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19章 奇藻

未知的天地,原始的行星,這裡尚未出現普遍的生命形式,天空異常昏暗。

“呸,呸,滿嘴灰,出來大概三十幾公里了吧?”林西索望向身後,環形山已經沒影,還好腕表定位系統不賴,有個大體方向就能走回去。怎麼著也得多呆兩天,第一步先提升體能極限,從慢跑開始。

林西索沒有選擇餘地,只能從速度上作文章。認准一個方向小步奔跑,不多一會驚奇的站住了身形。

一處淺淺水窪中看到幾條不停蠕動小蟲子,這是第一次在該行星見到活物。

“原來不是真正的原始,已經有一些生命誕生,好像是降雨帶來的蠕蟲,沉船村光腦說得對,生命絕非偶然而是必然!”

林西索攀岩而上,看到一眼泉水,只是那泉水呈暗紅色,好像摻雜著大量鐵銹。

“看來水源不大好找,還沒有雨水乾淨!總要找個地方先安頓下來。”正此時天空烏雲密佈,林西索縮了縮脖子,鬱悶的想:“不用找了,今晚要在雨中度過了。”

雨水傾盆而下,讓人瞬間成為落湯雞。林西索躲入一處山岩,抹了抹眼睛,心說:“這是雨嗎?簡直是飛流直下的瀑布。”

“轟隆”閃電劈在山巔,隨後雷聲震耳欲聾,比電擊槍的威力大多了,集群閃電恐怕飛船也吃不消。

苦苦挨到半夜,雨水非但沒有減小,反而更加肆虐,在這種天氣很難分得清東西南北。泥水夾雜著山石滾滾而下,林西索心頭一緊暗道:“不會吧!這種堅固石山也有泥石流?”

“嘩啦啦”小塊碎石有腦袋那麼大,大塊的就更不用說了。

“運氣真背,有句古話是說君子不立危牆之下,咱也別傻杵著了,趕緊閃人吧!”

腳下輕點,在電蛇照耀下橫移出去五六米遠,暴喊一聲,集中精神,踩著搖搖欲墜岩石切入雨簾。

人的潛力無窮大,雖然林西索跑出環形山有些亂來,但是與強大自然做鬥爭確實對他很有幫助。

不知什麼時候來到一處平緩地帶,由於衝力太大,整個在淤泥中滑了出去。

“呼,呼,一絲力氣都沒有了,躺在泥裡的感覺蠻不錯。”林西索的意識逐漸模糊。雨還在下著,雷聲快速遠去,天地間露出微光,黎明到了。

翌日,烈日炎炎,泥沼上冒起水泡,難聞的氣體蒸騰而起,隨後快速四散開來。

每次暴風雨過後都有幾天碧空如洗,今天也不例外。泥地裡猛然一動,林西索坐了起來,“哇”的一聲嘔出泥水,清新空氣進入肺部,感覺好受不少。

“這是什麼地界?雨裡四處都不安全,沒頭沒腦跑到此地,累倒前甚至沒來得及看上一眼,前面居然有一片湖泊。”林西索驚奇的張望。

湖泊不大,真正引起注意的是湖面上飄著大量藻類,大部分呈草綠色,少部分微微發紫,湖邊空氣顯得十分純淨,顧不得滿身淤泥,好奇的走了上去。

“菌類見得多了,藻類還是第一次見,要是能吃就好了。好傢伙,這麼一大堆。”

林西索可不會把水藻當成食物,通常來講藻類是原生生物界真核生物,能夠進行光合作用。然而那僅僅是通常,這個陌生的地方誰知道會孕育出何種毒物?

雖然人類進入星際不停的增加抗體,在無數代科學家努力下,整體素質得到質的飛躍,但是宇宙中仍有許多莫名其妙生物和物質,輕則被不知名病毒纏身,重則當場氣絕身亡,所以萬事小心為妙。

“環境倒是不錯,決定了,就在湖邊修煉吧!”少年意氣風發,覺得全身都是力量,肚子很不爭氣的咕咕叫了起來,真的好餓。

林西索拿出食物胡亂吃了幾口,經常在野外行走,食物自然經過一番處理,不會被雨水淋到。

邊吃邊衣服,全身髒兮兮的,找到一處乾淨水窪簡單清理,周圍沒有人,也無所謂。

幾個月時間頭髮已經長到肩膀,拿起陶瓷匕首慢慢修剪,對著水窪照了照,感覺手藝沒有生疏。

洗了把臉,剛轉回身去,林西索嚇得大聲驚叫:“怎麼回事?這些是什麼東西?”

