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十四章 鐵拳瘋毛

小紅走到楚天佑身邊坐下,伸出修長的在楚天佑的臉上輕輕滑來滑去,卻被楚天佑猛地一把抓住,小紅“啊”的嚇的驚住,顯然沒料到楚天佑會是這種態度,在場的人也是不解,小紅看了看大勇,大勇不明的問“怎麼,兄弟不滿意……?”

楚天佑冷聲道“我不喜歡別人靠我這麼近,更不喜歡別人碰我,除了我的兄弟,限你三秒鐘內離開我三米之外!”

小紅看他的眼神不像在開玩笑,嚇得退到一邊,大勇有些納悶了,哪個男人看見美女還會往外推的,會不會是不滿意,試問著楚天佑“哥們,不滿意我再叫幾個來?”楚天佑一翹二郎腿,卻並不顯得囂張和霸道,“大勇哥是吧?”大勇有些受寵若驚,呵呵一笑“不敢,不敢,兄弟叫我大勇就已經很給我面子了。說閱讀,盡在”

楚天佑才懶得理會叫他什麼“麻煩把你的人都叫出去,我有事情要和我兄弟講。”大勇舔著臉笑著說“沒問題,(給小姐都做了個手勢,又給小紅使了個眼色,女人們全都下去了)好了,都走了。”

楚天佑和浩然大鐘三人盯著大勇,卻不說話,氣氛有些凝重,大勇尷尬的撓了撓頭點頭哈腰的說“呵呵,不好意思,(邊站起身向外倒著走)不好意思。”浩然見人都走了,才對楚天佑說“老大,這頓酒你不該接啊,這個叫大勇的無事獻殷勤,准是有事找我們辦,花這麼大手筆,這件事肯定還不簡單。”

外面玩的人也都回來了,准是大勇告訴他們楚天佑要說事,楚天佑:“那不是正好?我也有事要找他幫我辦,既是這樣,何不順水推舟,我替他解決了麻煩,再讓他給些勞苦費。||”以浩然的智慧也沒猜出來楚天佑到底要幹嘛“老大是想……?”

楚天佑嘴角斜斜一揚,眼睛眯起“你以為我只是想在學校稱稱霸王嗎?我的目光可沒那麼短淺,想在社會上立足,就得有個經濟根源支持。”

聽了這話,學生議論了起來,“在社會上立足?”“是啊,那不是嗎?”……楚天佑大聲道“沒錯,就是黑道社團,你們誰要是膽子小,不想跟著我混的現在就可以走,還來得及,而且,在社會上真刀真槍的打絕不是鬧著玩的,每天都要經過生死的存亡,是刀尖上取財路的日子。”

大多數學生議論的更加吵了,但有一個學生只是坐著靜聽,並沒參加議論,楚天佑接著說“實話也不怕告訴你們,你們跟著我楚天佑,會比一般的社團危險十倍甚至百倍。”“什麼?”“十倍百倍”學生議論的凶了起來,有些擔心和害怕了,畢竟都是學生,聽到這樣的話,自然會心寒膽戰。電影他們經常看,裡面血腥的場面看起來都讓人毛骨悚然,比這還要恐怖十倍百倍那該是什麼樣的場面?而那個靜坐的學生臉上卻帶著一些微笑,被楚天佑用餘光看在眼裡。

浩然覺得楚天佑不該說這些,皺著眉頭小聲道“老大……”楚天佑伸出一隻手阻止他說下去,因為他知道他要勸自己什麼。“你們也不用害怕什麼,不想留下的都可以走,我絕對不攔著,也毫無二話,你們交保護費就照樣由我罩。”

很快,幾個人帶頭站起身來,有些難為情的說“老大,不是我們怕事,我家裡就我這根獨苗,父母……”楚天佑笑了笑道“好了,理由和藉口都是廢話,說的再好聽又怎樣,你們可以走了。”

這幾個走後,又有幾個站了起來,跟著他們走了出去,一個個都走了,越走越多,最後確定沒有再走的了之後,只剩下了六個人,鄭重的道“老大,您有理想,有抱負,我們願意跟著你混。”說話滿面激動的表情,正是剛才聽楚天佑講話最認真的那個。

還有一個也重一點頭說道“對啊老大,老大有理想和抱負,將來肯定能有一番大作為,跟著你肯定不會錯的。”“呵呵呵,”“哈哈,”楚天佑和他們哈哈笑了起來,六個人當中的其中一個說“不經歷生死,怎能有前途呢?”楚天佑哈哈笑著上前拍了拍說話那人的肩膀道“好,我要的就是像你們這種有志向,有膽魄的人。”浩然見是這種結局,雖然對剛才失去了那麼多兄弟感到惋惜,卻沒留下多少遺憾,笑道“好一句不經歷生死,怎能有前途,老大,既然如此,不如我們就建立一個幫會吧?”

