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27章 起航

“咣當”籠門打開,中年人笑了笑:“沒死吧?沒死就趕緊和我走,你以後做我的小夥計,肯定比紅色風暴待遇好。”

林西索跨出囚籠,相比那些窮凶極惡買主,眼前這位中年大叔要和善得多。

“大叔,謝謝您將我搭救出來,可是我好像幫不上什麼忙。”

中年人奸笑:“你可不要把我當成那些不識貨的星盜。在你身上我感受到自然的氣息,其他人身上有很濃重的血腥味,白給我都不要。說起來,這零點三單位煉晶花得值!一級武修士做跑腿夥計,簡直白賺。”

攤上這麼一位買主,林西索徹底無語了。如今人生地不熟,反抗逃跑嗎?沒等逃出去多遠,就會被抓回來。再說也不知道眼前這位大叔實力,萬一人家是高手,豈不找死?

“小夥子,我知道你的速度不錯,不過這裡是宇宙深處,能來黑市的人大多數是邪修。所以,放棄不合實際的想法吧!跟著我走其實不錯,因為我是一名船長,擁有一艘星際遊輪。人生並不僅止於打打殺殺,還有很多有趣的事情等著我們去做,比如說四處探險,又比如說提升遊輪的規模,那可是武修士強大的源泉,即使有一天你要找紅色風暴報復,也並非不可能之事。”

“您是說允許我復仇?允許我離開?”林西索睜大眼睛,頓時來了精神。

“不,你錯了,復仇算什麼?如果你的一生僅僅以此為目標,那麼不得不說層次很低,而且低得可憐。抬起頭看看吧!星空如此浩瀚,有多少神秘所在等著去探索?不要因為前面走了一段難走的路就以為到處是險峰。總有柳暗花明的一天,多走走,多看看,等你眼界拓寬了,再回頭看以前經歷時,會莞爾一笑。這次來黑市收穫不錯,我帶你離開這裡。”

眼前這位中年人很會抓住人的心理,並且對症下藥,幾句話下去林西索的眼中重新燃起鬥志,仿佛看到了希望。

“哇,等等我,大叔,您怎麼走得那麼快。”

“笨蛋,游輪停泊費死貴死貴的,為了低價買下你浪費了大把時間。從現在開始我是你的債主了,你是打工仔。”

接下來,中年人邊走邊說:“買下你用了零點三煉晶,加上停泊費,勸解費,以及以後的住宿費,食雜費,就一個單位煉晶吧!看來沒有十年八年你別想還清,所以踏踏實實跟我幹。要求很簡單,忠誠,不能有異心,幹我們這一行最怕的就是這個。”

“您放心,母親教育我要知恩圖報。您說自己是債主,這就等於給予我自由與自尊。相比那些身不由己的同伴已經強多了,將心比心,您以誠相待,我再心懷不軌,還是人嗎?”

“呵呵,聰明的孩子!對了,叫我約翰船長,全名約翰-克林斯曼。第三銀河金豐帝國小男爵,在一顆貧瘠行星擁有一領地,不過是無人領地。”

約翰船長露出了他那特有的笑容,有些奸奸的,又有些小得意。

“約翰大叔,您提到邪修,還有星際遊輪,能不能給我講講,究竟是怎麼回事?”

約翰放緩腳步,講道:“邪修就是武修士當中那些邪惡者。他們殘暴,自私,惡毒。心靈之地被黑暗所侵蝕,你的那些同伴大抵會如此,因為他們總是看到人性醜陋一面。所以我比較好奇,面對紅色風暴種種手段你是如何保持心境的?這份特別之處就值得將你救出,有句古話形容蓮花,說出淤泥而不染,或許你就是蓮花吧!”

林西索不好意思地撓撓頭,如果沒有孔雀護符的幫助,沒有瑪納姐的指點,沒有大水藻的陪練,以及和植物共用生命的能力,怕是未必維持良好心態。眨了眨眼,追問道:“星際遊輪呢?聽起來好像很強大,是探險飛船嗎?”

