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十九章 都是因為他愛你

“霹靂……”

一陣雷聲響過,兩人同時看向天空,天空之上集結起黑色的雲霧,像是要下雨了,兩人又對視一眼,絲絲的,下起了濛濛細雨,雨絲很細,很綿,淅淅瀝瀝,打在樹葉上,濺開小花。:

慧昕雨張開雙手接住一滴雨,道“下雨了。”

楚天佑:“這點小雨算什麼?”說完仰靠在樹上。

突然,一道閃電降下,天空像是被撕裂了,一片慘白,“轟隆——”一聲悶雷響起,緊接著,雨點連成了線,“嘩”的一聲,大雨就像天塌似地鋪天蓋地從空中傾瀉下來

慧昕雨擋住頭:“呵呵,這點小雨算什麼?”說完打開車門,進了車子。楚天佑仰靠在樹下,雨越下越大了,雨滴澆灌在樹枝上,連同低落在楚天佑身上,楚天佑的衣服濕了大半,酷酷的風頭型也被大雨澆平了。

慧昕雨突然跑出來,到楚天佑身邊,拉著他的胳膊往車裡拽一邊擋著雨喊“不要使性子了,雨下這麼大,你的手還沒好,萬一感染了怎麼辦。

楚天佑盡力掙著“我不要你管,放手。”

慧昕雨:“現在都二十一世紀了,你還這麼古板。”

慧昕雨把他推到車上關上門子,冒著雨水到車子的另一邊上了車。

楚天佑擦掉臉上的水,喘息著對慧昕雨喊道:“我還真是第一次見到你這樣的女孩,幹嘛那麼關心別人?”

慧昕雨擦了擦濕掉的頭,抖摟著淋濕的衣服;“你那麼冷漠,怎麼會有人有機會敢接近你?當然感受不到別人的關心,被別人關心是不是很快樂的一件事?”

楚天佑沒回答思考著,剛剛慧昕雨為了給自己找藥那麼著急、艱苦,執著、還有替自己塗藥時的樣子,剛剛冒著大雨來拉自己上車,那時候心頭就湧出一種感覺,是從小到大都沒有過的感覺。ち

楚天佑探手從車子前去拉一個小箱,但手痛,很費力才拉開,從裡面翻找出一條毛巾,遞給慧昕雨,慧昕雨看了一眼毛巾又看了眼楚天佑,不確定他是不是真的給自己拿的。

楚天佑對慧昕雨嚷道:“接……”但又把話咽了回去,看向毛巾小聲道“擦擦水吧。”

慧昕雨接過毛巾,輕輕擦了擦臉上額頭上的水和頭上的水。

外面滴滴答答的雨打在車窗上,瑣碎傾心,並不煩吵,車子裡倒很靜,慧昕雨看著車窗一句話也沒有。

楚天佑有點不太適應:“你平常不是很吵的嗎?怎麼一句話也不說了。”

慧昕雨:“你不是不喜歡我說話嗎?”

楚天佑:“你這人怎麼喜歡任人擺佈,自己的想法應該照自己的意思做,管別人喜不喜歡做什麼。)”

慧昕雨氣的說不出話來,反倒笑了出來:“你,呵……”

楚天佑:“……”

慧昕雨:“你這人怎麼那麼奇怪啊,很喜歡無事生非嗎?(瞪了他一眼)討厭。”

許久沒人說話,楚天佑見慧昕雨還不睡,問道“怎麼,怕我晚上對你怎麼樣嗎?哼,別自作多情,我對你沒興趣。”

(向大家講明下,車子後面陷到了泥地,在後面坐,重量大了,會越陷越深)

慧昕雨:“哼什麼哼,我會怕你?太看的起自己了,我慧昕雨才不會怕你呢。”

楚天佑:“呵呵,慧昕雨,昕雨、傾心文雅。”

慧昕雨聽了露出笑臉。

楚天佑剛才的話還沒說完“可是,名字和人相差真叫多哎。”

慧昕雨笑容瞬間消失,道“我是不習慣坐著睡,睡不著。”

楚天佑調侃的道“不習慣?那你可以躺我腿上睡啊?”他知道慧昕雨不會那樣做,才這樣說。

慧昕雨盯著楚天佑:“躺就躺,誰怕誰啊。”說著身子向楚天佑倒去,躺在他的腿上。メち楚天佑反感道“你,你還真躺啊。”慧昕雨露出燦燦的微笑“有便宜幹嘛不占,況且我這樣也是你害的,你不許拒絕,不然,你就欠我一個人情,你自己選。”

