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二十三章 壽宴外的埋伏

……

車上,任光澤看著倒車鏡好久也沒看見有人跟上來:“車技不錯,剛才,謝謝你。盡在提ち供”

楚天佑嘴角一揚,“哼,別誤會,我救你,是因為還沒痛痛快快的和你打一場,不想讓你太快死掉。”

雷翔小聲和東方宇嘀咕著:“這次欠了這小子人情,不是更讓他吊了?”

任光澤聽這話也不生氣,反而笑了出來,伸出一隻手道“好,有機會,我一定會和你好好打一場。”

楚天佑沒有伸手去拍他的手,接著道“你們去哪?”

東方宇:“光澤,你被自己幫的人暗算,現在肯定危險,還是找個地方躲起來吧?”

任光澤點點頭,對楚天佑:“隨便找個地方停下就好了,如果他們有心要找我,藏到哪都是一樣的。”

楚天佑:“呵呵。”淡然一笑。

開著車,把他們帶回了自己的家。

雷翔:“你車子那麼好,家怎麼這麼遜啊。”

東方宇一扒拉雷翔腦袋:“阿翔……”

雷翔“喔……”

楚天佑一頭霧水……

浩然走過來:“佑哥!”

楚天佑:“怎麼樣了?”

浩然“那個大勇醒來過一次,又被王蘇成插了幾刀,但他死活就是不肯說。”

楚天佑:“哦,知道了,等他醒來再說吧,雨……。”

東方宇:“(舉起手)我在這,你怎麼知道我叫宇?”

楚天佑“……”

浩然(嘻嘻笑)“嫂子說昨天一晚沒回過家,怕她老媽著急,回家了

“嫂子?”東方宇意識到自己搞錯了有些尷尬。

任光澤:“喂,楚天佑對吧?有沒有可樂?”

楚天佑打開電視機,播放著電視,一邊看,一邊說:“冰箱裡,自己拿!”

東方宇、雷翔“我也要,我也要。”

任光澤看見那小小的冰箱,慘笑道:“呵,我以前還以為你是個闊家少爺呢,沒想到家裡窮的連冰箱都用的這麼“節省”。”

任光澤打開冰箱一看,空空如也,大鐘呵呵一笑道“不好意思啊,僅有的幾瓶汽水啤酒,在剛剛被我們處理了。”

任光澤“……”

東方宇:“光澤,你胳膊上的傷?”

任光澤搖頭道:“沒事。”

雷翔:“還是把子彈取出來吧!”

任光澤遲疑了一下:“一會我自己來就好了。”

東方宇產生了懷疑,雷翔卻道“現在就弄吧,幹嘛還等一會。”

東方宇:“哎,阿翔,我的手錶壞了,你幫我修理一下吧?”(卸下手錶,在掌心裡用力一攥,遞給雷翔)

雷翔拿過表來,看了看點,“五點四十……(表停在了5:4o的地方)”又看了看自己的表,道“沒錯啊,我的表也是五點四十啊。”

東方宇:“可是表不走了哎。”

雷翔撓了撓頭,“這麼邪?”

東方宇推雷翔到一邊:“管他呢,來,坐下來幫我修好。”雷翔坐下順手在地上拿起一個改錐,認真的修理起來。

任光澤摸了摸自己的傷口,心中似乎下了什麼決定

……

一棟大別墅的外的山林,十多個人拿著手電筒尋找可疑地方,另外有很多人站在林外把手。

楚龍的別墅外,人來人往,都高高興興的喝酒、交談,楚宏哲的手下跑過來對楚宏哲道:“大哥,別墅內,泳池裡,山林裡都檢查過了,沒現什麼可疑人物和可疑跡象。”

楚宏哲點頭,觀察了一下周圍,對人群喊道“感謝各位到來的朋友以及貴賓們,宴會在八點舉行,在這的各位朋友都是有門面的大人物,在這難得的機會裡,大家可以相互交識一下。”楚宏哲對他們講完後回到樓上,對楚龍道“一切正常。”

楚龍:“小心使得萬年船,叫人嚴格把守,不得出一點亂子。”

楚宏哲:“是。”

楚龍:“天策、和天佑、來了嗎?”

楚宏哲:“……”

楚龍:“宏哲啊。”

楚宏哲:“在,幫主。”

楚龍:“(歎氣搖頭你跟著我多少年了?”

楚宏哲:“從幫主創建獨門開始,已經足有十八年了。”

楚龍:“哎,十八年,歲月催人老啊,當年的我,躊躇滿志、誓得天下,可是如今卻落得整天提心掉膽,又怕仇人報復,整天都要防著,一點小風小浪都讓我心驚膽戰啊,兩個兒子又不在我身邊,上了歲數了,什麼權勢、金錢、利益,雖然我都擁有了,但老了才知道啊,那些都不重要,現在只想和自己的家人單獨吃頓飯,過一次生日,如果這個願望真能實現,讓我立刻離開人世也值得了。”

楚宏哲:“幫主……。”

別墅外面遠處百人左右

楊君:“待會,動手都麻利點,搞砸了,你們都甭想活了。 ”

眾人小聲點頭或答應:“是。”

紫西服男子:“這回沒問題了,就算楚龍插了翅膀,也難逃。”

安叔看看表:“七點整。”

