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三十九章 神氣的靚女

第三十九章神氣的靚女

浩然追到大鐘“站住,你去哪裡?”

大鐘停住腳步悲腔道“我要去通知兄弟們提ち供”說畢繼續走,浩然憤然喝道“站住,(上前抓住他的胳膊,你想弄的人盡皆知,最後連佑哥也知道嗎?”

大鐘“我們上哪去弄四百萬?不靠兄弟們還能怎樣?”

浩然神色黯淡下來“就算靠兄弟們,也不可能在三個月之內弄到四百萬……”

大鐘“可是,有兄弟們一起幫忙,希望就更大不是嗎?”

浩然歎了口氣,道“你說的沒錯,但你如果說了,他們一定會忍不住去看佑哥,到時讓佑哥看出些端倪,那就麻煩了。”

“兩個大男人在這裡哭哭啼啼,丟不丟人啊……”任光澤不知何時出現的,冷眼說道。

大鐘和浩然眼圈紅紅,看見任光澤,各自轉身擦了擦眼淚,回道“又是你,你來這裡幹嘛?”

傲慢的舒了舒氣,看了看周圍的環境,道“真是低能額,總該說些無聊的話,到醫院來不是看病人難道是看風景?”

浩然“你有什麼人可看的,是不是來看我佑哥的?如果是來看佑哥的,那你請回吧。”

大鐘“佑哥現在好的很,別因為你攪了他的心情”

任光澤“好好的你們兩個大男人會在這裡哭哭啼啼?騙鬼啊。 ”說完轉身向醫院裡走去。

浩然緊忙上前張臂攔住“等一下”

任光澤剛要說話,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打開冷聲道“誰?……、是我……,沒錯……,以後都不回去了,”

任光澤疑慮的看了看浩然,搞不懂他幹嘛不讓自己進去,就算兩方有過節,但是過節也不至於那麼深。“怎麼?”

浩然才接著道“你進去是可以,但是你剛才在這裡看見我們的事情……一個字都不准和佑哥提。”

任光澤呵呵淡笑道“你是指……哭?”

浩然和大鐘都是一羞,點了點頭。“沒錯。”

任光澤想了想,笑疑道“為什麼?為什麼不讓說?又憑什麼讓我不說?”

浩然“你……”大鐘也攔擋在前“你不答應就別想過去!”

任光澤無奈搖了搖頭,依然臉帶微笑,隨即左手上前左右連劈兩掌,打開了他們兩人的胳膊。兩人疼痛的感覺自然是有,但依然穩穩站立在那不放手。任光澤一愣,他知道自己的力道有多大,縱使是強手也未必能承受的了這般疼痛,他們卻能堅持的不把手落下……

浩然眼淚一落,顫口道“我、求、你!”大鐘:“浩然你……!你求他幹嘛,大不了和他拼了,還怕他不成……。 ”話音剛落,浩然即淚涕喝道“你住口!”

大鐘愕然“浩然……”浩然淚水直流,看的任光澤心裡有些不

浩然唇齒微動,說道“佑哥……他快要死了……”

鈴聲再次響起,任光澤連掏兜沒掏,腦如“霹靂”雷鳴一般,翁的響了半晌,眼神直愣愣的,他和楚天佑並沒交往多久,但兩人的個性和脾氣與他都很投緣,所謂臭味相投便稱知己也就如此了,更期待這個功夫和自己差不多的對上一場,尤其是在楚天佑不計前怨救了他們兄弟三人時,他已經決定要交他這個兄弟了。

任光澤陣了陣神,低聲道“怎麼回事?大鐘放下手臂,哀歎低下頭道“剛剛佑哥檢查,醫生說佑哥的頭部有爆炸時炸進去的東西。”

任光澤似笑非笑的道“這……這有什麼大不了?炸進去什麼,現在也活著呢,只要拿出來不就行了?”

大鐘“你說的簡單,那東西的位置離佑哥腦部深處,手術過程不能用麻醉劑,不然可能直接要了佑哥的命。”

任光澤心中驚駭:“什麼?開什麼玩笑,不說疼痛能不能忍,心理狀態再好的人,也不可能做到,腦部手術不能用麻醉劑,清醒狀態讓醫生把自己腦袋開個蓋子,看著他們用刀子在自己腦子裡割來割去的啊!”

