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三十九章 出城開始

陽光時代有個有名的喜劇演員說過一段經典的臺詞:我餓了,看見別人手裡拿個肉包子,他就比我幸福;我冷了,看見別人穿了一件厚棉襖,他就比我幸福;我想上茅房,就一個坑,你蹲那兒了,你就比我幸福。

如今楚雲升就面對這個問題,當不遠處亂哄哄地人群,吸引走了樓下那只詭異的觸角怪,他忽然覺得自己比那群人幸福。

面對外面亂糟糟的情景,楚雲升當即決定不再轉移其他地方,那三隻赤甲蟲和觸手怪一時半會,或者永遠也不會回到這裡,外面實在太亂了。

如此大的商場,想要尋找一件單間作為制符場所並不困難,楚雲升將餘小海和林水瑤丟在了單間門外,獨自在房間裡,接著手電筒的燈光,細心地籙制攝元符,他對這個過程已經輕車熟路,沒有耗費多少時間。

將正好六隻的赤甲蟲元氣吸收乾淨,楚雲升清點了物納符,裡面剩餘著大概十五隻蟲子的屍體。

戰甲破損需要新的甲殼補充,他立即動手將赤甲蟲的甲殼分離出來,取出戰甲符將甲殼一一淬煉,直到破損的地方完全恢復如初。

新的攝元符攝滿六隻火焰紋,可以補充他大約十二個量的元氣厚度,其中六個仍需要分配出來製作新的攝元符,他能用來殺蟲子的只有六個元氣量。

楚雲升暗暗著急,照這樣的消耗,他始終無法積累出多餘的攝元符作為備用,為今之計,只能儘量靠自己修煉來輔助恢復元氣,另外還有餘小海可以殺死三隻赤甲蟲的份額,只不過餘小海的能量恢復速度恐怕比他還要慢。

什麼時候才能到二元天的境界呢,楚雲升常常做夢都覺得自己到了二元天之境,只要區區兩個元氣厚度就可以製作一張攝元符,或者花上更多的元氣製作三階的可重複使用多次的攝元符。

一元天境界每次都要浪費六個量的元氣厚度,去製作一張一次性的攝元符,讓楚雲升一直心疼不已!

要抓緊修煉自己才行!

修煉需要錘煉自己的各個,對元氣完全吸收施放能力,所以他必須先用攝元符補充滿元氣,然後再消耗六個去籙制元符,最後將攝元符上剩下的一個半火焰紋元氣吸收入體內,過程雖然繁瑣,但是他已經習慣了。

當他有條不紊的依次忙好這些事情,推門出來,就聽到餘小海小聲向林水瑤打聽關於她的八卦新聞。

諸如她是否和某個男明星真的有一腿,又如她和寶島的某個富豪的少爺是否有過約會等等,楚雲升都不知道他那裡來的那麼多的八卦!

見到楚雲升出來,餘小海驚訝地看著楚雲升恢復完好的戰甲,嘖嘖稱奇道:“楚哥就是楚哥,什麼時候都能化腐朽為神奇啊!”

楚雲升知道他嘴巴囉嗦,也不理他的馬屁,徑直說道:“我先說一下我的計畫,你們兩個有權利提出意見,但沒有決定權。”

餘小海倒是無所謂,一副你咋說咱咋幹的樣子。

楚雲升也不管一臉平靜的林水瑤到底在想什麼,飛快的說道:“現在距離部隊最後撤離不到五十小時,我們必須跟隨大隊人馬一起出城,小海駕駛摩托,我做中間,林大演員最後!所有行動同一聽我指揮。”

余小海表示完全沒有問題,林水瑤卻是秀媚微簇,心道:這個大男人居然好意思讓自己一個女孩坐在最後面,自己坐在最安全的中間位置。

她卻時不知道,楚雲升坐在中間,起碼可以依靠餘小海穩定身形,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時間去恢復他的元氣。

不過林水瑤也沒有說什麼,她知道所謂沒有決定權的提議權,基本就是擺設,自己沒什麼能力,還是順從一點好。

不過,她最後依然莞爾一笑的反抗了一句:“請不要叫我演員,我其實是一個模特。”

