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七章 我接受你的挑戰

楚天佑一邁進教學樓第一步時,就現多了一個熟人,自己座位左邊靠窗戶那邊,坐的就是剛才那個慧昕雨,楚天佑先是頓了一下,又當沒看見她似的坐回了座位上,慧昕雨翻看了下書本,偷偷瞄了一眼楚天佑,楚天佑餘光看見了,卻當沒現,看向另一邊,檢查剛剛少沒少東西,浩染從前面轉過頭來對楚天佑道“你東西我都幫你收拾好了,一件沒少。盡在”楚天佑對他點頭一笑,又繼續檢查……。慧昕雨則故意追著楚天佑看,想讓他也現自己。

“雨,你在做什麼?”慧昕雨一驚,抬頭向聲源處看去,一個大約有二十三四的男子站在慧昕雨面前。“啊,德哥,……沒,沒什麼……,掉了點東西而已。”任光德笑笑蹲子幫慧昕雨找起來,道“什麼東西,我幫你找。”慧昕雨連忙把他扶起來道“呵呵,沒,沒什麼,不重要。”任光德看了看楚天佑,又將目光移開了,“哦,那我們走吧。”“好。”慧昕雨痛快的答應一聲,上前拉著任光德的手腕,和一個手下向外走出去。

到門口時,任光德和任光澤正好撞了個滿懷,兩人眼神相交對視,雷翔一把推開任光德,喝道“喂,讓開,好狗不擋道。”任光德的那個手下上前推了一把雷翔,“臭小子,你罵誰呢?欠扁是不?”說完一拳向雷翔肚子上打去,東方宇迅將左手擋在雷翔身前,握住她的拳頭,邁一步擋在雷翔前面,用力一推將那手下推的老遠,昂頭藐視的樣子看著他們。

任光德對任光澤道“你覺得有意思嗎?”任光澤淺淺一笑,看向一邊,仿佛對這事不大想管,任光德又道“這裡是學校,你們想鬧事也該先選好地方吧,聽說你們被記過很多次了,再有一次就會被開除校籍了吧?”任光澤想起剛才的事,對雷翔道“讓他們走。”雷翔不甘心,回頭對任光澤道“光澤……”東方宇卻不甘休,“就因為是在學校,我們才攔住你,這是我們班,是你這個外校人說來就來說走就走的嗎?”“你……”任光德手下有些看不過去了。就要動手,可任光德還忍得住,對他搖了搖頭。

雷翔一聽,靈機一動,假裝翻了翻兜,故作驚慌道“哎呀,我丟了兩百塊,沒找到之前誰也不許出這個班啊。”說著,指著全班的所有同學,暗指的是眼前任光德三人。

慧昕雨實在忍不住了,對三人王的過分行為有些憤怒,上前指著雷翔和任光澤道“你們不要太過分哦,德哥很少對人這麼客氣的,他已經給足了你們面子,不要得寸進尺。

雷翔指著慧昕雨道“死三八,男人之間的事,你插什麼嘴?”德哥並不想和他們作對似地,扶過慧昕雨來,“算了,兩百塊而已,”又對小林道“小林。”德哥旁邊的手下叫小林,從衣兜裡掏出兩百塊錢來扔在雷翔身上。

雷翔拿了錢,看了看真假,然後撕成了兩片,讓開了門口的路,“你……”小林怒著要動手,“算了。”被德哥一聲叫住,和慧昕雨跟在德哥後面氣不順的走出了學校。任光澤三人大搖大擺的進了教室,任光澤則是在雷翔右邊坐下了。

慧昕雨和德哥上了車,才不服氣問道“德哥,幹嘛對他那麼客氣,叫幾個人來扁他們一頓,給他們點教訓,看他們還敢不敢囂張。”任光德摸順著慧昕雨的頭淡淡笑道“沒關係,是我欠他的,如果他覺得這樣會些,他再怎麼對我也不算過分。”慧昕雨本還要往下問,被任光德搶先問道“喜歡去哪裡買禮物?”慧昕雨假裝生氣道“什麼?原來你還沒有給我準備好禮物啊。”德哥扭了扭慧昕雨的小鼻子笑笑道“瞧你生氣的樣子,真可愛,逗你的,準備好了,晚上就給你,保證你會喜歡的。”

