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十六章 第二次救了她

奇怪的是一向怕死的大勇還是皺著眉頭不作一聲。說閱讀,盡在提ち供楚天佑搖頭對豐金泰道:“不,用不著麻煩豐大哥,這事我自己辦就好了。”(轉頭看向大鐘)“把他先拉出去看好了。”“好咧。”大鐘答應一聲,把大勇拉了出去,楚天佑給浩然使了個眼色,浩然輕點頭也跟了上去,酒過九點後,豐金泰喝的大醉,還拉著楚天佑喝酒,楚天佑看了看表。

豐金泰醉醺醺的問道“怎麼了?兄弟還有什麼事嗎?嗝~~”楚天佑道:“不好意思,今天太晚了……。”豐金泰阻止楚天佑說下去道“挨,喝酒嘛,管他晚不晚的。”楚天佑推道“真的不能再喝下去了,家裡人……”這豐金泰似乎還是老古板,聽到家裡人,就不勉強了,客氣道“對啊,你還是個學生,可不能讓父母著急,我就不勉強了,今天認識你這個好兄弟,真叫痛快,我老豐一直以酒量大聞名c市,哪個不知道,今天還真遇到對手了,喝了這麼多,你都沒醉,我老豐真是服了……。”楚天佑應付了幾句。豐金泰臨走前,給了楚天佑一張名片,說有事可以找他。楚天佑笑意附和的將他送走,待他走後,楚天佑嘴角露出一絲斜笑。

楚天佑知道豐金泰酒量大,要是和他拼酒,不下半刻,肯定就頂不住了。他將兩個杯子放在自己旁邊,一邊是倒大半的酒,一邊是空酒杯,桌子上酒杯那麼多,豐金泰也沒太注意,他每次喝完酒之後,楚天佑就將空杯子抬起,笑面給他看,豐金泰自己倒完酒,楚天佑就將滿酒的杯子拿起。所以,從頭到尾,他只喝了開始的一杯酒。

回了酒吧,手下一個學生帶楚天佑進了浩然他們關大勇的房間,此時的大勇倒看不出來鼻青臉腫了,像剛化裝出場的豬八戒,浩然走過來對楚天佑道“佑哥,沒看出來這小子挺耐打的,怎麼打也不肯交出這間酒吧。)”楚天佑道“交出?咱們又不是搶,你沒說是要買下來嗎?”

“買下來?佑哥……這不合規矩吧?我們也沒錢買下來啊。”大鐘走過來指著大勇對楚天佑道“買下來?佑哥,你也太瞧得起這傢伙了吧?”“就是,黑道迪吧酒吧管理本來就是強者奪主的,要是怕他不交出來,好辦,叫兄弟一天來毒打他一頓。”

楚天佑聽著,沒回答,大勇哀喊道“佑哥,楚爺,你就放了我吧,你們就是殺了我這間酒吧也不可能交出去的,他是我的命啊,交給你我也活不成啊。

楚天佑淡淡輕笑“真是個守財奴,連最怕丟的命都不要了,也不把酒吧讓出來,呵呵,我楚天佑可沒說過要搶你的酒吧,一百萬,足夠了吧?”大勇道“佑哥啊,我這酒吧四五十萬就已經太多太多了,你出一百萬……我,哎,只是,真的很讓我為難啊,要是把酒吧給你,我真的是一家老小,性命不保啊,一百萬能買個比我這好十倍的,您就高抬貴手……”

大鐘沖他吼道“扯淡,你不無老,下無小嗎?現在說什麼一家老小啊!”上無老下無小的鬼話楚天佑根本就沒信過,但楚天佑卻聽出他話裡有問題,故意恐嚇道“你要是不交出來,我現在就殺了你。”大勇雖然很害怕,但一咬牙,眼睛一閉,堅定的說道“殺吧,就算殺了我,酒吧也不可能交出來的。)”

果然,楚天佑可以確定這間酒吧有問題了,不過楚天佑對他也沒轍了,一個不怕死的人,不管你對他怎樣都沒用了,楚天佑冷哼一聲對他一掃手,剛才扔飛刀的那個學生心思一轉,走過來對楚天佑道“天佑哥,我有辦法對付他。”

楚天佑想起了他,不過還是不大相信,疑惑的問道“你叫什麼名字,飛刀玩的不錯,剛才多虧了你,只是,你玩的有點玄了吧?剛才那刀子離我不過四公分,射中那瘋毛的,一旦偏一點,或他出手慢一些,我現在已經是個死人了。”楚天佑說時語氣不含一點惱怒,且嘴角帶有微笑。

“佑哥,不是我吹噓,剛才那一刀,就是把我眼睛蒙上,也不會射偏一分一厘。”大鐘不信,倒有些氣他太狂,叫道“喂,小子,你的口氣還真不小,你以為你是誰啊,小李廣花榮嗎?哼哼。”氣他學生也是一陣嗤笑,楚天佑也不信,呵呵一笑道“呵呵,玩笑開夠了,不過剛才多虧了你,這一仗才能勝的這麼漂亮,那件事我也不追究了,下次,就不要這樣了,我可不喜歡用自己的命去賭……。”

楚天佑笑著話還沒說完,那學生手一甩,“噔噔噔——”三聲,三個飛刀不偏不正的射在坐在地上的大勇的兩條腿邊、褲襠上,那是模糊著看的,而剛才出刀的時候沒一個人看見,只是看他手動了一下,大勇嚇得一驚,腿顫顫抖,卻沒感覺到痛,在場所有人都以為射中了,大勇自己也以為射中了,但他把移動了一下“嘶嘶——”衣服扯撕了,而一點事沒有。||大家看到這,都張大嘴巴一聲不吭,學生淡笑著上前把三把刀子拔下來。瞧不起的對抖的大勇翻了一眼,走到楚天佑對面。

