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二十一 一將功成萬骨枯

趙虎勇不可擋,身先士卒一馬當先的沖出去,極大的激勵了明軍士氣。

炮手銃卒後退裝填彈藥待命,五百明軍刀盾長槍兵和一百明軍騎兵呼號著正面迎上了叛軍套虜潰兵,直殺的天崩地裂日月無光,趙虎一馬當先舉著大砍刀沖入敵陣大殺四方,戰刀之下幾無一合之敵,所到之處賊軍紛紛喪膽,被斬于馬下,偶爾幾人為了活命縱馬來戰,被趙虎連砍帶劈斬做兩段,死不瞑目。

明軍愈戰愈勇,多日積蓄的體力一瞬間爆發出來,殺紅了眼,趙虎則盯上了一個渾身浴血卻穿著裘袍的馬軍,認為這肯定是套虜將領,便拍馬去戰,那裘袍馬軍見趙虎殺來,居然拔出戰刀正面迎上,趙虎迎上去大戰四五回合,驚訝地發現這傢伙戰鬥力很強,搞不好是條大魚,立刻來了興致,抖擻精神又上去與他大戰了二十幾回合,竟不能斬殺之。

裘袍馬軍正是逃命而出的著力兔,見自己的部下幾乎都被火炮鳥銃殺光了,倉皇之下只想著逃命,卻又被阻,越戰越急,直接用上不要命的方法和趙虎死磕,一時之間趙虎險象環生,被用力一震居然倒退一步,身子一仰露出破綻,被著力兔抓個正著,一刀砍下就要殺了趙虎。

一杆長槍突兀出現,抵住戰刀,又一把蕩開了著力兔的砍刀,趙虎一瞧,正是拍馬趕來相助的王輝,便反應過來,趁此良機嚎叫著舉起大砍刀斜著就是一劈,直接把著力兔的整個腦袋連著半個身子給劈了下來,頓時血如泉湧,腸子器髒流了一地……

趙虎留個心眼讓王輝把這傢伙的腦袋割下來,搞不好是個大官,兩人平分功勞,自己又拍馬去戰其餘的套虜叛軍,不多時,大局已定,明軍停止防守四門齊出,直接把猝不及防的殘餘叛軍殺得人仰馬翻倉皇逃竄,陳燮直接帶著五百多明軍殺入了叛軍大營,將叛軍大營留守哱勇陣斬,餘者盡皆跪地乞降,繳獲無數武器輜重。

蕭如薰下令身邊戰將帶著城上的兵下城去戰,裡應外合,兩面夾擊,士氣大振的明軍對上倉皇逃竄的叛軍套虜,結局自不用說,戰了一個時辰多,叛軍套虜終於崩潰,紛紛跪地乞降……

殘餘戰鬥一直到第二天天明方才結束,蕭如薰不能廝殺,就親自持鳥銃弩箭射殺敵軍,幾乎耗盡精力,全靠楊彩雲在一旁攙扶才能站穩,趙虎陳燮王輝三將也多有受傷,明軍士卒但凡還能站著的就沒有幾個不受傷的,除了被強制要求退出戰場的二百多銃卒之外。

蕭如薰部三千明軍也遭到了重創,等到中午戰況統計報告出來之後,蕭如薰才心痛的發現三千士卒到如今只剩七百多沒有受傷,還有七百多輕傷,二百多重傷,餘者全部戰死。

而叛軍套虜方面損失更加慘重,根據指認,套虜首領著力兔被王輝和趙虎合力斬首,叛軍主將哱雲被不知是誰的鳥銃穿心打死,死不瞑目,叛軍副將哱勇被陳燮陣斬斬首,叛軍主要將領三十七人除二人投降之外全部被殺。

而叛軍所部實際兵力只有六千多一點,四千餘人或被陣斬或回營後不治而死,只有一千多一點成功投降保住了性命,套虜三千馬隊有三百多成功逃,明軍無力追擊,餘者四百多投降,剩下的全部死於戰場,戰馬被繳獲八百多匹。

蕭如薰大手一揮,投降套虜全部殺死!大明不需要這些反復無常的賊寇!

於是這些被捆綁起來繳械的套虜就成了銃卒的活靶子,被殺氣騰騰的明軍活生生一槍一個打死,把沒被殺的一千叛軍軍卒嚇得魂不附體,紛紛跪地求饒,更有甚者大小便失禁,醜態百出。

“念在爾等之前具為我大明兵士,被裹挾從賊,叛亂並非本意,家中也有老母親人尚在,本將不殺你們,但是,你們要用自己的功勞,將功折罪!即日起,將爾等編入軍中,為我軍前鋒,若要活命,就要一直戰鬥,直到叛亂平息為止!本將不將爾等叛亂之事上報!但若有不從者!殺!”