慧昕雨被耍,糗笑怒一下,用力一拍任光德胳膊道“哼,又耍我。”“呵呵呵。”小林在前面開著車,笑笑道“德哥和慧姐真般配,看你們這麼幸福,我這個單身漢還真眼紅。”“小林,你還單身那,都二十多了,怎麼不找一個?”“開玩笑的,我這天天跟著德哥打打殺殺的,還是沒什麼牽掛的好。”“打打殺殺又怎麼了,別整天想著不吉利的事,哪天我介紹幾個姐妹給你,讓你選選。”“呵呵,那謝謝慧姐了。”

任光德故意開玩笑道“我手下還有幾百個兄弟都是單身呢,你那麼喜歡當媒婆,讓你做個夠啊?”“少胡扯了,哎,停車停車。”小林在慧昕雨的急切呼喚下在一邊踩了刹車,對慧昕雨問道“怎麼了,慧姐。”慧昕雨拉著任光德打開車門,向馬路對面走,邊走邊說道“晚上要帶你去老方和老媽呢,怎麼也得穿的體面一點。”過了馬路,任光德拽住慧昕雨的手道“算了,雨,我穿什麼都一樣,這身衣服我穿著習慣。”

“不行,不行,這是我第一次帶你見老方和老媽,得給他們留個好印象。”小林小跑過來道“慧姐,德哥常年都是這一身衣服的,別的衣服他穿不慣,你就別為難德哥了。”慧昕雨看著任光德鄭重的問道“你覺得我重要,還是你穿的衣服重要。”“當然是你了,雨……”話還沒說完,慧昕雨硬拉著任光德進了一家男士服裝店。……

楚天佑待在學校裡翻看著手中的小說,十班的人熱熱鬧鬧、沸沸揚揚,全都到齊了的時候,從教室外走進一個穿著很厚衣服的中年男子,很明顯就是班導老師了,但是手中左拿“盾牌”(木板)右拿還是“盾牌”走到講臺上把手中的盾牌放下,拿起教鞭輕輕在黑板上“叮叮叮”敲了敲,雖然沒幾個同學聽到,但卻肅靜了很多,同學們都盯著他看,還有幾個學生在聊著,他卻不敲了,因為剛敲第三下的時候,就被大鐘很反感的瞪了一眼,嚇住了。

他剛要開口說話,台下的一個女生好笑的道“你就是班導吧,九月份穿這麼多?很冷嗎?”老師有些哆哆嗦嗦的道“不,不是啊,老師有個習慣,越熱穿的就越多。”說著還擦著臉上的汗,不知是冷汗還是熱汗。雷翔盯著他用力一敲桌子,老師立刻嚇得快要趴下,道“我……,聽說三人王轉到了這個班,平時愛和老師,……開點小玩笑,所以,就多穿了點,但聽,……聽說他們對投降的人特殊對待,所以……”“所以你是來投降的?”下面問話的女生接著替他道。老師齷齪的連連點頭“是,是,是,是,是……以後你們隨便玩,考試交給我就好了,怎麼樣?”

“喔耶!”一群學生雀躍的大叫起來,的喊著“三人王,三人王……三人王……!”雷翔將一隻腿抬到桌子上,自豪的對著學生淺笑,任光澤拍了拍桌子道“好了,都肅靜。”學生們都不再喊了,坐下來,東方宇站起身來對大家道“大家以後跟著我們三人王混,絕對不會讓大家受欺負。”話音一落,學生們又開始歡呼起來。連新來的老師也不例外,跟著小聲喊著。只有大鐘浩染和楚天佑三人美韓,雷翔站起身來對浩染和大鐘問道“你們兩個……很不爽嗎?”.

浩染站起身來走到楚天佑身邊道“我們的老大是他,要我們喊,得問他同不同意!”任光澤和楚天佑眼神相對,任光澤又對雷翔擺了擺手叫雷翔坐下,在他沒查清楚楚天佑底細之前,還不想輕舉妄動,楚天佑看了看浩染,笑了笑沒說什麼。

新班導打破僵局對他們幾個笑笑道“好了好了,大家以後都是十班的學生,別為了一點小事傷了和氣。”楚天佑覺得這老師這麼看重三人王,留著他對自己沒什麼好處,緩緩站起身來,整理了下衣服,慢慢走向講臺,路上用一種怪異的眼神盯著班導老師,而全班的同學都不眨眼的盯著他,想知道他要做什麼,老師看著比自己高一尺多的男子,站在自己身邊一直盯著自己的楚天佑有些膽寒,瑟聲問道“這,這位同學,你要做什麼?”