“我叫王蘇成,是王氏飛刀的唯一傳人。”氣氛依然寒冷,沒人再笑了。

浩然:“真的假的?王氏飛刀不裡的嗎?”其他學生也道“你這傢伙在開玩笑嗎?”楚天佑卻一臉肅然“王氏飛刀……以絕技二影名揚天下,卻實曾經有一段時間盛名江湖,威風過一時,但後人沒幾個中用的,被以例無虛的小李飛刀推下了排榜,也因此一垂再敗,絕跡江湖了。”

王蘇成:“刀蹤無影,和含沙射影,但刀蹤無影在我爺爺的爺爺那輩,秘笈就只剩下半本,聽我爺爺說,好像那本是很厲害的輕功,由於太過難練,祖先怕耽誤我們修煉,給燒掉了,爺爺說我資質好,要是沒燒的話估計可以練成,哎,真可惜。”

大鐘傻呵呵的笑了笑走過來道“哈哈,還真是什麼王什麼刀啊,雖然沒聽說過,但聽起來挺有意思,好像是玩刀子不一般吧?”

楚天佑呵呵一笑,看了看表道“已經十點多了,我得回家了,王蘇成?呵呵,你說有辦法最好是有吧,這裡就交給你們了。”王蘇成重一點頭道“沒問題的,放心吧佑哥。”浩然拿出包錢,“佑哥,這是兄弟們收上來的保護費,一共是八千塊。”

楚天佑推回給浩然“管錢的事,我可不拿手,以後理財的重要任務,可就交給你咯,呵呵。”楚天佑雖然平時很冷,但對兄弟們都是很熱情的。浩然很為難,“佑哥,這不合適吧……”楚天佑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信得過你,難道你自己不相信自己嗎?”浩然心生感激,收過錢來,對楚天佑堅定的一點頭,道“謝謝佑哥,我一定會做好的。”

楚天佑看向大家,一擺手道“兄弟們,明天見。”

大鐘:“送佑哥”

楚天佑:“不用了,我車還在學校,想一個人走走。”

“哦,那佑哥慢走。”“慢走佑哥”“佑哥再見。”楚天佑走後,學生們談笑議論著“佑哥脾氣真好哎……”大勇一直盯著王蘇成,恐怖他出什麼鬼招……看沒人理會他,小聲對他們問道“那我呢?”眾人想起了他,邪笑著慢慢向他走近,大勇懦懦的道“可不可以不打臉?”

白天裡,酒吧內外大呼小叫恣意放縱人群到了這時已經大多散去了,古的香古色的街道閃爍著名牌啤酒的廣告燈,蟲聲唧唧、滿眼煙嵐霓虹刺眼,燈光恍惚,格外的安靜,他在想,如果如此繁華的都市,都能成為自己的,可以呼風喚雨,遮手為雲,覆手為雨,甚至天下,他也想得到。這就是楚天佑的——野心。

楚天佑散步走到學校外面時,看見慧昕雨剛從學校內走出來,兩個人相距也就十多米左右,慧昕雨抬頭看了一眼楚天佑,楚天佑假裝沒看見她,將目光轉向其它地方,慧昕雨也沒打算搭理他,立刻將目光轉開,向另一個方向走去。

楚天佑回到學校,開車出了校門,拐彎剛到馬路上,突然從倒車鏡看見有兩個男的在追一個女的,仔細一看,“臭太妹?”楚天佑看清道,慧昕雨往這邊逃來,想往學校裡逃,但就在學校門口被抓住了,楚天佑驚下忙打開車門跑到學校門口,左右兩拳打在他們臉上,把慧昕雨拉過來護在身後。

那兩人爬起來要打楚天佑,楚天佑用手一抓,抓住左邊那人揮來的手,用力掰他疼的一叫,又一腳踹在右邊那人的腿上,那人單膝跪在地上,楚天佑鬆開那人的手,啐橫道“快滾。”

兩個爬氓仔(流氓)知道不是楚天佑的對手,爬起來就跑了,慧昕雨拉了拉不整的衣服,輕輕看了楚天佑一眼,就將視線移開。楚天佑見她臉上又一道淚痕,像是不久前哭過,才低聲問“怎麼這麼晚還在學校?”慧昕雨見楚天佑竟然關心她,有些詫異,但沒表現出來,低頭不語。

楚天佑一直很討厭慧昕雨,心想她這麼晚在哪跟我有什麼關係,白了她一眼就要走,剛走幾步,但回想她一個女孩子,這麼晚要是再出了事……,轉過頭道“傻站著幹嘛,上車啊。”慧昕雨驚訝的抬起頭,不敢相信的看向楚天佑,但怕他拿自己慢說事,或者說她反應遲鈍,促促的跟了上去。

車開在深夜的馬路上,燈光穿明,繁華多彩,c市是名列全國的繁華大都市,雖然很晚了,依然車水馬龍,群人流走。車內卻靜的非常,兩個人沒有一個說什麼的,慧昕雨也本不想說話,但楚天佑連著救了自己兩次,若是還是這麼冷,連聲謝謝也不說,就顯得自己不近人情了,斷斷半半的道“你,這麼晚了,還來學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