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12章 提升

斑斕猛獸一愣,眼前的生物速度好快,與那些飛蟲相比,絲毫不差。

生死關頭,林西索突破了極限,將速度發揮得淋漓盡致。只覺耳邊生風,兩邊景物快速向後面倒去,時間不大已經聽到潺潺流水聲。

奔跑途中,每一步都有五六米遠,就好像一頭健壯的羚羊,詭異的跳躍式前進。

斑斕猛獸速度同樣不慢,不過它在發威之前總要醞釀片刻,所以為逃生帶來了希望。

“近了,還有三百米,生死在此一舉。”

此刻,林西索已經顧不得突然之間展現出來的奇異能力,依稀聞到血腥味,只見河面上飄著大量人類屍骨,許多小獸正在瘋狂啃噬,如果不是背後危險臨近,肯定會被這一幕驚呆的。

“原來是怪獸窩,巨獸殺人時那樣兇狠,對付一隻超級吸塵器應該沒有問題吧?”念頭一閃即逝,林西索轉瞬間已經抵達岸邊,斑斕猛獸見到河面上的情景異常卻又不願靠近,遠遠張開大嘴吸了起來。

狂風呼嘯,林西索撲向一處灌木緊緊抓住枝幹。一頭小獸被吸力席捲從眼前飛過。河水快速拂過,只覺皮膚火燒火燎,險些失去意識。

“我的天啊,這些河水好歹毒,就算不死也層皮。”林西索心中驚呼道。

吸力來得快,去得也快。斑斕猛獸“吧唧,吧唧”不停蠕動大嘴,似乎很愜意。

“昂,昂昂昂……”淒厲怪叫幾乎刺破耳膜,河水中沖出一道身影,龐大的身影快速沖向斑斕猛獸。

暈暈地看了一眼,正是先前幹掉大隊少年的巨獸,那些小獸外形與它差不多。既然小的受了欺負,甚至慘遭吞噬,老的自然出來報仇雪恨。林西索有些惡意的想:“最好同歸於盡,尤其是超級吸塵器,把我逼得這麼狼狽,你也別想好過。”

片刻工夫,兩頭怪獸跑遠了,不時傳來撞擊聲,對於它們的勝負林西索並不感興趣。此地不宜久留,被河水淋到以後狀態變得極為糟糕,神智也開始有些不清醒。必須儘快找到安全地點用清水擦拭,再休息兩個小時以求度過難關。

林西索搖搖晃晃向前走去,汗毛快速落,毛孔滲透出細小血絲,找到一道岩縫擠了進去,連忙進行緊急醫療。

水囊和食物在逃難當中損失掉一部分,現在哪管節省不節省,將綠色蛋殼擺在附近,清水澆頭,同時抽出醫療葉片大嚼起來。

“呼,好險!差點完蛋。”林西索覺得狀態略有回升,不大放心又啃了一片葉子。想起奔命時自己奇特的跳躍方式有些摸不著頭腦。

“奇怪,難道世上真有奇跡存在?當時感覺十分輕盈,周圍的重力減弱不少,似乎與乘坐逃生艙時失重狀態比較貼近。如果能夠維持那種速度前進,十天當中趕到指定地點不在話下。”

林西索起來,不等體力恢復就跑出岩縫嘗試,發力狂奔。可是與普通奔跑並無不同,一步五六米的情景再也沒有出現。

“呼,好累,上天降下一塊餡餅,吃了一口又收了回去。不對,光腦曾經說過在人類當中有一些特殊存在,剛剛出生就具有超常能力,我在地穴中常年行走,又經歷了一次基因微調,也許某些能力已經被引發出來,只是不知道而已。對,一定是這樣。”

用心回憶當時的狀態,想了良久終於露出一絲微笑,要說與平時有什麼區別,那就是精神高度集中,仿佛每次落腳都經過千百次計算,而每次起跳各部分自然而然協調,使動作變得流暢,如此才僥倖逃

“好,集中精神,深,我一定能成功,一定能成。”

林西索不知不覺正在催眠大腦,眼神雪亮,盯准前方邁出了第一步,之後又邁出第二步,第三步。

“轟”人影砸進岩石,速度實在太快了,比逃命時還快。輕輕一躍竄出去十幾米遠,你說可怕不可怕?相應的,思維跟不上速度,又是第一次進行嘗試,所以撞得頭破血流。還好吃了醫療葉片,傷勢基本上被穩住了,不會造成惡劣後果。

抹掉汗水,有些遺憾的想著:“真可惜,這種匪夷所思能力不能常用,因為對體能要求極高,消耗大得離譜。這麼多年以來做事情還是那樣魯莽,剛才幸好沒有波及到電子鎖,要不然肯定吃不了兜著走。”