浩然和大鐘哭的更加傷心,任光澤:“手術成功率是多少?”

浩然“成功率只有百分之五,如果不做手術,他只有三個月的壽命了。”

任光澤:“即便是這樣,手術也要做啊!再小的幾率也要搏一搏,我相信楚天佑這小子。”(說話期間,任光澤手機鈴聲一直響起不斷)

大鐘:“我們當然也是這樣想的,可手術費就要四百萬,三個月內,我們上哪去弄四百萬?”

任光澤“楚天佑他老爸怎麼說也是黑道頂尖人物,不會連四百萬的小數字都沒有吧?”

大鐘“什麼狗屁頂尖人物,不過是個冷血無情的傢伙罷了,佑哥傷成這樣,他不但連看都不看佑哥一眼,竟然連個招呼都不打就走了,醫藥費還是他哥哥交的,世界上怎麼會有這種無情無義的人?根本就是畜生,虧佑哥和我們為了救他連命都不要了。”

任光澤恨恨咬牙,手機再次響起,任光澤接通霸道的大喝道“你們誰敢再打來煩我,就給我試試看!……”不久,鈴聲再次響起……

汗顏,氣得他將手機關了機,定了定心情,對他們道“我們上去吧。”浩然和大鐘不動,任光澤回頭道“放心吧,就算你們剛才不告訴我楚天佑的事,我也沒那麼無聊提到你們。”

分割線

文意和慧昕雨剛剛進了學校大門,就覺得有點不大對勁,操場上並沒有多少人,只有稀稀兩兩的在外面剛進來的。

文意“今天放假嗎?”

慧昕雨“不會啊,別忘了,我可是二十四校的小太妹,每次放假都是我第一個知道消息,誰會早過我?”

文意不屑道“得了吧你,校長的女兒就是小太妹啦?得瑟的。”

一個人穿著黑色夾克,騎著摩托車突然在她們身邊停下,嚇了她們一跳,慧昕雨當即對之大喝“要死啦,想嚇死姑奶奶啊。”

那人拿下頭盔,是個時尚的靚女,容貌和身材比之慧昕雨,更有過之。那人眼神突然一橫,一巴掌扇來,口中還念道“嘴巴不乾淨,教訓教訓你”文意迅抬手握住,才沒打到慧昕雨,“幹嘛,想打架啊?奉陪啊!”

那人瞪了文意一眼,收回手去,對慧昕雨道“剛才聽你說你是二十四校的太妹對吧?”

慧昕雨聽了這話,提起氣來,挺著道“沒錯,不止是二十四校,我曾經還是新雲幫老大的女朋友,咋樣,怕了沒?”文意“沒錯!”反應過來後又是一愣“啊~~曾經?”

那人不禁輕‘切’一聲,很是不屑,“不管你是學校的太妹,還是c市的太妹,或是t省的太妹,但我今天進了這個學校,就是我說的算,以後我不想再看見你,不然,——哼。”說完,戴上頭盔騎著摩托走開了。

慧昕雨氣得無話可說“你……怕你啊,哼,有我的天佑在,我誰也不怕。”

文意“哼,這傢伙誰啊,口氣這麼大,你剛才說天佑,誰是天佑啊?你的新情人嗎?是浪漫主義者,送你項鍊那個?還是土到家的送你模型車輪的?”

慧昕雨“要你管,多事,上課去吧,”

文意“走。”

分割線

進了班後,兩人愣了下,第一是班裡一個人沒有,第二就是看見了剛才那個靚女,慧昕雨和文意看了她一眼,不屑的回到自己座位,慧昕雨突然覺不大對勁,果然,那靚女的位置正是自己的右邊,楚天佑的位置,猛的拍案而起,憤然吼道“誰讓你坐這裡的?趕快起來。”

那靚女不答,文意道“怎麼了,雨,那地方不是沒人的嗎?讓她坐又怎麼了?”

慧昕雨“這是天佑的位置,除了天佑誰也不許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