只見五六團水藻就好像拖把頭,悄無聲息蠕動,一時不察竟被它們靠到近前。

林西索拽起背包跑到十數米外,這些水藻的速度並不快,瞪大眼睛觀瞧,它們好像在吸食淤泥,漸漸的身形膨脹,之後返回湖中。

“好奇怪的生物,它們可不單單是藻類植物那樣簡單。”

有了這種認知以後,更加小心翼翼起來。難得找到一塊風水寶地,不用擔心山洪和泥石流,空氣也足夠清新,所以捨不得離開。

繞著湖泊奔跑起來,偶然間又發現一群啃泥水藻,足有十七團之多,在淤泥上爬過,留下一溜印痕。

到了中午大著膽子靠近“辛勤勞作”的水藻,也許是因為沒有天敵,它們警惕性很差,自顧自爬著,根本不管身邊出現的“奇形怪狀”天外來客。

“原來如此,沒有眼睛啊!”光著腳丫,拿起鞋子捅了捅水藻,這傢伙微微一頓,接著轉個方向蠕動起來,絲毫也不生氣,看來擁有一副好脾氣。

惡向膽邊生,雙手套上鞋子猛然推去,很快水藻腹部朝天,徹底翻了過來。

也許水藻從未遇到過類似情況,劇烈蠕動,可以清晰的看到腹面生長著許多碗口大吸盤,掙扎了半天總算恢復原狀,人家寵辱不驚,繼續啃泥大業。

“嘿嘿。這些水藻傻不啦嘰的,應該沒什麼危險。”林西索放心了,找到一處岩石盤膝而坐。經歷昨夜生死狂奔總覺得又有一點進步,所以現在想試一試,能不能從周遭感應到神奇的宇宙游離元素也就是宇宙能。

閉上雙眼,集中精神,試圖衝破現在境界,可是與往常一樣,所有努力均徒勞無功。林西索仍不氣餒,穩定情緒,不斷嘗試。

半個小時後林西索“唰”的睜開雙眼,驚奇的看向附近啃泥水藻,驚呼:“不會吧?我怎麼有種想吃泥的衝動,難道被這些傻傻的水藻給同化了?”

偏不信邪,林西索又閉上眼睛,然而額頭冒出冷汗大叫道:“完了,完了,真的被同化了,想吃泥巴,香噴噴的泥巴!”

急忙搖了搖腦袋,怎麼會覺得泥巴好吃呢?這種感覺太奇特了。光著腳走到近前,林西索想弄明白原因,碰了碰水藻,皮膚安然無恙,沒腐蝕、沒輻射、沒中毒,一切正常。

深吸一口氣,鼓足勇氣,將手掌按在水藻身上,集中精神去感應,心頭一驚。

“嗯,有意思,你說什麼?吃飽了要回去交工,不交工沒飯吃?”林西索看向湖面,啃泥水藻正在為水中藻類服務,有些事情仍然想不通,需要進一步驗證。

林西索來到湖邊走入湖水,當水淹沒到膝蓋不敢再走了,土環星那種地方到處是黃沙,頂多在地下溫泉洗個澡,所以他是旱鴨子,至今不會游泳。

坐到水中,盡可能多的抓起那些漂浮藻類,一點點進入狀態,將思感放開。

“好古怪的感覺!天空中灰塵落下,淤泥變得富含養分,吸收它們能得到成長。陰雨天又要來了,陽光是寶貴的,要儘量舒展,接收光照……”

一條條資訊流淌心間,雖然很微弱,很原始,但是能夠清晰感應到水藻的想法。

“這,這好像是一種新能力吧?與原始植物進行交流,不知道別人是否和我一樣。”林西索略微思考,儘量將感覺擴散出去,變得悠長,物我兩忘。

夕陽西下,鬥轉星移,在水中感悟了很長時間,終於心滿意足的站了起來。

功夫不負有心人,啃泥水藻也好,湖中藻類也好,其實是一個整體,要先學會游泳才行。

吃過晚飯,林西索在岸邊慢慢遊動,想進一步接觸水藻必須潛入湖心,那裡的感覺更特別一些。

旱鴨子就是旱鴨子,直到天亮才學會狗刨,可以勉強捏著鼻子潛水了,由於水藻的淨化作用,湖裡的水其實很乾淨。林西索暗自告誡自己:“慢慢來,不著急,水性不好容易被水藻纏到。”

中午時分,陽光刺眼,林西索腰間別上匕首,儘量避開障礙,朝湖泊中心進發。

幸好經過微調和提升體能優於常人,遊出去三四公里也未感覺到疲憊,喘上一口氣心知快要接近目標了。

時間不大,林西索朝著大團黑紫色遊去,心中感慨:“好宏偉,這就是湖裡面藻類主體部分嗎?世間萬物存在即有道理,能在如此原始星球上茁壯生長應當屬於一種另類強大吧?”

隨著水流下潛,看到許多啃泥水藻遊到附近,緊緊附著在巨大葉脈上輸入養分。

手腳並用,身形徹底融合進去,漸漸的被草綠色和黑紫色所吞沒,原地只有一串氣泡湧到湖面。

此刻的林西索覺得十分,全心全意將感應釋放出去,與先前不同,仿佛整個湖面納入視野。

向水藻發出友好信號,很快得到回應,它並沒有思維,僅僅具備生長本能,以及簡單的自我防衛,就仿佛一具軀殼,林西索的意識很順利地佔據了主導地位。

忽然,林西索察覺湖底沉積著一團光亮,水藻如此特殊,正是那團光亮所導致的,心中不禁充滿了疑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