林西索自省的同時,喜悅之情難以言表。不能常用並不代表不用,相信在規定時間完成星盜的要求不算難事,能力的出現對困境大有幫助。

再次上路之後遇到溝壑或者難以跨越的障礙物,施展神奇奔跑跳過去即可,從而節省了大量時間。

裂谷範圍沒有所謂的黑夜,因為該星除了繞恒星運轉並不自轉,所以衡量時間完全靠感覺。

漸漸的,趕上了其他人。不論斑斕猛獸還是河中巨獸,並不僅僅一兩頭,它們習慣攻擊大隊人馬,強大吸力面前又有幾人能夠倖免於難?所以大家儘量分開行走,再也不敢聚到一起。

也許前路上的危險被先行者淌平了,也許是那些怪獸吃飽了,總之直到第七天順風順水,超越了大部分同齡人,位置已經比較靠前。

又一次累得夠嗆,掃視四周找到一片叢林,“噗通”一聲坐到地面,從袖子中拿出珍藏已久的水囊,打開封口淺淺抿了一口,充其量只能算是潤喉嚨。

小心地將水囊放回原處,取出僅剩的一枚乾癟蜜菇孢子,吞咽下肚。

食物和水只剩下這麼多,再怎樣節省也趕不上消耗,林西索暗自嘀咕:“是不是找個倒楣的傢伙,搶上一票?”

剛剛這樣想,一塊拳頭大小的石塊帶著破空聲砸了過去,就勢一滾躲了過去。

“嘿,警惕性不賴嘛!臭小子,識相的快把水囊拿出來,我剛才看到了,你有清水,而且還有食物。”

對方手中拎著石塊,身材魁梧,看來比林西索“積極向上”的少年大有人在。

免費贈送一記白眼,搖了搖頭說道:“食物沒了,水我留著自己喝。估計你身上也沒什麼油水,在我沒有發怒之前,還是快些離開此地,否則後果自負。”

“媽的,臭小鬼,敬酒不吃吃罰酒,活膩歪了是不?讓你看瞧瞧老子的厲害。”

話音剛落,石塊迎面砸來,又急又猛。

總覺得眼前這名少年有些不同,此人手臂上的肌肉似乎太過發達了一些,與顯得格格不入。晃了幾晃,躲過石塊,瞬間切到近前,跳起身來借助重力發動猛擊。

“嘭”兩隻拳頭碰到一起,林西索當即就撞飛出去,整條手臂酸麻,緊握的拳頭暫時失去知覺。

反觀對方,退了十幾步遠,極力穩住身形,目光中很是吃驚。

“臭小子行啊!我是角牛綠洲力氣最大只人,這雙拳頭可以與角牛硬撼,多少人被我活活拍死也不能令我後退,而你是第一個。”

林西索活動了一下拳頭,值得慶倖的是骨頭沒有碎,反手抽出匕首,集中精神盯住對方一舉一動。鄭重的說:“最後問一句,是離開還是交手,自己選擇?”

“咦,還隱藏著匕首,難怪有恃無恐。不過小子你不要得意,我這雙手臂就是最佳武器,水囊本大爺要定了,不給就去死。”

林西索沒有多亟話,陡然間身形動了,地面上出現幾個深深腳印,之後像長了翅膀一樣低空滑行,寒光閃過。

“噗嗤……”,魁梧少年的喉嚨噴出鮮血,他本想抬臂抵擋,看到的卻只是殘影。

這名來自角牛綠洲的古怪少年顯然在臂力上非比尋常,扔出的石塊又准又狠,一定是經常練習的結果。如果避而遠去,林西索不敢保證被飛石砸到後還能安然無恙,所以恐嚇勸阻不成,只好採取這種極端方式解決問題。

看著地面上的鮮血,怔怔的出神。很顯然,活下來的少年不是擁有奇異之處,就是適應能力恐怖得驚人。而且在惡劣環境中想要生存下去,就要不斷激發生命潛能,快速進行提升。自己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嗎?再看看倒在血泊中的少年,他的雙手常時間接觸含有放射性元素的石塊一點變化沒有,此事透著古怪。

回憶從光腦那裡學到的知識,思考良久找不到答案。星盜似乎是想以這種殘酷方式挖掘出人類當中的進化者,可是目的何在?為了增添新鮮血液嗎?顯然不大可能。第一,傳聞中沒有聽過類似事件發生。第二,仇恨的種子已經埋下,難道星盜首領不怕養虎為患?

“算了!不管這背後有什麼陰謀,只有堅定不移活下去才能完成孔雀臉的心願,不過在那之前必須先獲得自由,並且增強實力。飛蛾撲火的事情還是少做為妙。”

風沙驟起,裂谷中開始變得不平靜起來,氣候條件正在惡化,這對於土環星少年來說,無疑是傷口上撒鹽。

半個小時後,林西索站到一處岔路附近躊躇不前,這裡正是記憶中比較模糊的區域,向左還是向右?很難抉擇。

正在這個節骨眼上,身後傳來腳步聲,雖然風聲較大,但是仍然聽到了。轉回身去打量來人,臉色微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