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十章 死亡現場

一處躺著而是多個屍體的街道上,滿地的血跡,戶外的空窗子下面都是砸碎的玻璃,垃圾桶倒在地上,雜亂無章,很明顯有打鬥過的跡象,楚天策和幾十名員警正在現場勘查,楚天策吩咐道“小心檢查,看看有活著的嗎。盡在5?”

一個法醫對著記錄的員警道“這人是被三寸寬,一尺半長的砍刀砍中頭部,當場死亡的,年齡大約在二十五歲左右,這一個是被砍中後背三刀失血過多死亡,叫田志祥,三十二歲,那個……”法醫還沒說下一個,楚天策輕步走過來笑笑問道“方素,這你也知道,你認識他?”法醫方素搖搖頭道“不認識。”說著舉起一個透明所料袋,他臨死時手裡握著錢包,錢包上有他和他老婆孩子的照片,裡面有他的身份證。

楚天策臉上的笑意消失,無奈搖頭道“他要是真的那麼愛他老婆,當初就不該加入……”轉頭對助手問道“查清楚他們都是哪個幫的了嗎?”助手志林從一具屍體旁邊站起身摘下手套對楚天策道“死的人當中差不多,也可以說全部都是新雲幫的,不確定的屍體有兩具。”

楚天策點了點頭哦了一聲,“看來,這是一場有準備的仇殺案,這個對那個報仇,那個要向這個報仇,不知道這次又要有多少場案子讓咱們麻煩了志林接著道“天策,這案子不用查了,明顯是一樁有計劃的幫會仇殺案,把屍體帶回局裡等他們家屬來領吧。”

楚天策的手機突然響了,掏出手機來對志林道“好吧,再看看有沒有其他線索,然後把屍體帶回局裡檢查,就這樣定案吧。”說完走到一邊接聽了電話,“喂,老婆。”“阿策,這麼晚了怎麼還不回來,又出什麼事了嗎?”“臨時有點事,做好了飯就先吃吧,不用等我了。”“喔,那你小心點,在外面一定要和同事吃點東西。”“恩知道了,拜。”“拜。”……

突然,燈光亮的刺眼,在遠處開來十多輛麵包車,燈光閃耀,晃著大燈,從車上下來一大票人,其中帶頭的就是任光澤和阿榮。

志林走到楚天策身邊說道“他們應該是新雲幫來領屍體的,來這麼多人,不好對付。”楚天策邁著步子,舉著手電筒向前走,大聲喊“這裡,趕快離開,這裡是犯案現場。”

任光澤對阿榮道“把屍體帶走。所有章節都是請到”“是,”阿榮答應著,向後面的人一揮手。一群人跑著沖上前去,楚天策一抬胳膊擋住第一個“站住。”,那人一拳打向楚天策頭部,被楚天策躲開轉身擺腿,把他踢到,後面又沖上來幾個,楚天策上前左甩一腳右踢一腿把過來的幾個全部撂倒。

阿榮扯著嗓子喊道“都閃開,讓我來。”說著,跑上前來接過楚天佑兩圈,起身一躍,右腳向他口踢去,楚天策緊忙用胳膊互住口,但被強勁的力道,踢退了兩步,在做好應戰的準備,誇道“腳上的功夫不錯。”阿榮用右腿踢開腳下倒著的垃圾桶,碩大的一個垃圾桶連裡面的東西都一點沒灑,直直的被踢了很遠,且是立住。淡笑道“你也不錯,能接的住我一腳。”

阿榮扯著嗓子喊道“都閃開,讓我來。”說著,跑上前來接過楚天策兩圈,起身一躍,右腳向他口踢去,楚天策緊忙用胳膊互住口,但被強勁的力道,踢退了兩步,在做好應戰的準備,誇道“腳上的功夫不錯。”阿榮用右腿踢開腳下倒著的垃圾桶,碩大的一個垃圾桶連裡面的東西都一點沒灑,直直的被踢了很遠,且是立住。淡笑道“你也不錯,能接的住我一腳提ち供”

