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十五 哱雲勸降

魏學曾以最快的速度派出援兵,哱雲也不是傻子,蕭如薰被圍住了不請援是不可能的,魏學曾為了保住這顆釘子不派援兵的可能性也極小,要趕在魏學曾到來之前拔了這顆釘子,難度不小,尤其是哱雲趕到平虜城下觀察平虜城城防的時候,才不得不承認土文秀和之前自己的夜襲敗得不虧。

這傢伙,城牆上旌旗飄揚軍容嚴整,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列隊迎接長官閱兵呢!一門門黑洞洞的火炮炮口對著城下,看得都有點滲人,牆上士兵舉著刀槍弓弩頂著大盾,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看起來是打算抵抗到底,堅決不投降的。

哱雲心裡就尋思開了。

昨天晚上接到了哱拜的傳書要求他儘快解決平虜城,然後把軍隊帶回來迎擊明軍李昫所部,李昫所部較為善戰,已經攻破了他們十來座堡壘,目前兩軍正在對峙,急需生力軍的加入,著力兔那三千騎兵就是重中之重,絕對不允許有過大損傷,能勸降就勸降,能偷襲就偷襲,要是損傷過大,你就不用回來了!

哱拜對自己狠,對孩子狠,對養子們更狠!

哱雲感覺背後颼颼的竄冷風,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顫。

“這城防備甚嚴,若要強攻,我們怕是承擔不起這損失啊!”

哱勇走上前,在哱雲身邊說道。

哱雲皺著眉頭粗聲道:“老子當然知道!你當老子沒打過仗啊!?他娘的又不讓老子損失太多又要老子儘快拿下這城,他倒是自己來啊!娘的!早知道老子當初就不該鬼迷心竅給他做乾兒子!你說,現在該怎麼辦?”

哱勇猶豫了一下,開口道:“著力兔所部還沒到,我們這六千多人打起來實在是沒什麼底氣,還是先勸降看看吧,萬一蕭如薰願降呢?我們許以厚利,看看蕭如薰願不願意投降,如何?”

哱雲斟酌了一會兒,擺了擺手:“去試試!”

哱勇就安排了嗓門大會說漢話的漢兵舉著白旗縱馬上前。

城頭上,眼尖的陳燮就發現了有人舉白旗騎馬而來,立刻報告了蕭如薰。

“將軍,叛軍有人騎馬舉白旗而來,莫不是來勸降的?”

蕭如薰往前靠,想要站在城頭邊上看,被陳燮擋住:“將軍,不能隨意靠前,萬一這是賊軍詭計怎麼辦?”

蕭如薰搖了搖頭:“他們現在只想勸降,在勸降的希望消失之前,他們可不希望我死,我死了,闔城只會拼死抵抗,絕不投降,他們必將損失慘重,叛軍不同我軍,兵力有限,糧餉有限,總而言之,能拖一段是一段,拖得越久,對我們越有利。”

這樣說,陳燮也不再阻攔,蕭如薰靠近了城牆邊,讓兩名盾兵把盾分開了一段,往城下一看,見一名騎兵舉著白旗走了過來。

“我家將軍請蕭如薰蕭將軍出來說話!”

這士兵在城下扯著大嗓門往城頭喊話。

蕭如薰推開了盾兵,現身於城牆之上:“我就是蕭如薰!你有什麼話要說?”

士兵忙大喊道:“我家將軍說,兩軍交戰,到頭來苦的還是老百姓,將軍城池只有一座,兵馬不過三千,如何能與我大軍三萬相抗衡?我家將軍來此地,不是為了攻破城池多造殺戮,而是希望將軍可以認清時勢,看清當下狀況,所謂識時務者為俊傑,將軍納城而降,可保一城老幼安全與將軍自己的富貴,我家將軍許諾,只要將軍開城,必有重賞!”

