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十 夜襲

蕭如薰點頭說道:“這應該不會有錯,但是,騎軍和步軍主力的行進速度是不同的,步軍主力需要兩天,騎軍一天不到就可以趕到,哱拜父子狡猾異常,不可以烏合之眾看待,賊軍想必不知我軍已經做好準備,緊閉城門,若遣騎軍馬隊陡然突襲,夜襲,縱使人數不多,但若是我軍沒有防備,火器不及發射,被他們突襲得手,未嘗不會有破城之危。”

“將軍是說,大部隊是幌子,真正的殺手鐧……”趙虎面露驚訝之色:“早已出發,很快就會發動進攻?”

“我聞哱拜精于騎術,當年王崇古許其擁有二千親隨馬軍,行軍速度極快,晝夜可行四百里,他們將主力步軍放在西側,故意被哨騎探知,吸引我軍大部隊注意,使我軍集合主力于西城,而暗地裡卻遣一支精銳人馬攻打其他三門之一,無論哪一門被破,與我而言,都是死局。”

趙虎聞言,雖不太確信,但心裡也覺得有點擔憂:“將軍所言未必沒有道理,賊軍此刻已是兩線作戰,必想著儘快拿下平虜城穩定西側,全力南渡黃河,我們這裡多堅持一天,對於叛軍老巢來說都是一個威脅,那,我們應當如何做?”

蕭如薰緩緩說道:“白日我不擔心,我唯獨擔心晚間,他們有人會潛伏到城下,設法上城夜襲,那就糟了,這樣吧,伯威,你先去休息,把防務交給你部下的幾個把總看好,安排將士輪番休息守夜,還是那句話,每座城門不得少於二百士卒看守,佛朗機銃不得少於五門,然後等晚間你起身巡夜,四座城門你都要巡視到,一旦有警,立刻通報全城!我等如今的局面,容不得絲毫懈怠。”

趙虎點了點頭,抱拳領命:“末將遵命!”

蕭如薰點點頭剛要離開,又看到城牆角落裡堆放著的夜用火把,頓時想到了些什麼:“伯威,這些火把你要注意好,夜裡你帶人巡視的時候不要打火把,城牆之上打火把的地方,周圍能被看清的地方不要安排一名以上的士卒,讓主要守夜士卒呆在角落裡黑暗處,賊軍若真來夜襲,定是先觀察我城頭有多少守夜士卒,而後對著守夜士卒下手,敵在暗我在明,此時暗哨就相當重要。

你要告訴待在暗處的士卒,如是發現有人夜襲,先不要聲張,而是靜待狀況,待敵軍出現,突然亮起火把,放哨箭,這樣便能極大的震懾夜襲敵軍,使之認為我們早有防範,這是我們設下的圈套,使敵人軍心大亂,只知撤退逃命而不是抵抗,此時再沖出剿殺夜襲敵軍,必可一鼓而破之,使敵軍不敢再來夜襲。”

趙虎恍然大悟般點點頭:“末將明白了,請將軍放心。”

蕭如薰又巡視一圈,把一些要害之處和趙虎細細講明,才放心離開,趙虎和陳燮商議安排了一下守夜輪班,便尋了一個鋪房躺下休息,一覺醒來,已是夕陽西下。

三月裡的天,白天還不長,不似夏日白天較長,夕陽落下沒多久,就需要以火把來照明了,趙虎按照蕭如薰吩咐的,點亮的火把減少一些,大部分的火把都在巡夜暗哨士卒手裡,點燃火把周圍只安排一名士卒,其餘士卒都待在火把與火把間隙照不到的地方,秘密注視著一切。

趙虎帶著一隊衛兵繞著城牆慢慢巡視起來,經過白天蕭如薰的提醒,趙虎也打起了十二萬分的精神,小心翼翼的注視著城牆的動靜。

夜色漸漸深沉了,一輪明月掛在天邊,沉默的注視著整片大地,偶爾有幾朵雲彩飄過,遮擋一絲月光,大地上,似乎唯有平虜城頭才有熱烈燃燒著的火把綻放光芒。

趙虎帶著兵馬巡視到了東城門,平虜城東邊是黃河支流,河東之地尚在明軍的掌握之中,哱拜叛軍尚且不敢繞過平虜城東渡黃河,恐被平虜城明軍截斷退路,故趙虎派出哨騎時,便沒有往東邊派遣,不過趙虎還是按照蕭如薰的吩咐,即使是在東城,也佈置了一百士卒守夜,放於明處者十五,暗處者八十五。

趙虎帶人巡查的時候,路過東城,因為東城城牆最破,而且有幾段較為低矮,所以多注意了一下,結果正巧發現守在暗處的士卒有不少打瞌睡的,趙虎大怒不已,一個接一個的敲打那些打瞌睡的士卒,但也只是敲打,未曾出言訓斥,待其全部恢復精神之後,趙虎才滿意的順著階梯往南城牆而去。

剛帶人拐過階梯,趙虎就似乎聽到了什麼聲音,眉頭一皺,一揮手讓隨從們停下來,蹲下,自己悄悄摸到了城牆角,露出一個頭觀察,一看之下才大驚失色,十五名站在火把下的士卒已經全部躺倒在地生死不明,而城牆垛上多出了整整一排飛爪。

居然真的被將軍說中了!賊軍真的敢來夜襲!!這才三天時間!!

