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十七 激戰平虜城(上)

炮手們立刻按照命令抬高炮口,裝填彈藥。

“點火!!放!!”

炮手立刻點火。

十五門佛朗機銃一字兒排開,十五彈,劃過漂亮的抛物線,雖然略有偏移,但是今日無風,炮彈準確無誤的砸在了叛軍的列陣之上,狠狠的炸裂開來,鉛子亂飛,碰著即死,不死也殘,一時間叛軍陣地哀鴻遍野,殘臂斷肢遍地都是,叛軍陣型還未擺好,靠前方的陣型已經被轟散,紛紛向後撤,後面的人沒來得及向後逃,和前面的人撞上,一時間陣型大亂。

“換子銃!點火!放!!”

二輪齊射開始,佛朗機銃大顯神威,幾乎將可以毀掉的叛軍火炮全部擊毀,佛朗機銃一門有四子銃,通過更換子銃可提高射速,二輪齊射幾乎轉瞬即至,叛軍根本來不及後撤,又被亂飛的鉛子砸個

“將軍!快走!快走!快……啊!!啊啊啊啊!!”

哱雲的親兵要將哱雲拉走,哱雲傻愣愣的還沒走,親兵卻被不知何處飛來的鉛彈擊中,整條左臂瞬間被砸斷,斷口血噴如注,噴了哱雲一臉,哱雲被這一激,頓時醒悟過來,看著倒地慘呼的親兵,嚇得連恨也不顧了,連忙後撤到安全的地方。

蕭如薰在城牆上看得十分眼熱,又很無奈,開口道:“但凡我有五百鐵騎,必出城擊之!定可擊潰叛軍!可惡!”

陳燮忙說:“叛軍雖一時大亂,但人數眾多,一旦主將反應過來,我軍兵少,不可與之硬抗。”

蕭如薰點了點頭:“我知道,只是一說而已,叛軍被我們突然襲擊折了一陣,必然惱羞成怒,下一次會不顧一切的強襲,要做好準備,你們且戰,時機一到,我自會讓鳥銃隊出戰。”

陳燮和趙虎互相看了看,沒說什麼,點頭道:“諾!”

佛朗機銃連射四次,叛軍就基本退出了射擊範圍,繼續射擊沒有了意義,王輝便下令停止射擊,第一場戰鬥,明軍獲勝,叛軍陣地上一片狼藉,死傷慘重,不是死掉的人就是被鉛彈擊成重傷等死的人,叛軍沒有什麼醫療保障,只要被鉛彈擊中,必死無疑。

略略看去,竟然約有二百餘叛軍被這一場炮火襲擊擊殺,這第一次的戰勝還戰果不小。

城上明軍士氣大振,揮舞著戰旗大肆歡樂。

哱雲被突如其來的變故和火炮唬住了一陣子,騎著馬沒命的跑了一陣,越跑越覺得不對勁,猛然勒住韁繩止步,坐在馬上不停的琢磨著,臉色一會兒青一會兒白,好一會兒才黑了臉,把腰刀拔了出來,扯著嗓子高喝一聲:“全軍止步!不許再逃!有越過我者!定斬不饒!!!”

聲音很大,但是沒什麼卵用,要是炸營那麼好安撫下來,也就沒那麼多不戰而敗了,哱雲惱羞成怒,揮舞著腰刀連斬三個潰兵,身邊親兵也一併揮起了屠刀,連斬數十人,這才將將止住了軍隊的竄逃,又費了好多功夫才整理好部隊,責令各千總各把總把自己的隊伍帶好,一個時辰內不能整軍完畢開始攻城,就要殺人,殺完千總殺把總,殺完把總殺百總,先對軍官動手!

這一下算是起了效果,各級軍官不要命的收攏自己的部隊,場面亂作一團,哱雲在全軍的最前方,觀察著遠處並未有其他舉動、不動如山的平虜城,滿目的狠毒之色。

一個時辰以後,哱雲直接把軍隊整理成軍陣,以五百騎兵做後軍,自己親自率領壓陣,中軍弓弩手交給幾個千總軍官帶領,對城頭進行火力壓制,以驍勇善戰的千總王進率兵一千首先開始攻城,火炮隊一開戰就遭到了毀滅性打擊,現在除了幾門炮還能用,大部分火炮和炮手都已經被毀,無法進行有效的打擊,哱雲為了加快行軍速度也沒帶投石機等重兵器,現在只能靠弓弩壓制了。

哱勇被踹了一腳還沒醒過來,著力兔的馬隊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到,就算到了也無法對攻城起到什麼幫助,著力兔狡猾,只答應城破之後入城進攻,卻不答應圍城作戰。

可惡!

