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二十一章 陰謀

浩然開門走出酒吧,大鐘插上門,和楚天佑又回到剛才的房間,楚天佑拿著一把手槍對大勇淡笑道“這,是什麼?”

大勇先是怔了一些,又裝糊塗:“槍,槍啊,92式的吧?”楚天佑瞄準大勇坐著的**,“嘣”的一槍,大勇嚇得向後退縮,道“93式的,93式的。,盡在”“嘣——”楚天佑又瞄準離他跨那更近的地方開了一槍。

大勇:“佑哥,我真的不知道啊。”

王蘇成掏出一把刀子,嚇唬大勇,大勇招到“我知道,我知道,可是我不能說啊。”

楚天佑對王蘇成使了個手勢,王蘇成拿著飛刀在大勇的腿上輕輕的一點點刺入。大勇痛的哭天喊地,嚎叫著“真的不能說啊!”王蘇成加大力度,“啊~~”大勇更長嚎的叫著,痛的滿頭大汗,暈死了過去。

王蘇成拔出刀子對楚天佑道“佑哥,他昏過去了,正常情況下沒有人頂得住我王氏飛刀紮進肉裡的痛苦,他昨天晚上就被這飛刀的,那次他寧死都不說,這次劇烈的疼痛也能忍,看來,這件事絕對不簡單啊。”

楚天佑:“一定要問出來。”

王蘇成:“是。”

下午,浩然在一家酒吧找到一個男子,

男子和一個妞跳著舞,前後搖擺,看到浩然,停下來,和他走到一邊喝起酒來。“崽子,怎麼我找了好幾個酒吧才找到你啊。”

崽子:“我今天比較忙,一直沒倒出功夫來玩。”

浩然:“忙什麼呢?”

崽子:“你不知道啊,我們新雲幫的幫主死了,我們全幫的人都得去。”

浩然:“哦,那和他關係不好的那個弟弟任光澤有沒有去啊?”

崽子:“當然去了,他可是唯一的家屬啊,哎,我說你耗子啊,怎麼都一周沒來找哥們玩了。”

浩然:“我不是還得上學嗎,哪有時間來找你。”

崽子:“上個屁學啊,還不如退了學跟哥們混呢。”

浩然:“好啊,新雲幫這麼大個幫派,我一直想進沒機會呢。”浩然說笑似地隨口附和。

崽子:“跟你開玩笑的,身為好哥們怎麼能把你拉下海呢。”

浩然:“拉下海?”

崽子:“我們新雲幫現在亂了套了,估計私底下要生內亂了。”

浩然:“生內亂?你能不能一次把話講清楚,別老吊我胃口。”

崽子:“是你小子急吧?好好好,告訴你你可別到處亂說啊,”

浩然:“放心吧你,我也就是聽個勁頭,一會就忘了。”

崽子:“我們把子頭榮哥今天突然叫兄弟們準備好,明天中午一點去烏頭港截大生子的貨,這根本就違了江湖道義嘛,真不想混了,竟娘的跟自己人打,真憋氣。”

浩然:“無緣無故搶自己人的貨,你開玩笑呢吧?”

崽子:“真的,德哥死了,我們榮哥跟那個任光澤了,聽說任光澤在跟大生子搶幫主的位子,不知道是真的假的。”

……

晚上,楚天佑和兄弟們吃喝著酒,幾個兄弟**著手中的傢伙,浩然跑回來,對楚天佑道“佑哥,任光澤的哥哥,任光德死了,他今天一天都在給他哥哥辦理喪事。”

楚天佑點點頭道“原來任光德真的死了。”

浩然:“佑哥早就知道了?”浩然覺得自己問的有些多餘了。)

又接著道“還有,阿榮帶人明天要跟著任光澤去截他們自己人的貨去,叫什麼大生子,聽意思是還想當場就把他給做掉。”

楚天佑:“難道殺任光德的是那個大生子?”

浩然:“不是,是他們自己人在掙幫主的位子呢。”

楚天佑:“他們的事我不想管,只要明天的單挑,他能來就行,只要打敗了任光澤,整個二十四高校就是全都是我的了,那時,就是義幫真正建立的時候,也是我楚天佑江湖真正來臨的時候。”

“咚咚咚”——又一陣敲門聲響起,楚天佑對大鐘道“都弄好了嗎?”大鐘點頭道:“弄好了,一共留了八把93式手槍。”

楚天佑:“八把?”

王蘇成:“我不習慣用槍,還是飛刀順手。”

“咚咚咚”這次沒人喊叫。

楚天佑呵呵一笑。道“去開門吧。”

大鐘和王蘇成走了出去,大鐘走到門口處,剛一打開門,就看見一把“大噴”對準自己,一撮子上彈,還沒等開槍,王蘇成一驚,反應靈敏,不知何時已經扔出一把飛刀,射死了那個要開噴的人,接下來又上來幾個拿手槍的,“蹦”“蹦”兩槍,大鐘詫異的趴向桌子後面,王蘇成驚心之下轉身躲開,飛出一把刀子射死一個。連滾一躍跳到櫃檯下。

楚天佑覺得不對勁,吩咐兄弟們,帶著大勇先從後面走,說完拿起桌上的一把93式手槍出了單間,通過走廊在快拐角處出去的地方,背在牆上眼睛瞄向外面的情況。浩然也舉著手槍跟了上來。

