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五 視察軍營

由於叛軍數量眾多,而自己手裡軍兵不過三千,臨時拉上來的兩千多民夫戰鬥力還不如空氣,之前的一戰蕭如薰擊退土文秀之後已經放棄了城外全部的軍事據點,除護城河與拒馬還有一些鐵蒺藜之外,城外已無明軍力量,方圓數百里之地也找不到建制明軍,除了固守待援之外沒有第二條路。

所幸蕭如薰的確是家學淵源,知道糧食的重要性,平素裡對糧食的管控極嚴,是把自己從蕭氏家族舊部親隨帶出來的一百老兵分出十人專管軍糧倉,以備不時之需,按照帳面記載,此時此刻軍糧倉庫存糧足夠全城軍民使用四個月。

走進糧倉,看著堆積約有兩三個人那般高的滿滿當當的糧囤,蕭如薰微微點頭,轉瞬之間卻又想起歷朝歷代那些糧吏欺上瞞下的手段,雖然管理軍糧倉的糧吏是自己帶出來的蕭氏舊部親隨,卻也難保有人見錢眼開,欺上瞞下,若是發現的不及時,恐怕就糟了,軍隊打仗,首先最重軍糧,軍糧有失,則必敗無疑。

一念至此,蕭如薰拔出佩劍,一劍刺在了其中一袋糧食上,刺破一個小口,接下一捧粟米,細細看了看,聞了聞,蕭如薰對這些作物可謂是相當熟悉,畢竟末世之後生產物資都需要自己耕種,末世之後,蕭如薰已經不是末世之前那個四體不勤五穀不分的大學生了。

挨個地走到每個糧囤之下,或左或右或上或下,時不時的來上一劍刺破小口,觀粟米顏色,聞有無黴味,每個糧囤都走了一遍,這才最終確定糧食的真實性,若是這樣檢查他們還能作假,那蕭如薰也無話可說。

勉勵了一下守糧倉的親兵們,蕭如薰感受了一狀況,又來到了城西軍營。

平虜城本身就是一座軍城,以軍隊駐守為第一要務,城內民眾多為軍屬家眷,人數不多,城西一大塊空地則劃為軍營,平日裡駐軍一千,而現在已經進駐了二千五百多士兵,蕭如薰手中能用的戰兵也就是這個數量,剩下的五百多在之前的一戰裡都戰死了。

只一眼遠遠看到軍營,蕭如薰就知道自己這位便宜前任治軍較為嚴謹,遠遠望去,軍營就能給人一種肅殺之感,旌旗飄揚,軍營外能看到看守士卒與巡查士卒,有號角聲與軍士喝喊之聲,似乎還有訓練,軍營外左側空地上有一些民眾提著籃子和一些身穿深紅軍裝的士卒說話,大概是親人來慰問,光這一點就讓蕭如薰很滿意——軍營重地,豈容民眾進入?

前世在倖存者基地內,蕭如薰帶領自衛隊的頭號規矩就是親人探望不能入軍營內,軍營內為機密之地,擅入者必將被處死。

蕭如薰策馬向前,守衛士卒遠遠望見身著紅裝黑甲的蕭如薰策馬而來,便有三五人持械迎上,一見是蕭如薰,立刻單膝下跪行軍禮:“屬下參見將軍!”

蕭如薰示意親兵扶他下馬,用手捂住傷口以免傷口崩裂,下馬站定,便說道:“起來吧!帶我入內。”

立刻有兩名士卒跑到營門口,然後一名士卒往營內跑,一名士卒往這裡跑來,到蕭如薰面前抱拳行禮:“將軍請!”

蕭如薰點點頭,帶著親兵緩緩入營內,走著走著轉頭看見那些正和親人聊得火熱的士卒,頓了一下,然後對身邊一名親兵說道:“你去全城通報,告知全城百姓賊軍不日即將複來進犯,近些時日城中禁令加強,非戰時,只有日間自辰時三刻起到未時三刻方能離家,過時如在城中出現遊走,以細作論處,絕不姑息,戰時務必緊閉家門不出,有出者也以細作論處!另自今日起,直到戰事結束,禁止軍屬探訪。”

親兵單膝下跪喊了一聲“諾”,便飛也似的跑到後方騎上快馬朝某處奔跑而去。

蕭如薰這才放心的前往軍營,這些戰時條例他都是滾瓜爛熟的,不僅有用,而且十分有必要,為了穩定軍心保持戰力,保護民眾不受傷害,這些條例是務必要貫徹落實的,否則蕭如薰又如何能在法律失效的末世裡帶著八萬多人求生存呢?

