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四十一 魏公妙計安天下

“別提了,要不是這耳朵,我才不會做這個大事呢!我告訴你啊兄弟,我和劉大哥打算把哱拜那賊孫子給……”許朝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姿勢:“怎樣,咱們一起幹吧!”

周國柱假裝大驚失色:“什麼?老哥!咱們可是盟友,哱家父子手下也有不少兵馬,咱們誰也離不開誰啊!這萬一把他們給……咱們能對付魏學曾嗎?”

許朝笑道:“不瞞老弟,老哥和劉大哥剛剛才商量著,把哱家父子的腦袋砍下來掛在城頭,向魏總督乞降保命,該說不說,咱們原先可都是大明軍戶,和那些蒙古韃子不同,咱們可都是漢人,跟著韃子造反,怎麼想怎麼不妥當。

這一次給打醒了,這不,剛剛和劉大哥商量完就來找老弟你了,老弟你把你的人馬帶上,我們三人的人馬加在一起超過了一萬人,只要幹掉了哱家父子,至少又有四五千的人馬可以聚集,一起投降,就算封不到官兒,能活命也好啊,咱們多藏些金銀珠寶,改頭換面到江南甚至嶺南去生活,也好過在這裡風餐露宿吃沙子吧?”

如果哱承寵沒有來之前,周國柱會很心動,邊軍的生活實在是非常苦,但是聽到現在,許朝還是沒有把他們和魏學曾商議的事情告訴周國柱。

“老哥就這樣確定魏學曾能放過咱們?當官的卸磨殺驢的事情咱們也沒少見過,真的可信?”

周國柱最後確認一下。

許朝頓了一下,才開口道:“咱們只要把髒水往哱家父子身上潑,咱們最多是被裹挾從賊,其實根本就不想叛亂,是的!如此一來,魏學曾還真能當著將近兩萬的降卒面前殺了我們不成?他還要不要戰功了?老弟,你跟著老哥,一萬個放心!咱們聚兵一處,殺了哱家父子,收了他們的人馬,然後投降,去江南過快活日子,豈不美哉?”

周國柱笑了,端起了酒杯奉給了許朝:“老哥所言即是!那好!老弟就跟著老哥幹了!來!咱們幹了這一杯!”

許朝大喜過望,接過酒杯就是一仰頭,一口悶幹了杯中酒水,大笑道:“哈哈哈!痛快痛快!哈哈哈哈……唉?老弟,你怎麼不喝啊?”

許朝有些奇怪周國柱怎麼不喝酒。

周國柱露出了笑容:“哦,沒問題,這就喝,這就喝。”

說完,周國柱把酒杯一倒,灑在了地上,然後,把酒杯丟到了地上,許朝心思百轉,瞬間清醒過來,驚訝不已的看著周國柱,一個疑問剛要出口,說時遲那時快,一點寒芒閃過,一把匕首準確無誤的插進了許朝的膛,許朝只覺得口一悶,一痛,渾身的力氣仿佛流水般消失……

“為……為什麼……”

雙手握住了這把匕首,許朝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口,試圖阻止鮮血噴出,但是並沒有什麼卵用,他的力氣不斷的消失,消失,直到他漸漸模糊的視野裡,出現了一個提刀男子,他的眼眸猛然瞪大:“哱承寵……你……你們……”

“是你們自己把周兄排除在外,給了我機會,我先和周兄定下了生死同盟,許朝,用你們漢人的話來說,你們不仁,別怪我們不義,你先走著,很快,你的好兄弟就會去見你了!”哱承寵猛然舉起戰刀,一刀橫批過去,一顆頭顱應聲落地,滾了好幾圈,那無頭屍體轟然倒地,血如井噴。

“許朝死了,劉東暘呢?”

周國柱冷冷看著那往外噴血的無頭屍體,詢問哱承寵。

“家父和兄長自會去解決劉東暘,周兄,點起兵馬,我們去把劉東暘的親信部眾整理整理,免得鬧出亂子,如何?”