楚天佑猛地抓起他的衣領,狠狠的看著她,老師心中一驚,緊張的道“哎,你,你別亂來哦,這可是學校。”楚天佑冷冷的道“哼,你也知道這裡是學校啊?”(加快語)“那你更應該知道自己的職責是老師吧,像你這樣膽小怕事的人也配當老師嗎?少在這裡誤人子弟了,還不如回老家買份田種地的錢來得容易。”

雷翔一拍桌子站起來道“喂,你不要太過分哦。”膽小老師夾在三人王和楚天佑之間左右為難,哭道“當好老師不行,當壞老師也不行,你們這屆學生真難伺候啊。”

楚天佑一把擁開他,鬆開著他狠狠的道“在這個班,做好你的職責就好,如果再讓我看見你一副膽小怕事的樣子,我保證,你工資不夠付醫藥費的。”

“這……”膽小老師為難的看向任光澤,任光澤一拍手道“好,就照你說的辦,俗話說,一山不容二虎,十班有我們三人王就沒有你,有了你,就不會有我們三人王,禮拜日,我跟你舉行一場單挑戰,地點你定,勝的就是這班的老大,敗得,乖乖滾出二十四高校。”

全班人同是一驚,訝異的私下議論,“任光澤要出手了。”“他要出手了哎,我沒聽錯吧?”“沒錯,真的假的,任光澤竟然會為了這個臭小子出手,靠,他有什麼本事啊。”“管他呢,挨揍的又不是我們。”“這小子真叫倒楣,第一天來就惹了不該惹的三人王。”“任光澤很厲害嗎?”有個新來的不瞭解任光澤的同學問道。“聽說他在上屆一年級時就是全校的單挑冠軍了,在這個二十四高校,還沒有人能打的過他。”“這算什麼,任光澤何止厲害,簡直就是c市校園裡人人口贊的神話,從國小到國中,可一直都是單挑冠軍,從沒有敗過。”

楚天佑在上這個學校來之前自然已經全部瞭解了這個學校的底細,對他們說的話不以為然,嘴角一揚,得意的笑著說道“我接受你的挑戰,地點就在南街的體育場。”“喔……喔……。”全班一陣歡呼。

這個消息很快就傳遍了全校,甚至外校也傳了開來,很多人都對著傳言當成謠言,因為他們實在不敢相信會敢有人挑戰任光澤。

課下,整個班裡都只剩下楚天佑和浩然大鐘三個人,楚天佑知道自己初來學校,最需要的就是人手,所以才會毫無顧慮的同樣認這兩人為小弟,指著大鐘道“你叫大鐘,你……叫什麼?”“我叫浩然老大。”楚天佑試探著問“你們好像瞭解那三個王吧的實力吧?”浩然先是沒說話,大鐘道“老大,你剛才真的有些衝動了,任光澤單挑從來沒敗過,甚至從沒用過真正的實力,也就沒人知道他的功夫底子,他每次和來挑戰的人pk都從來沒認真過,更像是在玩遊戲。”

浩然道“大鐘,這些老掉牙的消息老大怎麼會不知道,老大既然接了挑戰,肯定有足夠的把握,你多什麼嘴?”楚天佑只是一笑“不,不,我的確不知道這三人王的底細,你們繼續講,他講過了,你說說對三人王的瞭解。”浩然侃侃道“我們也只是聽說而已,從沒真正看過,任光澤在很多人的心目中都像神話裡的人物一般,是不可戰勝的戰神。”

楚天佑狂妄的一笑,冷聲道“你們說的或許是真的,不過,那是以前……。”

在一個校園的華亭處,三人王在那裡談論著楚天佑,雷翔道“光澤,像這種小角色,你交給我們就可以搞定了,哪還用的著你出手?”東方宇更加氣憤“就是說嘛,親自動手,也太抬舉那臭小子了吧?”

任光澤只是笑笑“你們兩個也太小瞧這人了,從他一開始出手,我就一直觀察他的一舉一動,最開始,他根本沒拿出真正的實力來,但上無端散著一種氣勢,這種氣勢說不上來。”“氣勢?我怎麼沒感覺到?”任光澤呵呵一笑“這種氣勢,只有實力相當的對手才會感覺到,當他掉衣服後,就仿佛變了一個人似地。”東方宇聽後好奇的摸了摸自己的衣服自語道“衣服也能變性?這手術挺省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