楊君:“趕快行動,八點遮罩了周圍的信號準時動手。”

上百號人行動起來,在麵包車後面拿下數個皮箱,裡面裝滿了重型武器,和輕卸武裝。

三個功夫高的穿過樹林,在後面悄悄的把林外把手的人用刀殺死,拖到後面。只簡單三分鐘全部換上了衣服,自己人在這裡把守住。

楊君和安叔後面跟著兩個保鏢,其中一個就是那個紫衣西服男子。楊君樂樂呵呵的走過去,遞過喜帖。

那門口的很懂事的笑臉相迎“楊老爺子都親自光臨了,我們幫主肯定會很高興的。”

楊君抬手回禮“言重了,言重了,楚幫主的壽宴,我哪敢錯過啊,哈哈哈哈。”那人:“呵呵,您裡面請,裡面請。”對檢查的人喊道“君爺不用檢查了。”

楊君又拜了拜,“客氣了,呵呵”笑著走了進去,安叔和後面的兩個保鏢依照規矩的檢查了,什麼都沒有:“走吧。”

三人跟上楊君,楊君到處跟人打著招呼,那紫衣西服男子冷著臉跟在後面,抬頭時,現了站在樓上的楚龍,帶著殺氣的看了他數秒,又將目光移開。

楚龍沒有注意他,而是驚喜的看著門外的楚天策走到別墅門口,楚天策給那守衛帖子要進去,楚天策的身份很隱秘,一般的獨門人都不認識,被攔住,“請您接收檢查。”

楚天策拿出證件:“員警!槍不離身是我的職責。”守衛:“不行,幫主規定過,不能攜帶含傷害性武器進入,這也是我們的職責,不然,不能進入。”守衛脾氣很好,說話時面帶笑容。

楚天策不屑一笑(他們哥倆這傲氣都是一樣)往裡走去。一個肌肉強壯的壯漢擋住楚天策的去路,揮來一拳,楚天策轉手抓住他的胳膊,反身腿別在那肌肉男的腿上,稍一用力,就將他翻了過去重重摔在地上。

守衛臉上的笑容消失,四五個人從兜裡同時掏出搶來指著楚天策,楚天策淡然看著他們,迅抓住一個人的胳膊,擋在自己身前,反腿踢在一個人的肚子上,撞到後面的連個人,掏出腰上的冷白色銀槍指著他們的頭。

別墅裡的人都被驚動了,滿是詫異,有人竟然敢在楚龍的地盤鬧事就是吃了雄心豹子膽了,竟然還在楚龍壽宴的時候光明正大的鬧事。所有人都在心裡確定了楚天策的死刑。

的確,很快就在別墅裡有十數個人拿著機槍、手槍跑步過來,對準楚天策。

楚龍緊忙對楚宏哲喜道“天策來了,呵呵,快去。”

楚宏哲:“是”走了下去。

楚龍激動的要落淚:“呵呵,沒想到,他竟然願意來,呵呵呵。”楚龍現在的心情充滿了幸福和無比的快樂,他足足有十八年沒有過這種自內心的快樂了。

楚宏哲對那些拿槍對著楚天策的人喊道“都退下去。”所有人都是震驚。

楚宏哲恭敬的伸出一隻手,請道:“幫主在裡面等你很久了……。”楚天策走進去,楚宏哲在後面跟著小聲道“謝謝你能來。”

楚天策沒說什麼,上了樓去,楚天佑忍住要掉淚的激動,對楚天策道“呵呵,沒想到你願意來。”

楚天策:“(點頭)……。”

楚龍:“聽說你結婚了,過的好嗎?”

楚天策:“很好……”

楚龍:“很好,……就好。”

楚天策:“爸爸!”

楚龍被這話說的瞪大了眼睛,眼眶:“你剛才,叫我什麼?”

楚天策:“爸爸(上前張開手去抱楚龍)。”

楚龍終於忍不住淚水哭了出來,抱住楚天策道“好兒子,你,你原諒爸爸了?”

楚天策:“沒有。”

楚龍:“那……。”

楚天策:“我從來就沒有怪過您,從您讓我走那天,我就知道您是為了我們好。”

楚龍喜極而泣“(拍著楚天策的後背)哈哈。”

楚宏哲在一邊看的也非常感動。

楚天佑的家裡——

楚天佑看著電視,又看了看表,回想起楚宏哲的話,:你應該還記得六歲那年的事吧?您那一天跑了兩萬多米,而他在車子裡掉了天的淚啊,第二天,他的眼睛都腫了。

楚天佑心裡非常矛盾,“我該去嗎?……算了,只是一個生日而已。”

:他之所以要摔碎您的賽車,那是因為他不想讓你玩物喪志,幫主要你體會到人間冷暖,就算再堅持去爭取想得到的東西也未必會得到,有時,蠻橫是解決不了問題的,也可以靠智來取得,幫主為了您,真的是費盡了心思。

楚天佑的心動搖了,但又想起自己十歲到十三歲所吃的苦。使他下定了決心,“不去”

楚龍:“天佑來了嗎?”

楚宏哲:“還沒見到二少爺。”

楚天策:“天佑應該不會來的,在他的內心深處對您的恨已經埋藏的很深了,可能是因為那一次的事情吧……。”

楚龍“……”

楚天佑抱著頭苦惱時,

浩然跑過來:“大勇又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