阿榮又甩腿踢來,楚天策左手抬起擋住,感到一陣酸麻,右拳向他的左腿孟的一砸,阿榮一驚,手一支身邊的牆右腿緊擺過來,與楚天策的右腿對上,雙方都是向後了一步,任光澤看他們打架的身手有些暗暗吃驚。

“住手。”阿榮剛要再上去打,被任光澤叫住,退了下來走到任光澤身邊道“二少爺……。”任光澤小聲道“你不是他對手。”又對楚天策道“這些屍體都是我們的兄弟,為了保護我大哥死的,希望你行個方便,讓我們把屍體帶回去安葬。”楚天策拍打一下胳膊上的土,道“他們的屍體要由家屬來領,等我把他們帶回局裡,你叫他們的家屬來親自認領吧,我們警局也省了不少麻煩。”

阿榮喊道“我們都是新雲幫的兄弟,來領自己哥哥弟弟的屍體,也違法嗎?”楚天策聽他們說兄弟,不禁有些譏笑“兄弟?對於你們這種人,違法不違法還重要嗎?有哪個哥哥會害自己弟弟的?”

對於楚天佑的話,任光澤想起了自己的哥哥,要不是哥哥的維護,現在躺在那裡的應該是自己,而不是哥哥了,這麼簡單的道理為什麼自己想不明白,誤會了哥哥一年、“他們又不是我殺的,怎麼說是我們害的?”

楚天策感覺說這話有用,繼續說道“是做什麼的?為什麼會有?如果不是你們為了滿足自己的私欲,會讓這麼多信任你的兄弟為了你犧牲嗎?”

任光澤聽的眼神空洞了許多,迷惘了許多,心如刀割,流出眼淚來“你說的沒錯,要不是我非要當什麼幫主,大哥也許不會死,……是我的私欲才害了大哥,我真該死。”說著一拳砸向自己的口,也許是為了任光德打的吧。轉過身向後走去,阿榮問道“二少爺,你去哪?”任光澤淡淡的道“你們回去吧,通知出事的兄弟們家屬明天去領回屍體,我想,他們應該更希望能在死後見一見自己的家人,我想一個人靜一靜。”

楚天策松了口氣,吩咐道“收隊。”志林誇道“天策哥,你三言兩語說了幾句話,就能退了這幫人,我真是越來越佩服你了,呵呵。”楚天策尷尬的陪笑了笑,已經想不起剛才到底說了什麼啦。

“哐啷”(關門聲),楚天策剛一進屋,就在裡屋走出來一個大約二十歲的漂亮女孩,數著一頭長,漂亮的不顯豔麗,淡雅而不平庸,像是剛剛卸了妝的淑女型“天策。”楚天策剛掉鞋,聽到聲音抬頭“佳佳,怎麼這麼晚還沒睡?”佳佳輕抿笑了笑,走到廚房把飯菜端到茶几上,“你還沒回來我怎麼敢睡,你在外面肯定又沒吃東西。”

楚天策笑了笑坐到沙上吃了起來,佳佳坐在一邊對楚天策道“現在社會治安這麼亂,在外面一定要多加小心。”楚天策邊吃著看了看佳佳微笑點了點頭。“恩。”佳佳笑了笑“不過,我對你很放心。”楚天策放下筷子摸了摸佳佳的頭“你每天都去求爸爸不要安排危險的任務給我,一點危險性都沒有,你還有什麼不放心的,可我是員警,保護市民是我的責任,你這樣做我在局裡很難面對同事的。”

“我也是市民,保護我也是你的責任啊。”“保護你誰給我工資?讓我怎麼養活你和我們將來的寶寶啊!”“討厭,我可沒答應要給你生寶寶。”楚天策點點頭,知道了的樣子“哦,這樣的話,我找別人幫我生好了。”佳佳用力一拍楚天佑的胳膊,笑駡道“討厭。”楚天策的胳膊剛剛被阿榮踢傷,經這一打又是酸痛,但沒表現在臉上,呵呵壞笑道“好了,你快去洗洗睡覺吧。”探過頭去在佳佳的臉頰上親了一下,楚天策正吃著東西,滿嘴油膩,佳佳本想躲過,但沒來得及,又用力一拍楚天策的胳膊拿起紙巾擦乾淨,回了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