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二十三 主動出擊

麻貴和蕭如蕙帶著五百騎兵二千五百步卒來到平虜城城郊駐紮的時候,遠遠看到平虜城外堆積如山的六千頭顱,無不震駭異常,更有甚者直接尿了褲子,看得麻貴是萬般不快!這裡頭尿褲子的士兵還有他一手帶出來的麻家軍的幾名士兵,實在是丟了他的臉面!

蕭如蕙直接就看呆掉了,好一會兒才合上自己的嘴巴,咽了口唾沫,心中居然對自己那最小的小弟起了一絲敬畏之心。

那可不是什麼九邊將門無恥之輩慣用的殺良冒功等手段得來的,城中居民好端端的活著,這些都是實打實的斬獲,要是不信,你去看看南城門那一片狼藉的樣子就知道了,還有堆在城外沒有燃燒殆盡的屍體也可以證明,更有賊首的頭顱可以作證,實打實的六千級斬首!完全可以付諸史錄下來的大勝!

麻貴更是敏銳地察覺到,此役之後,整個戰況將急劇轉變,叛軍一下子損兵近萬,實力大損,更遑論三千套虜之死震懾河套蒙古人,使蒙古人不敢輕易再次南下,勝利的天平瞬間向明軍傾斜!自己的三千人馬加上蕭如薰部剩餘的兵馬,完全可以組成一支不弱的機動兵力,迅速向西進發,朝叛軍老巢寧夏鎮城殺去,定可極大的震懾叛軍!

蕭如蕙還是唏噓不已。

兩人帶著衛隊入城的時候,遠遠的就看到了城門口一隊軍官正在那裡等候著,蕭如蕙眼尖,一眼就瞧到了站在最前面的蕭如薰,激動之下只和麻貴說了一聲,就拍馬而去,遠遠的就高喊著“四弟”。

蕭如薰也就確定了眼前縱馬而來的英武男子就是自己的二哥,蕭如蕙。

於是蕭如薰也跨步上前,面露笑容,待蕭如蕙上前下馬沖過來,便相擁在一起。

“二哥。”

“哈哈哈哈哈!”蕭如蕙狠狠地拍了拍蕭如薰的後背,然後滿臉笑容的看著蕭如薰,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下蕭如薰:“好小子!好小子!父親沒白教你!三千人廢掉了九千叛軍!好小子!這下子,你這功勞可真的是參天了!我延安蕭氏一族也將名震九邊將門!哈哈哈哈哈!”

“全賴將士用命!不過二哥和麻將軍來的實在是太及時了!方才我還在和部將苦惱兵力不足無法出擊,這下可好,這三千援軍一來,小弟就有底氣向叛軍主動出擊了!”

蕭如蕙一聽就滿眼放光!

“好!這次你小子立了大功,為兄也不能落在你後面!這次出擊叛軍,為兄定要大展身手一次!你我兄弟二人齊上陣,當為一段佳話!哈哈哈哈哈!”

蕭如蕙笑了一會兒,便關切地看著蕭如薰,語氣也變得和緩起來:“我們父子五人天南地北的分開,彼此也難以互相照應,這些年,也苦了你一個人了,當初出任軍職的時候,你還是白麵小生,這一晃幾年過去,瘦了,黑了,面色也粗糙了許多,西北苦寒之地,磨人呐!”

蕭如薰搖了搖頭,微笑道:“寶劍鋒自磨礪出,兄長,這是我們將門之宿命,無可推卸。”

蕭如蕙欣慰地點點頭:“能有這般覺悟,就是名將之始,四弟,努力,莫要讓旁人瞧不起我們蕭氏,瞧不起我們將門!”

蕭如薰狠狠點了點頭。

不一時,麻貴策馬趕到,十幾步的地方,麻貴翻身下馬,快步上前,抱拳就是一個軍禮:“蕭將軍驍勇善戰,大破敵軍,大漲我九邊將門之威風,麻貴實在佩服!”

蕭如薰笑道:“麻將軍過譽了!末將早就聽聞麻將軍的威名,若要論起從軍資歷,末將可要居於晚輩之列了!麻將軍能率軍來援,末將萬分感激!”

麻貴對蕭如薰好感頓生,上前親近了一些:“哈哈哈哈!魏制台接到了蕭將軍的求援信之後,火速命我等前來支援,我等率軍緊趕慢趕,卻沒想到還是沒能幫到蕭將軍,我這心裡實在是有愧!卻是叫蕭將軍孤軍血戰了!”