楚天佑:“你,關我什麼事,是你自己願意上車的,我叫你上車也沒告訴你要送你回家啊,是你自作多情,願意跟著我的。”

慧昕雨躺的很,無賴的說“哼,我不管,反正我已經躺下了,有本事你把我推開啊。”

楚天佑現在的狀況,別說要推開慧昕雨了,連把手碰到什麼地方都會痛。氣的說不出話來。

慧昕雨帶著微笑閉上眼晴,開始入睡了。

不一會,楚天佑道“喂,讓我動一動腿可以不,這樣子一動不動被你壓著,很酸哎。”沒有回答聲音。“你不會睡著了吧,挨,臭太妹,……哼,睡得這個快,真像頭豬似地。”

“呵呵”傳來慧昕雨清脆的笑聲,楚天佑奇怪的道“我罵你你還笑?”“呵呵呵”慧昕雨依然在笑,楚天佑仔細看著她的樣子,原來是在做夢,慘然一笑。

抬起手,費力的去夠那燈的開關,“啪嗒”燈關掉了。聽著漸漸小去的雨聲,滴滴答答,淅淅瀝瀝,也漸漸進入了夢鄉。

第二天天亮,雨已經不下了,還飄著朧朧的霧水,慧昕雨醒來,惺忪的睜開眼睛,坐了起來,楚天佑覺得腿上了不少,像是幹了很多活似地長舒一口氣,醒了過來。

腿一陣酸麻,揉了揉,慧昕雨問,“你醒啦,那我們現在怎麼辦?”楚天佑笑著伸了個懶腰,道“打個電話叫人來不就可以了?”

慧昕雨:“你不是說這種深山野林,手機沒信號嗎?”

楚天佑道“是啊,手機確實沒信號,不過我的手機試衛星手機,不是信號手機。”

慧昕雨:“什麼,那昨天晚上你幹嘛不說?”

楚天佑得意的一笑:“我是故意的,呵呵。”

慧昕雨:“你,……哎呀,被你氣死了。”慧昕雨氣的不知拿他怎麼辦才好,“還不話啊。”

楚天佑呵呵一笑,剛要拿電話,手機卻響了起來,接通:

浩然:“天佑哥!”

楚天佑:“浩然,怎麼樣了?”

浩然:“……天佑哥,這件事情,你回來再說吧。”浩然的話裡顯然隱藏著什麼事情。

楚天佑:“好。”楚天佑掛掉了電話。

隨後又響起了一聲,楚天佑打開手機,是楚宏哲來的:

楚天佑“宏哲……又什麼事。”

楚宏哲:“二少爺,因為昨天天氣的問題,你車的雷達位置出了問題,早晨才修好,但是卻現你在郊區外的山上……那邊根本沒有路可以上山去,我懷疑是雷達修理出錯了,所以想打電話問問您。”

楚天佑:“沒出錯,是在山上,還有別的事嗎?”

楚宏哲:“沒什麼事了(楚天佑要掛掉哎,等等,二少爺。”

楚天佑:“說。”

楚宏哲:“幫主的壽宴您會來嗎?”

楚天佑:“(思考了一陣)不一定。”

楚宏哲:“二少爺,您別跟幫主再僵持下去了,幫主當年也是迫不得已,幫主仇家眾多,若是不將您和大少爺狠心的趕出家門,那樣會給你們惹來殺身之禍的,他對你們的狠,是因為他愛你們啊,二少爺,你還記得六歲那年的事吧?您那一天跑了兩萬多米,而他在車子裡掉了天的淚啊,第二天,他的眼睛都腫了,您沒看出來嗎,他之所以要摔碎您的賽車,那是因為他不想讓你玩物喪志,幫主要你體會到人間冷暖,就算再堅持去爭取想得到的東西也未必會得到,有時,蠻橫是解決不了問題的,也可以靠智來取得,幫主為了您,真的是費盡了心思,想跟你和好,又礙於面子說不出口,(頓了頓)王蘇成,您應該已經認識了吧?他是幫主找遍幾個省市的暗器高手,就為了保護你,二少爺,該說的我都說了,那天來不來,就是您的事情了,總之他以前不管對你怎樣,都是因為他愛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