楚雲升揮了揮了,毫不在意地說道:“在我們老百姓眼裡都一樣。”

沒等林水瑤辯解,楚雲升變魔術地一樣拿出許多食物,直看的她口瞪目呆。

餘小海已經見識過了,毫無反應,反倒現出林水瑤大驚小怪了。

逃亡之路馬上就要展開,三人必須補充好體力,尤其楚雲升,戰鬥量巨大,消耗也非常驚人。

三根火腿腸,一個金槍魚罐頭,三塊麵包,兩盒達能餅乾,甚至還有幾個真空包裝的鹵雞蛋!

楚雲升給餘小海和自己一人又搞了一瓶紅牛提神,他估計可能會連續趕路。

除了特別情況下,楚雲升一般正常進食,食物對他來說比較穩定,但是對於餘小海和林水瑤來說,就完全是另外一種經歷了。

他一面吃東西,一面想事情,所以等他才吃下一半麵包的時候,才“氣憤”地發現余林二人已經瓜分完畢他喜愛吃的金槍魚。

楚雲升只能暗罵一聲:都是吃貨!

跟上人群並不難,每過一段時間,就有一群從附近匆匆路過,方向都是向西邊的出城方向。

楚雲升取出摩托的時候,這次林水瑤克制了自己驚訝,很好的表現除了平靜的心態,反倒是餘小海低聲驚呼:“楚哥,咱那個摩托不是壞了麼?你修好了?”

“這是新的。”楚雲升解釋道

餘小海豎起大拇指,歎道:“楚哥,你說當初我要是聽你的,傾家蕩產地準備物資,那該多好啊!”

林水瑤這是第二次聽到餘小海談到有關楚雲升未卜先知的事情,眼睛閃出一道明亮,連忙豎起耳朵。

楚雲升卻沒繼續這個話題的一絲,他拍了怕餘小海的肩膀道:“後悔無用,有這功夫多琢磨一下你那個廢物能力,說不定什麼時候還能廢物利用起來。”

餘小海臉一紅,趕緊閉上了嘴巴。

楚雲升小心翼翼地出了商廈的大門探看了一下,一路人數眾多的隊伍陸續不停的路過前面的街道,他招了招手,三人騎上摩托,朝著最近的一批人群迅速的靠攏。

這個一隻奇怪的隊伍,人很多,分很多批前前後後,都是年輕人。

楚雲升正在暗自納悶,餘小海跟隨隊伍,已經迅速的和隊伍中的一個女孩聊上了。

原來這是東申大學的學生,因為在12月23日的時候,學校學期尚未結束,學生都沒有放假,後來連續的太陽消失,直到28日全球陷入黑暗,學校外地學生大都困在校園,直到現在接到通知,全校決定,大規模的準備向金陵城出發逃難。

學生的行動還是非常有組織的,在學校的安排下,教師和教師家屬為兩隊,學生各系組合為單位,為各小隊,在部隊派來的坦克,以及十幾個自我覺醒的學生掩護下。

東申大學是申城最大的大學之一,原有三萬多名在校外地學生,聽女孩的介紹,有很多人慘死在赤甲蟲的攻擊下,加上走散的人,現在一起出城的大約不到兩萬人。

楚雲升心想,難怪這批人,前面看不到頭,後面看不到尾,浩浩蕩蕩的。

現在天空時常有著朦朧地微光,是原來陽光時代的中午還好些,到了本來的夜晚就又是漆黑一片。

大量散亂的人類從樓房裡鑽了出來,加入這個龐大的隊伍,人數變的越來越多,部隊和校方的代表,站在在混亂的人群中,不停地喊話徵召覺醒的人類,加入護衛隊。

途中遇到過幾次赤甲蟲小規模的襲擊,都被趕來的部隊和覺醒的學生擊退,當然死亡時不可避免的。

--------

覺得字數少的兄弟,先收藏養著吧,過陣子就能殺了,嘿嘿。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