可他也只能說一聲可惡了。

又一個時辰,哱雲所部做好了進攻的準備。

遠遠望著軍容嚴整防備嚴密的平虜城,哱雲強迫自己的冷靜下來,傳令三名部將各帶五百人馬在東城、北城、南城佯裝進攻,使城內兵馬不得全部集中在北門抵抗,給城中巨大的壓力,蕭如薰手下兵馬畢竟不如自己的多。

見叛軍分兵三支往南城北城東城而去,蕭如薰就知道他們必然是在行包圍全城壓迫之策,迫使城中將本就不多的兵力分兵防守其餘三門,減輕他們主力的壓力,但是這是老掉牙的策略,知道了就能應對,更別說其餘三門本就有兩百兵力駐守,一應裝備齊全,要是能被五百人得手了蕭如薰就可以自裁謝罪了。

如果,如果真的有可能,蕭如薰不介意率軍出城戰鬥把這支部隊給吃掉。

那十門葉公神銃可不是吃素的,車炮,就是這個時代的坦克啊!明軍把失落千年從春秋時代就被淘汰的戰車撿了起來裝載火器,可不是為了敬老!

“將軍!叛軍開始進攻了!!”

隆隆的戰鼓聲響起,黑壓壓一片賊軍組成整齊的軍陣向前,從遠處望去頗具聲勢,而且並未進入之前火炮的射擊範圍之內,蕭如薰即刻下令:“擂鼓!迎敵!”

咚!咚!咚!咚!咚!咚!咚!

城頭上,與之對應的戰鼓聲響起,象徵著明軍戰鬥意志的戰鼓聲著每一個明軍士兵的神經。

“炮手準備!!”

王輝拔出戰劍,高高舉起。

城下,叛軍軍陣的速度明顯加快了。

盾兵舉盾,槍兵舉槍,刀兵舉刀,弓弩手已經舉起了弓弩,緩緩將弓弦拉開。

“點火!!放!!”

王輝手中戰將猛地揮下。

炮手立刻點火,火繩劇烈燃燒!

“弓弩手準備!!”

叛軍武將對弓弩手下達了指令。

“轟!!!”

“放箭!!!”

炮彈墜地之時,也是叛軍弓弩隊開始放箭之時,叛軍僅有的幾門火炮同時開始發射,然而並沒有什麼卵用,叛軍的距離太遠,第一輪射擊只能算調定方位,箭矢在城前落下,火炮也在城門之前的地方墜下,但是明軍的火炮炮火已經對叛軍造成打擊,十幾顆炮彈爆裂開來,鉛彈亂飛,不少叛軍士兵被鉛子打傷,邁向死亡之路。

居高臨下,自然有射程優勢,他們仰視衝擊,射程受限視線受限,在這一點上,明軍占盡優勢。

“換子銃!點火!放!!”

第二輪齊射,第三輪齊射,第四輪齊射!

叛軍被擊殺上百人,而此時,叛軍軍團終於沖入了他們的射擊範圍。

“放箭!!”

叛軍軍官指揮叛軍弓弩隊仰視向上放箭發矢,臨陣指揮官趙虎早有準備,拔出戰劍大喝一聲:“舉盾!!”

便有盾兵舉起高大厚實的盾牌駕在了城牆垛上保護城內弓弩手和炮手不被箭矢所傷,蕭如薰所在地也有數名盾兵持盾保護,叛軍弓矢如雨點一般擊來,盾牌發出了怦怦嗙嗙的聲音,時不時傳來一聲痛呼,有士兵運氣不好,被流矢所中。

蕭如薰立刻命令:“盾兵保護,立刻將受傷士卒搬運下城牆,著人救治!”

ps:戰爭戲到了,厚著臉皮求收藏推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