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四十三章 重振精神

第四十三章重振精神

乞丐在一條胡同的角落的垃圾桶旁邊坐了下來,把手上的腰帶扔在一邊,嘴裡咬個燒餅,掏出懷裡的錢包查裡面的錢。,盡在

“你就甘願這樣苟且的混度於世了嗎?”他的眼前出現兩條雙腿,淩亂的頭擋住了他的視線,所以並沒有覺,乞丐停頓了一下,又繼續查錢,數好了後一彈,裝入了懷裡,拿下嘴裡的燒餅咬了一口,舒適的吃著。

“受到一點挫折,就自甘墮落,你老爸看見,會有多傷心?你完全可以振作起來,重振複業,重現往日的輝煌,現在沒有獨門,成功不是沒有可能的。”那人質疑的問。

乞丐再咬了口燒餅“你認錯人了吧。”

“你這樣還對得起愛你的人嗎?他們有多想念你,你弟弟現在和你一樣,遇到一點困難就自甘墮落,任雄雲的兒子都這麼沒用嗎?”

乞丐……

“我和你老爸用了一生十八年辛辛苦苦打下的天下,今日就算毀在你手裡了……我也沒什麼好說的了,哎。 ”那人失望的長歎了口氣便要離開。

乞丐:“等一下,二叔……”

任雄言站住,轉身“你肯認我了?光德——”

任光德:“光澤他怎麼了?你剛才說他和我一樣,怎麼回事?”

任熊言:“你還不知道啊,四天前,光澤為了給你報仇,失去了他最好的兩個兄弟,申退了學業,和他的女朋友分了手,我前天找過他,勸過他,沒用的,他認為是他害死了你、還有關心他的兄弟,每天晚上都直到酒醉才可以入睡。”

任光德嗤笑一聲:“呵,真是傻……。”

任熊言:“光德,聽叔叔的話好嗎?”

任光德:“對不起,二叔,你看我現在這個樣子,可能讓新雲幫興複嗎?”

任熊言:“二叔相信你,二叔會幫你的,有我出面,還是會有很多老朋友幫我忙的。”

任光德:“您不是已經退隱了嗎?”

任熊言:“當年,我和大哥大當年在c市一鳴而起,整個c市都是我們的天下,我們的理想是統一t省,但是後來有了獨門的鎮壓,大哥又被害,我們的夢少大哥,實現了還有什麼意義,所以把新雲幫交給你,希望以後的天下讓你們年輕人來闖,現在沒有了獨門,我和大哥大當年的理想,就有希望了。”

任光德站起身來,一撩開淩亂的頭,臉上一條長而深的刀疤,用感激的眼神看著任熊言道“二叔,謝謝你,但我真的不想……”

任熊言:“大哥的仇,你不報了嗎?”

任光德一怔:“什麼?爸爸不是被楊君和圖安害死的嗎?難道還另有其人?”

任熊言:“你想的太簡單了啊,你想想,他們兩個快進老人院的糟老頭子,會貪圖榮利嗎,還想著打天下,有一番偉績?”

任光德恨恨咬牙:“叛黨亂廝,忘恩負義,恩將仇報,這種不恥之人……(突然想到了什麼)你是說,他們是受到了威脅?”

任熊言:“你爸爸待他們不薄,十多年的情誼,就算是讓他們為你爸爸死,他們也毫無二話,更沒有什麼威脅能打動他們。”

任光德:“那……?”

任熊言:“你知道他們在跟你爸爸之前的事嗎?”

任光德:“沒聽爸爸說過。”

任熊言:“沒錯,他們的身份是的確是非常保密,幫中除了你爸爸和我,任何人都不知道。”

任光德:“他們到底是誰,身份這麼秘密?爸爸竟然一個字也沒跟我提過。”

任熊言:“楊君曾經是三聯會的副幫主,圖安算起來,也算是三聯會的元老人物,在十八年前和洪幫的三口灣一戰,被大哥救了性命,因為傷勢過重,一個月才恢復行動能力,但是得知了獨門幫變,三聯會已經名存實亡了,便留了下來,獨門的楚龍以為他們兩個在三口灣一戰就死了,也沒追查下去,他們才倖免於難啊,就此有了獨門。”

任光德聽完,感慨萬分,“原來是這樣…(沉思了許久)…我懂了,三聯會的餘黨決不會甘心,一定會捲土重來,這十八年來,三聯會一直在積攢力量,現在,他們報仇的時機到了,但是政府查的太緊,外面的軍火難以運進來,太多的人雲集c市,會引起獨門的嫌疑,只能在c市積存力量,所以在一年前持續到現在還沒有對獨門下手。”

任熊言“長江後浪推前浪,你的頭腦不弱于大哥啊,沒錯,想在c市展起來談何容易,所以只能靠新雲幫的人手,真是養虎為患。”

任光德眼神精光閃過:“我要為爸爸報仇,也為了我……報仇。”說著,手緩緩摸向自己的臉……——

分割線——

慧昕雨挽著楚天佑的胳膊,笑嘻嘻的道“你到底要帶我去哪啊,這麼神秘。”

楚天佑:“別問了,到了就知道了。”

慧昕雨:“哎呀,到底什麼事啊,你要帶我去哪,先告訴我好不好啊。”

楚天佑:“帶你去見一個人。”

慧昕雨不在追問,突然感覺後面有什麼東西,站住身向後望去,楚天佑見她停下,催道“快點走,帶你去見我一個女的。”

慧昕雨被吸引了注意力,“女的?漂亮不?”

楚天佑:“當然漂亮”

慧昕雨面色冷然“哼,有多漂亮,比我還漂亮嗎?”

楚天佑:“當然比你還要漂亮。”

慧昕雨怒指向楚天佑:“你……”

楚天佑:“你,你什麼你啊,你不去我自己去啦?”轉身上了車,慧昕雨長吐了口氣,也跟著上了車,氣憤的瞪了楚天佑一眼,楚天佑看向她生氣的樣子,暗想:“她生氣的樣子也這麼可愛。”

慧昕雨冷聲氣火道“看什麼看啊,開車。”楚天佑無奈一笑,頭轉向前方,起著了車開遠了。車輪下壓過一個易開罐,‘嘭’的擠到了馬路對面,“砰、通、通……”一直滾到了一個人的腳下,那人黑色長褲,呢絨大衣,頭截然整順,左臉上斜著有一條刀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