軍營內,營房眾多,多為木質,想來這裡是常駐軍營,所以是木質,行軍軍營基本上都是帳篷,只有柵欄以木制,軍營內隨處可見成列軍兵巡邏四處,並未因蕭如薰的出現而有什麼萬人空巷的追星行為之類的,這才是訓練精良的好兵,知道自己的職責,蕭如薰對這些軍隊的軍事素質相當滿意。

不一時,見三名身著盔甲披風的將領模樣的人連袂而來,左側那人身材高大高出其餘兩人一個頭,中間那人是個面目粗曠鬍子拉碴的大漢,右邊則是個面色白淨的年輕人,蕭如薰便知道這應該就是那三位軍中千總,其中一名趙虎是自己的副將,其餘兩人分別是陳燮與王輝,是軍中自己的左膀右臂,不過此時這三人到底誰是誰蕭如薰是分不清的。

三人面帶激動之色的走上前,蕭如薰便帶上微笑,三人離近幾步,齊齊單膝下跪抱拳行禮:“末將參見將軍!”

“快請起!”蕭如薰抬手虛扶,三人遂起,面帶激動之色的看著蕭如薰,居中之人更是虎目含淚,激動道:“將軍無恙,末將就放心了,末將無能,居然被賊軍炮火震暈,以致將軍需要親自率軍出戰,末將……末將死罪!!”

說罷便又要下跪請罪,連帶另外兩人也要下跪請罪,蕭如薰連忙扶住大漢,溫聲道:“不可!”

那高大將官開口道:“此事要怪也是怪屬下,不能怪罪趙副將,若不是屬下未能保護好將軍,將軍也不會……”

右邊那年輕將官也開口道:“更不能怪陳千總了,是屬下未能及時率軍突破敵陣,致使將軍孤軍奮戰,是屬下之罪過!”

這一番相互告罪下來,蕭如薰也算是弄清了三人的身份,大漢是自己的副將趙虎,表字伯威,高大軍官是陳燮,表字元德,面色白淨的年輕軍官是王輝,表字子恒,三人都是有戰功在身,跟隨自己兩年且戰績不弱的人。

之前破土文秀的一戰,趙虎身先士卒斬敵軍首級二十三,勇不可擋,只是衝鋒陷陣時被敵軍火銃餘威震暈,不能獲得更大的功績;陳燮斬首十七,王輝斬首十六,都是勇將,敢打敢拼的一類,之前的蕭如薰帶兵有方,麾下戰將可用,可算是免除了如今這位蕭將軍的極大憂患。

軍兵可用,可一戰,蕭如薰就有守城的把握。

“你們三人一個為一個罪,那我也要為你們罪了,此事全都是我貪功冒進之失,不想看到土文秀活著離開,不怪你們,你們可以整軍備戰,安定軍心,已經是最大的功績了,如今賊軍雖然退卻,但是必將捲土重來,到時來犯敵軍可能更多,我等可要做好準備,同舟共濟才是!”

蕭如薰微微打了下腹稿,張口便說了一番漂亮的話。

“末將領命!”

三人齊齊回復。

而後蕭如薰就和三人在軍營裡走動起來,一邊觀看軍營佈置,一邊問一些關鍵的問題。

“如今我軍可戰兵卒還有多少人?”

“回將軍,二千五百一十六人可戰。”

“軍械可都齊全?刀槍劍戟弓弩箭矢可有短缺?”

“軍械齊備,武庫完好,有弓弩一萬張,箭十七萬支,這些都是將軍多年儲備,此刻正好派上用場。”

“那火器呢?火器有多少?火藥有多少?之前一戰耗費多少?”

蕭如薰問出了自己最關心的問題,接下來的守城戰裡,火器的作用是不可或缺的。

趙虎和陳燮看向了王輝,火器似乎是王輝負責。

“回將軍,戰前計數,我軍有葉公神銃十,二將軍炮十,佛朗機銃五十,鳥銃一千二百支,火藥並鉛子六千斤有餘,另有三眼銃、五雷神機、一窩蜂等未曾計數,之前一戰將軍未曾大用之,只是調動佛朗機銃二十助戰,所以現下還有大量火器可用。”

蕭如薰點了點頭,這不大的平虜城,火器裝備倒是頗為豐盛,之後的戰況也有了些許的把握,而之前的大戰卻未動用大量火器,這是什麼情況?

“只是……”

王輝欲言又止,蕭如薰最怕這只是,忙問道:“只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