楚天佑道:“好。”

大鐘:“叫,天佑幫吧?怎麼樣,哈哈。”

浩然點頭道:“天佑幫,好名字。”

楚天佑:“不行,不行,我們建的幫要以義氣為重,就叫義幫吧。”

學生:“義幫?”“以後,我們都是義幫的好兄弟了,哈哈。”“好兄弟。”學生拍著肩膀,歡笑道。所有章節都是請到

楚天佑眼睛眯起低聲道:“以後,我要打下只屬於我楚天佑的江湖。”

浩然呵呵一笑道“好,天佑老大、天佑哥,呵呵。”“哈哈哈。”“來,喝、”正當他們歡聲笑語舉杯歡慶的時候,“哐嚓,咣當——”的聲音不斷傳來,攪了眾人的興致,大鐘“咣”一摔杯子,“這大勇真他娘的煩,我出去看看。”說著氣勢衝衝的走出去。

浩然料到“麻煩來了。”楚天佑聽了,猜想應該就是大勇獻殷勤的原因了,既然有事要讓他幫忙,就先幫他解決難題吧。絕對後帶著兄弟們走出了雅間。

這會客人已經走*光了,一夥看上去很霸道的人在到處砸東西,帶頭的正是新雲幫的一方把子頭——瘋毛,楚天佑拿起附近桌子上的幾個刀叉,一甩手,仍在幾個正要掀桌子和砸音箱人的手前,嚇得他們驚恐把手縮了回去,看向扔刀叉的楚天佑,所有人都停住了手。

大勇被打的鼻青臉腫,捂著臉走到楚天佑身邊說道“兄弟,他們是來找麻煩的,你得幫幫兄弟。”楚天有做聲回答,先是打量了一下瘋毛,又看了看他的手下,才道“好,交給我了。”大勇這才放心的躲著櫃檯後面準備“觀看”。

瘋毛點了根煙,呼出一團白氣,囂張的道“不知幾位是誰的人?和這大勇有什麼關係。”楚天佑傲然的道:“不是誰的人,只是來玩樂的學生,正玩的開心,你們就攪了我們的興致,所以才出來看看。”

瘋毛哈哈大笑,瘋毛身邊一個小弟對楚天佑喊道“小子,你瞎了眼了嗎,眼前站在你面前的知道是誰嗎?敢這麼跟我們老大說話!”

瘋毛停止爽朗的笑聲“原來是幾個毛孩子哇,說出來的話倒真是夠狂的,娃娃的,現在的年輕人這麼喜歡耍帥啊,但也太沒腦子了。”

楚天佑仔細觀察瘋毛,現他的左拳及其的粗壯、結實,看上去有些可怖,被這一拳打下去,肯定不是開玩笑的,而右手又平平淡淡,沒什麼特殊的,當即就猜出了他的身份鐵拳瘋毛——豐金泰。

早就聽說過他左拳打遍c市,難逢對手,楚天佑倒是想會一會他,瀟灑而傲然的說“哼哼,沒腦子?沒錯,看你頭大腰粗,毛長,的確看不出來像有腦子的人!”

瘋毛手下咬牙怒指著楚天佑“你小子找死……”

瘋毛一怔,憤聲道“好,有種,今個豐爺就讓你償償我瘋毛豐金泰的鐵拳。”音落,手一掐煙頭,掐滅了煙,掉到地上,揮拳上來,手下的人也扔掉手中用來砸東西的工具,從後腰掏出砍刀或刀子,沖了上來,大鐘浩然和剛收的六個人從身邊找到趁手的“武器”和他們打了起來,楚天佑腳一踢地上的椅子,椅子隨著“揉揉——”的風聲,旋轉著飛向瘋毛,瘋毛腳根紮穩,舉起左拳就砸了上去“喀嚓——”結實的木質椅子像被斧子劈碎一般裂開。

大鐘平時就隨身攜帶刀子,砍上去,突然有人偷襲,浩然忙呼“小心”,大鐘反手抓住揮刀人的手,“噗嗤”把刀子捅了進去。

其它六個學生雖然大多數都是十七八,最多不過十九,但是打起架來,一點也不手軟,他們知道真正的戰場,稍一手軟,就會命喪當場。一個學生在對抗前面對手的時候後背被人砍了一刀,依然毫不遜色的轉身砍去,奮力對抗著對手。從他們打鬥的精神上可以看出,這六個人,每一個都是不怕死的。

瘋毛和楚天佑徒鬥,“綁,”兩人相對互打對拳,各退一步,楚天佑驚痛的甩了甩手,暗暗詫異,“這人的拳頭真是鐵做的不成,還好一直提防著,打到拳頭沒什麼,要是打到頭不死也是個植物人。”

瘋毛哈哈笑了“小夥子還真有兩下子,你夾克裡有個很沉的鐵棍,應該是你善用的武器吧?拿出來啊,不然你鐵定不是我的對手。”楚天佑擺好出招的姿勢,淡然一笑,“剛剛只是熱身,已經急了嗎?”

瘋毛聽了不禁嗤笑“哼,毛頭小子不知狂。”伸出手,向楚天佑做了個看不起他的姿勢,挑釁他先動手。楚天佑左甩腿,瘋毛右臂上舉擋住,左拳砸來,楚天佑一踢右腿,踢開他的拳頭,緊接一拳,側身又是一肘,瘋毛化拳為掌擋住,用力一掰,楚天佑一痛,急忙想要手,但瘋毛握的太緊沒成功,瘋毛的左拳劇揮來,渾厚的拳風,還能感覺到嗖嗖涼意,眼見就要打到楚天佑的太陽**了,突然,一把飛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射來,“噗嗤”,鮮血濺開,刀尖三寸紮進了瘋毛的手裡,而且,也正是在離楚天佑太陽**三公分的地方射中,這刀子表面上看去就像是要射殺楚天佑沒成功被瘋毛擋住似地。

楚天佑還在吃驚當中,到底是誰玩的這麼大膽?向飛刀的方向看去,正是自己收了的那個手下之一,雖然看向他但沒什麼表情。瘋毛這時痛苦的握著右拳痛的呲牙咧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