蕭如薰忙搖頭道:“麻將軍不要這樣說,畢竟末將這被圍,消息也傳不出去,麻將軍此時來的其實剛好合適,末將這裡正在發愁沒有足夠的兵力出擊叛軍建功立業,麻將軍的援軍就到了,實在是來得非常及時!”

“哦?!”麻貴來了興趣:“沒趕上這大戰,我這心裡實在是不好受,既然蕭將軍還有他想,那,願聞其詳!”

蕭如薰伸向城內:“請二位將軍入城,我等入城之後詳細再談!”

三人遂並肩入城。

入了城內的軍營,蕭如薰也把自己的裡的三個手下部將介紹給麻貴和蕭如蕙,這三人這次也是立了大功,其中兩人平分斬殺著力兔的功勞,一人獲得斬殺哱雲副將的功勞,至於哱雲,由於是被鳥銃穿心打成了篩子,所以這個功勞就被大家一致認定給了蕭如薰,因為蕭如薰由於創傷不能廝殺,卻一直在用鳥銃和弩箭擊敵,反正不知道是誰幹的,就是蕭如薰了!

蕭如蕙聞言細細查看了蕭如薰的傷口,發現傷口長勢良好,這才放心,又得知與哱雲大戰之前蕭如薰已經擊敗了土文秀的軍隊,等於是兩次戰勝,更加喜不自勝;麻貴則不無羡慕的說道這次戰後,蕭如薰起碼也是個副總兵了。

總兵副總兵什麼的蕭如薰不在乎,蕭如薰只想著儘快解決這場戰鬥,然後上書請求加入朝鮮之役,據他所預計,現在是三月十八日,距離日軍大規模渡海進攻朝鮮也就只有十幾日的時間了,距離明軍首次出兵相助也不過兩個多月的時間,如果像前世那樣讓這場戰鬥拖到九月份,那對自己也太不利了。

蕭如薰是希望可以在這場戰鬥裡得到足夠的晉身之資,以大戰獲勝的餘威至少在朝鮮之役裡得到一個方面軍統帥的地位,好好兒的和日本的所謂戰國精銳們過過招,萬曆朝鮮之役沒能把日軍徹底打殘而是讓他們的主力成功撤退,讓蕭如薰一直引為憾事,日軍擅長的鐵炮在一開始也給明軍帶來了很大的麻煩,蕭如薰決定要用自己最擅長的戰術好好兒的教教這幫狗膽包天之徒什麼叫做人!

還有一點——蕭如薰絕對不會讓努爾哈赤好過!

“我部剩餘兵馬除了本部一千五百之外,還有一千降卒,我計畫以此一千降卒作為先鋒出戰,而後我兩軍合為一軍,這樣總兵力過五千,就有和叛軍野外爭鋒一戰的實力了,我已著人改造車炮,屆時以數十門車炮為主要火力,或可大破叛軍。”

蕭如薰對自己的車炮十分的信任,這段時間天色很好,估計未來幾日間也不會有雨,蕭如薰慶倖之餘,還有點擔憂,畢竟此時正是春耕之際,蕭如薰已經安排士卒幫助百姓們開始春耕,自己的屯田也要開始耕種,雖然產量不高,但是好歹也能果腹,要是一直不下雨,那可不妙了。

麻貴和蕭如蕙可想不到這些,聽聞蕭如薰在南關城牆設伏,以火器大破叛軍,將整個南關化為屍山血海,嚮往之餘,又有些惴惴不安。

但是五千五百人的兵力,無論如何,也該與敵人一戰,縱使留下個幾百人守城備戰,也有五千人的兵力可以調動,有五千人還不敢出戰,那就是慫包了,更別說魏學曾的命令是“相機出戰”,給了他們臨機指揮的權力,這個權力讓蕭如薰十分的高興。

“叛軍經此一敗,士氣大衰,我在大營裡也聽聞代總兵李昫率軍北渡黃河,正在和叛軍對峙,遊擊將軍趙武也率軍在玉泉等地和叛軍周旋,叛軍實際上已經是兩面對敵,情況堪憂,我軍殲滅他們一支生力軍,更攜大勝擊之,定可勢如破竹!若是打得好,更能起到定鼎之功!”

麻貴十分的分析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