周國柱站起身子,似是惋惜似是感慨的歎了口氣:“我還有別的路可走嗎?呵呵呵呵……走吧!只能一條道走到黑了。”

哱承寵看著周國柱離開的背影,還有許朝的無頭屍體,曬笑一聲,跟上了許朝的腳步。

是夜,城中有兩處地方傳出刀槍劍戟互拼的聲音,但是聲響都不大,持續時間不長,很多人並沒有聽到這樣的聲音,很多軍隊也並不知曉,直到第二天一早,很多士兵醒來的時候赫然發現他們的旗號被改掉了,他們的將軍換人了,他們的戰友也消失了不少。

然後他們才知道,他們的首領之一,劉東暘和許朝,已經命喪黃泉,寧夏城內已經發生了驚天變動,他們,每一個人的生命都會被改變。

“告訴南門守將,往天上放幾支響箭,然後擂鼓。”

哱拜對自己的親兵這樣說著,然後和兩個兒子還有周國柱一起,奔赴南城城門。

等他們登上城門的時候,明軍大營已經動了起來,在他們看不到的地方,人頭攢動,明軍似乎又增兵了,營帳也變得更多了,延綿的距離更長更厚,殺出重圍的機會更少了,然而這並不能阻止哱拜拼到底的決心,他為了求生,已經不顧一切了。

明軍大營內,一大早,明軍士卒剛剛吃完早飯準備列隊攻城,就聽到了寧夏南城門口響起了響箭的聲音和擂鼓的聲音,感覺像是叛軍要出擊一樣,明軍士卒緊急集合,但是結果卻發現城門關的死死的,一點縫隙都沒有,倒是城頭出現了很多的叛軍。

魏學曾接到了報告,心臟忽然狂跳起來,他知道,出現了這樣的奇怪的現象,只有一個解釋——劉東暘和許朝得手了!哱家父子死了!他們即將開城投降,叛亂即將被兵不血刃的解決掉,他將成為這一次最大的功臣,極有可能被召回京城出任更高的職位,比如兵部尚書!

葉夢熊梅國楨和蕭如薰等明軍主要統帥全部出現在了南城門處,蕭如薰建立的明軍土營一般是和士兵們攻城的進度一起挖掘地道,以免被賊軍探聽到。

所以士兵們準備攻城,土營也開始準備挖掘地道,抵達挖得很順利,五條地道暫時一條都沒有被發現,最快的已經完成了五分之四的進度,最慢的也完成了一半,大約最快還有三四天就可以準備爆破了。

火藥也到齊了,差不多有三萬斤左右,魏學曾把整個寧夏的火藥全部調集而來,據說還有陝西和大同的火藥庫存正在運送而來。

蕭如薰正準備安排土營開始工作,結果就聽到了叛軍的異動,覺得奇怪的蕭如薰也出現在了軍隊前列,觀察著賊軍城頭的一舉一動。

“這是怎麼了?”

梅國楨穿著盔甲騎著馬來到了蕭如薰身邊,蕭如薰搖了搖頭:“不知道,剛才聽到響箭的聲音和擂鼓聲,還以為叛軍要出擊了,結果沒有。”

“那這是怎麼回事?叛軍要做什麼?”

梅國楨奇怪的詢問著,這種事情蕭如薰自然不知道,只能搖頭表示自己什麼也不知道,梅國楨疑惑著一轉頭,就看到了不遠處的魏學曾,然後眉頭就皺了起來——無他,魏學曾的臉上是激動之色,滿滿的激動之色,似乎正在期待著什麼,這個事情,難道魏學曾知道原因?

不多時,城頭再一次響起了戰鼓聲,還有士卒的呼號之聲,明軍列陣戒備,嚴陣以待,卻只見得甕城城頭上從上而下墜落了一幅又大又長又寬的白綾,下方系著一根繩子,繩子上還吊著兩個物件,這白綾上面寫著大大的漢字,足以讓相隔較遠的明軍首腦們全部看得一清二楚。

“多謝魏總督賞賜白銀三萬,哱拜特以劉、許二人頭奉上,告知魏公,若要城,以兵來取”

這時,明軍一方才看清楚那下面吊著的,是兩顆人頭!

而後,城頭似乎傳來了陣陣的轟笑之聲,但細細一聽,又覺得不是,再一聽,居然是話語。

“魏公妙計安天下,賠了銀子又折兵!魏公妙計安天下,賠了銀子又折兵!魏公妙計安天下,賠了銀子又折兵……”

“什麼?!”

梅國楨大喊一聲大驚失色,蕭如薰也大驚失色,紛紛看向了身側不遠處的魏學曾,魏學曾身邊的葉夢熊也極其驚訝的看著魏學曾,明軍將校都十分驚訝的看著魏學曾。

此時此刻,魏學曾的臉漲得通紅,氣喘如牛,仰天大吼一聲“狗賊!!!!”

繼而一口逆血噴出,墜馬不省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