趙虎注意到守在暗處的士卒們已經全部按照吩咐蹲倒在地開始警戒了,稍稍放下心來,給身後的衛兵們打了個招呼,刀出鞘,弓搭箭,火把準備,哨箭準備!

一排大約二十來個黑衣人的身影已經出現在了趙虎的眼界裡,時不我待!

“點火!放響箭!弟兄們!殺賊!!!”

趙虎猛然站起身子大喝一聲,與此同時火把猛然亮起,十數支響箭呼嘯著飛上天空,“叭”的炸裂開來,隱藏在暗影處的守夜士卒們已經完全準備好,喊叫著衝殺起來,少傾,其餘三個城門響箭上天響成一片,數十支火把陡然亮起,火光大盛!

趙虎身先士卒向著黑衣賊兵衝殺過去,一刀劈死了一個驚慌失措的賊軍,一名賊軍反應的似乎很快,立刻開口大喊道:“有埋伏!速走……啊……”

話未說完,就被趙虎撲上前一刀解決,剩下的十來人被將士們一擁而上砍成破碎的屍塊,趙虎又大喝一聲:“斬斷飛爪繩索!!”

士兵們聞言持刀撲上,將飛爪繩索全部斬斷,而後趙虎立刻又命令道:“弓弩手準備,向下射擊!不管看得到看不到!射!!”

月光皎潔,天地之間並非一片昏暗,但是光線到底昏暗,士卒們根本看不清底下有多少賊軍,反正就是對著城下發射弓弩,也聽到些慘叫之聲,還有倉皇呼喊著“撤退”的聲音,趙虎打著火把向城下看去,卻終究看不到太多敵軍。

側耳傾聽,其餘三門的戰況並不激烈,趙虎稍稍松了口氣。

被蕭如薰說中了,賊軍真的來了,這種情況無法解釋,只能說賊軍對自己的戰鬥力相當自信,以馬隊輕裝簡從奔襲平虜城,並且在平虜城下潛伏到夜晚,以飛爪這等利器為攀城工具,試圖攻取城牆。

這是並不罕見的襲擊攻城套路,掰開來說什麼也沒有,但是趙虎想不到的就是他們的反應如此劇烈,幾乎是這邊敗兵一回去,那邊輕騎就奔襲而來,若不是蕭如薰的“多心”,搞不好還就真的要被賊軍夜襲得手了。

賊軍果然狡猾異常,並非只懂蠻力之輩。

城內,因為突如其來的響箭之聲之後,戰鐘敲響,全城人從夢中驚醒,驚懼不已,蕭如薰第一時間睜開眼睛起身,安撫了一下被嚇到的楊彩雲之後,以最快的速度披掛完畢,走出府門,便見親兵來報:“將軍,東城,是東城,東城最先出現響箭,而後四個城門一起飛起響箭,戰鐘被敲響了,全城人應該都知道了!”

蕭如薰點頭,而後吩咐道:“你們分成幾撥,分頭縱馬在城內幹道上來回跑,大聲告知城內居民,賊軍來襲已被打退,從此時此刻起城內民戶沒有命令絕對不可走出屋外一步,違者以通敵罪論處!”

親兵點頭:“諾!”

蕭如薰凝神望向東城。

猜對了,這批叛軍可不是什麼無腦之輩,哱拜父子久經戰陣,就算再蠢的人久經戰陣活下來,也絕對是大智若愚了,能在戰場上活下來的人都不是蠢人,這一點,是必須要謹記的。

現在這批叛軍人數多少不確定,但是絕對不會多,這樣的速度趕過來,他們肯定需要馬匹,哱拜騎兵主力要用來對付魏學曾,絕對勻不出太多的騎兵來分給平虜城,這樣的夜襲也就此一次,這一次失敗之後,叛軍喪膽,當不敢再次夜襲,知道這座城池固若金湯之後,那支騎兵的首領恐怕也不敢再次用兵,培養騎兵不易,騎兵折損若多,叛軍也承受不了。

下一次攻擊,大概就是叛軍主力攻城了,大概也就在一兩天之內。

親兵牽來馬匹扶蕭如薰坐上,蕭如薰登馬,緩馳向東城城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