蕭如薰殺氣騰騰的一個“殺”字喊出,王輝立刻大呼銃卒“舉銃”,殺紅了眼的銃卒們紛紛舉銃,只待有人反對便擊殺之,見著殺氣騰騰包圍在一旁的明軍,這些叛軍哪裡還敢有異議?本來他們就是被各自的軍官裹挾著從賊,沒什麼實際立場,誰是他們的將軍他們就跟著誰,真要造反的時候也灰心喪氣就想著一條道走向黑,沒想到現在絕處逢生,還有一絲活命的希望。

“將軍所命,豈敢不從!”

一千多叛軍沒有任何反抗的跡象,全部跪下表示順從,蕭如薰下令趙虎親自統帥這支叛軍前鋒。

至此,歷時半個月的平虜城攻防戰以明軍蕭如薰所部大獲全勝而告終。

蕭如薰所部三千人,戰後存活者不過一千五百之數,餘者全部戰死,完好無損可立戰者不過七百,而叛軍方面,兵力約為九千,其中套虜三千,逃走三百,餘者全部被殺,叛軍六千,除一千餘人投降,五百餘倉皇逃跑之外,四千五百餘叛軍全部被殺,首級完好者全部被割下,堆積如山,粗略一數,竟有六千之數。

存活下來的明軍紛紛感到萬幸,需知明軍記功要按照首級來,尋常邊境摩擦一兩百級就是大捷了,而這一次居然斬下六千級,其中近三千都是正兒八經的套虜,那可是驚天的大功,大家都在想著能得到什麼樣的賞賜了!

趙虎王輝陳燮三將喜不自勝,他們三人各有大功記在身上,這一次肯定可以加官進爵得到賞賜,坐在一起就哈哈大笑起來,剩下的明軍也紛紛有劫後餘生的慶倖,從高強度的戰爭狀態中放鬆下來,很多人一下子癱倒在地就呼呼大睡起來。

望著初起的朝陽,蕭如薰輕輕一歎,對楊彩雲說道:“彩雲,這是為夫給你打的第一場勝仗,接下來,為夫還會打很多很多的勝仗,一定給你掙一副誥命回來!”

楊彩雲已經不敢再去看血海一般的戰場,埋頭在蕭如薰的懷裡,只是輕輕點頭,什麼也不說了。

把楊彩雲送回了家裡安頓好,蕭如薰還要為戰後的一系列事物做準備,戰死士兵的撫恤,家眷的安頓,戰場打掃,軍報書寫傳遞等等等等,還有最重要的,下一步該怎麼做,是守著不動,還是主動出擊,這都是需要蕭如薰親力親為的。

戰勝固然可喜,但是戰勝需要付出的代價卻實在慘痛,明軍陣亡一千五百人有餘,一千五百個家庭頓時成了失柱之家,失去了家中的頂樑柱,雖然有不少軍戶家裡還有其他的男丁,但是整理了一下,一千五百戶家庭裡居然有將近六百戶家裡已經沒有男人了,只有孤獨的婦人和年幼的孩子。

看著哭天喊地燒白紙的一幕幕,蕭如薰頓時覺得自己獲得的勝利是那麼的可悲,勝利固然是勝利了,可是這些家庭卻永遠的失去了快樂,沒有男人的支撐,一個家還能算作一個家嗎?而蕭如薰所能做的,也只是盡自己所能,把更多的撫恤親自發給他們,可是這些婦人們捧著銀子依舊嚎哭不止。

此情此景,如何能讓蕭如薰坦然待之?

再不忍心看著這些失去男人的婦人們的嚎哭,蕭如薰轉身離開了這一片居民區,跟在身旁的王輝似乎看出了蕭如薰的傷感,出言勸慰道:“自古征戰哪裡有不死人的?將軍還是不要太過傷感了。”

蕭如薰回想著前世今生那些死去的戰友們,悽愴道:“一將功成萬骨枯,我這一身功名與榮華富貴,是這些士卒以生命換取,但是我所能做的,也僅僅是給她們十幾兩銀子的撫恤,沒了頂樑柱的支撐,孤兒寡母老父老母如何能活?帶著孩子的寡婦改嫁不易,若不改嫁,十幾兩銀子能讓她們堅持到把孩子帶大嗎?他們都是我的部下,而我卻不能為他們的妻兒老小做更多的事情……難怪世人皆言兵者不祥,死生之地啊!”

王輝只有深深歎息。

城外,尤其是南城城關,戰場打掃也在有條不紊的進行,蕭如薰下令所有叛軍和馬匹的屍體全部以火焚燒,不能留,然後著手安排徵調城中民夫修理城牆一事。

一整個白天蕭如薰都在城內各處奔波,直到入夜才得以回家,草草的吃了晚飯,又一頭紮進了書房,楊彩雲擔心丈夫的支撐不住,把從家裡帶來的老參燉了湯端去書房給蕭如薰喝,一進門便看到蕭如薰伏案在寫著些什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