三個拿著手槍的人站在門口四處描視,躲起來的王蘇成和大鐘,大鐘躲在桌子下,王蘇成躲在櫃檯下,不敢輕易出來,大鐘的位子正好能看見楚天佑,楚天佑給大鐘使了個眼色,大鐘點頭拿起身邊的一個杯子,扔了出去,“啪嚓”“嘣嘣嘣嘣嘣嘣”連著幾顆子彈,楚天佑和浩然突然站出來,“嘣”“嘣”的槍聲過後打死兩個,吸引了他們的注意,王蘇成探出頭來,嗖把飛刀射死了剩下的一個。)

幾人在門口處相聚,楚天佑上前看清清那個最後死的,好像在哪見過,浩然道:“這不是大勇的一個手下嗎?”(是阿添),楚天佑匆促的道“快走,這地方不能久留。”

話音一落,幾道刹車聲響起,聽聲音是來了不下七八輛車,

楚天佑急道:“快走。”四人嗖嗖的向後門跑去。剛一走,幾個機關槍子彈向門內一併掃入。……

那個穿紫色西服的人戴著墨鏡阻止住開槍的人“夠了,別引爆了裡面的貨,怎麼這麼沉不住氣,裡面的人應該都跑了,去看看貨還在不在。”

一會,一個小弟跑出來:“貨都在。”

紫色西服的人:“那就行,不用追他們了,把貨帶回去。”

楚天佑們追上帶著大勇的那五個學生,幾個人逃到一個胡同裡喘著氣,楚天佑問大勇和王蘇成:“你們兩個沒事吧?”

“沒事,”“沒事”

浩然,“沒想到那酒吧是他們交易軍火的地方,(指向大勇)我說這傢伙怎麼死活都不肯交出來呢。”

楚天佑對浩然道“樓上就是我家,進屋再說吧!”楚天佑喘著氣,帶他們上了樓。

楚天佑打開房門,開了燈,東西雜亂無章,連個廚房都沒有,到處是便當盒、便桶面、可樂瓶等,只有一張單人床和一個大灰色的沙。

“喀嚓”大鐘腳下踩到一個易開罐,嚇了一跳,:“哇塞,這是人住的地方嗎?怎麼那麼亂啊,天佑哥,你車子那麼好,家不咋地啊。”王蘇成和浩然同時用力一敲大鐘腦袋:“怎麼說話呢!”“不說話沒人拿你當啞巴”

大勇(有些委屈,捂著頭)“那也不用兩個一起打吧,還這麼用力。”

楚天佑:“大家隨便找個地方先睡吧,明天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呢。”

……第二天,上午八點多,楚天佑就帶著自己的兄弟進了和任光澤約定好的體育場,臺上站了不少本校的學生和外校的學生。都是來參觀號稱單挑王的任光澤和楚天佑的的。

慧昕雨小跑過來笑嘻嘻的拿著一瓶水遞給楚天佑“天佑,一定要贏哦。”楚天佑笑著接過水,點頭道“恩,任光澤怎麼還不來。”

大鐘:“該不會是怕了佑哥不敢來了吧?”

楚天佑:“哼,沒理由的,任光澤的功夫絕對不低於我。”

慧昕雨:“不低於你?你沒有把握打贏他啊,那你幹嘛還要跟他打啊。”

楚天佑淡然從懷中掏出那個模型車輪對慧昕雨道:“因為我有他。”

慧昕雨:“他?”

楚天佑:“他是我的幸運神,我從的波折,都是靠他挺過來的,只要有他在我身邊,任何艱難,我都可以安然的挺過去,現在我把他送給你。”楚天佑從脖子上摘下那個車輪。

慧昕雨:“不行,這麼貴重的東西我不能收,既然他從小就陪著你,你幹嘛還要把他送人,有他守護你不是更好嗎?”

楚天佑:“因為我已經不需要他了,在前天晚上,我找到了真正關心我的人,是她讓我第一次感受到被人關心的快樂,是她,讓我第一次感受到真正的幸福。(戴在慧昕雨的脖子上)那一刻我就決定了,她就是我今後永遠的幸運神。”

說完,頭探過去,慧昕雨的嘴唇,慧昕雨睜大了眼睛,幾秒後把眼睛閉上了,配合著楚天佑的,霎時間,這個世界上似乎只剩下了他們兩個人,旁邊的歡呼和掌聲他們聽不見了,像與世隔絕了一般,著。

“哎喲”慧昕雨咬到了楚天佑的嘴唇,緊忙關心的問道“怎麼樣,沒事吧?對不起,這是我的初吻,我沒經驗。”

楚天佑:“初吻?你和任光德……”

慧昕雨的低下頭:“沒有過啦……”

楚天佑:“呵呵。”他抱起慧昕雨,在操場上轉圈圈。慧昕雨開心的哈哈笑聲在操場傳送開來。

浩然大鐘們在一旁高興的鼓掌,大鐘:“佑哥這是怎麼了?怎麼從前天晚上之後就像變了個人似地。”

大鐘:“是啊,佑哥平常對女孩子很冷淡的,竟然一夜之間就多了個女朋友。”

浩然:“那個任光澤到底還來不來,約好八點的,這都快九點了。”

楚天佑:“再等等。”……

…………

任光澤對阿榮道“都準備好了?”

阿榮:“恩。”

任光澤:“出。”

三人王和阿榮帶著四十多個弟兄出了一間屋子,上了幾個麵包車……

…………

到了十點多,少數人等不下去已經散了,

任光澤和手下埋伏好,只等對方的人到了,任光澤一聲令下,所有人一擁而上。

安叔對楊君道“君哥,任光澤已經動身去了烏頭港,大生子也剛剛出了,我們可以動手了。”

楊君:“好,你帶一百個人去做的乾乾淨淨,千萬別漏掉,尤其是阿澤,雖然我們是看著他長大的,但是……就不用我教你了吧?”

安叔:“放心吧君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