爪子。

就連他自己,都剁掉了自己一根頭,才將這玩意兒給戒掉。

蘇依依因為害怕,整個身子都在不斷的發抖。

“那……那我們怎麼辦啊?”

“還能怎麼辦,打個電話給你媽,去戒毒所。”我低聲說道。

這玩意兒,一定要戒掉,無論如何都要戒掉。

只是戒毒所,這三個字,卻是讓蘇依依滿臉蒼白,進了戒毒所,就等於是在自己的人生上面打上了一個標籤,這是一輩子的事情啊。

最重要的是,蘇依依不想讓自己的家人知道這一個事情。

小腦袋不斷的搖晃著:“不,我……我不去,我不去那種地方。”

“不行,都得去,必須要戒掉。”我斬釘截鐵的說道。

蘇依依滿臉淚痕,沖著我哀求道:“求求你,我不要去戒毒所,不要告訴我媽,求求你了,只要你不告訴我媽,你讓我幹什麼都行……”

幹什麼都行?

我的目光,幾乎是不受控制的掠過了蘇依依那稚嫩的身子。

   387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