蕭如薰來了興趣,對著身邊的官兵們笑了笑,輕聲道:“三萬人?也不怕閃了舌頭!且看本將戲耍他們一番。”

而後蕭如薰便靠在城牆上對那士兵問道:“你倒是說說,若本將開城,你們能給本將什麼重賞?本將可是正三品參將,再往上可就是副總兵總兵之職,你們那頭頭也就自稱個總兵,又能給本將什麼東西?本將要是守住了平虜城,大明皇帝給的,可比你們給的多得多。”

那士兵本有些卡殼,不知該說什麼,但是聽著蕭如薰的意思,倒是有開城投降的希望啊!

士兵大喜過望,連忙說道:“請蕭將軍稍待,小人這就去回報我家將軍!”

然後這人就喜滋滋的拍馬回去報告了,看得城牆上的士兵和軍官偷笑不已。

哱雲得知了蕭如薰的話,就和哱勇商量開了。

“這蕭如薰是什麼意思?你看,他是有意拖延時間等待援軍呢,還是真的想要投降?”

哱雲不是傻子,蕭如薰要是想拖延時間,他也不會傻等著坐以待斃。

哱勇琢磨了一會兒,開口說道:“依末將看,蕭如薰怕是自己也有點犯嘀咕,不知道到底是死守下去城破人亡好,還是開城投降另取富貴好,他不是說了嗎,守住了城,明帝給的比咱們給的多,權衡一下,還是富貴險中取,但是,這蕭如薰也不是什麼忠貞之臣,滿腦子生死大義,這種人,只是想著得到的更多罷了。”

哱雲皺著眉頭,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要是這麼說還是有幾分可信,那也就是說,蕭如薰是在權衡利弊?並不打算死守?”

哱勇點了點頭:“可能性很大,如果城池守不下去,被咱們三萬大軍的稱號給嚇到了,投降倒是極有可能的,咱們還是不要一味的威逼,免得把他逼得死了心和咱們死磕,那就不值當了,咱們還有別的任務呢!”

哱雲也點了點頭:“你說的有道理,那,許給他什麼賞賜好呢?老頭子那邊要能答應的。”

哱勇沉吟一陣,低聲道:“不管什麼賞賜,咱們先答應了好,等城池到手,軍隊到手,咱們說什麼還不就是什麼,那蕭如薰都成了甕中之鼈了,還不是任由咱們搓扁搓圓?現在許他個大的,讓他投降開城,等到時候拿了城,立了功,再說別的!”

哱雲點了點頭:“說的有道理,不能讓他覺得咱們小氣不能投靠,那這樣,等咱們事成,許他寧夏總兵官,封爵,鎮守一方,賜黃金萬兩,白銀兩萬,這樣如何?”

哱勇笑道:“這出手也太大了些,反而有些讓人不相信了,就寧夏總兵官吧!這應該足夠了。”

哱雲也察覺不妥,訕笑道:“能有這樣的待遇,老子就投降明帝了,呵呵,去吧!”

很快,事情就吩咐下去,那大嗓門士兵再次揮著白旗跑到了城樓之下,對著城樓上大喊:“蕭將軍,我家將軍說,只要蕭將軍開城獻降,我家將軍保舉蕭將軍寧夏總兵官之職,不知蕭將軍意下如何?”

蕭如薰冷冷一笑,對身後三名千總笑道:“總兵官,好大的口氣啊,看起來,哱拜還打算打出寧夏割據一方!”

那兵見蕭如薰不回話,又喊道:“蕭將軍,我家將軍哱雲乃是哱拜將軍的養子,驍勇善戰,位高權重,我家將軍說的話,就一定是真的,如果蕭將軍覺得不妥,還可以再談談,斬斷一起,我三萬大軍全面攻城,蕭將軍不知有幾分把握守城呢?還請蕭將軍憐惜闔城百姓之性命莫要抵抗到底,多造殺孽。”

“這話說的,真是有點水準,叛軍裡頭有高人呐,都知道拿生死大義來勸說我了,呵呵呵……”

蕭如薰只是笑談,但是心中卻是對這些話十分不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