“是,也不是,你等會就知道了。”

穿過雜亂街道,約翰無視熱情叫賣的販夫走卒,帶著林西索進入升降機,四周游標“簌簌”運轉,向著高處爬升。

俯瞰整個黑市,這才發現它是數百艘沉船拼湊起來的太空城市。與其說是城市不如說是廢墟,擁有能量護罩的廢墟。這裡顯然是見不得光的地方,不知每天要進行多少骯髒交易,讓人心驚。

“到了,見見我們未來一起生活的家園吧!她是那麼的。呃,那麼的……”

約翰話音拉得極長,林西索張大了嘴巴,這也叫飛船嗎?也許比紅色風暴的逃生艙好些,但是絕對強不到哪去。

星際遊輪展現在面前,她是一艘破破爛爛的太空帆船,陳舊桅杆上卷著太陽帆。可以清晰看到太陽帆大補丁套著小補丁,沿路行乞倒是夠用了。船首立著一門可憐巴巴古董級粒子加農炮,要說唯一過得去的地方就是帆船後身兩隻輪子。

那兩隻輪子是等離子震動源推進器,擦得錚明瓦亮,維護得一絲不苟,普通飛船怕是追她不上。

約翰臉色難看的凶道:“喂,你那是什麼表情?兒不嫌母醜,狗不嫌家貧,破家值萬貫,你要學會透過表像看清事物本質。樣子再差勁,她始終是一艘星際遊輪嘛!不過,我們還處於入不敷出階段,所以要努力奮鬥,爭取早日擺困境。”

林西索機械式的點點頭,難怪約翰船長處心積慮等著紅色風暴處理尾貨,恐怕那名星盜提出零點四煉晶交易,他都會轉身走開,因為實在太窮了。

當時就奇怪,交付煉晶時手抖什麼?現在明白了,那是心疼,捨不得!不過約翰的話很有道理,兒不嫌母醜,狗不嫌家貧,破家值萬貫。想他林西索以前在沉船村不也像個小乞丐嗎?在地穴窩了四五年才略有好轉,只要離紅色風暴掌控,就是幸福。

臉色瞬間恢復正常,微微一笑:“約翰大叔您放心,把飛船交給我吧!我一定好好工作,爭取維護得像新的一樣。”

約翰辯解道:“是星際遊輪,她可不像普通飛船那樣簡單,等會再和你詳說,得快些離開這鬼地方,停泊費好貴。”

踏上甲板,雜亂物品堆得到處都是。約翰急忙跑進駕駛室,操控舵盤。

“孩子,去把太陽帆升起,自動系統出故障了。記住這個偉大時刻吧!我的寶貝她叫魅影號!”

林西索一怔,心想:“魅影號嗎?名字好像不錯。”

腳下輕踏,頃刻出現在桅杆下,賣力拉動手閘,“咯吱吱”太陽帆升了起來。

“好嘞,滿帆!左滿舵,推進器全速運轉,目標金豐帝國領地,前進!”

“嗡、嗡……”

林西索好懸沒趴下,這艘船的速度確實很快,恍如魅影。太陽帆張起後船體週邊多了一層淡淡護罩,朝著瑰麗星雲方向行駛。

身後古戰場急速縮小,半分鐘後已經看不到影子。星光開始挪移,約翰切換到自動駕駛,笑呵呵走到甲板上,隨便找了個地方坐了下來,拿出老式煙斗“吧嗒、吧嗒”猛吸,不一會已經“雲山霧罩”,一臉的愜意。

“大叔,這船上就咱們兩個人嗎?”

“嗯,來的時候我一個人,這回多了一個,船上光腦智慧太低,跑了十幾年覺得越來越孤單,所以找個伴。”

“原來如此,那麼我現在就去打掃。”

“不急,陪大叔說會話,這茫茫宇宙,以後咱爺倆就相依為命了。”

“我叫林西索,來自第九星域土環星,家裡被紅色風暴洗劫一空,死了好多人,我和夥伴們發誓,沒有為大家報仇就再也不回家鄉。這幾年一直生活在水深火熱當中,還好大叔把我買下,否則真不知命運如何。”

約翰點了點頭:“別擔心,我偶爾得知五年前紅色風暴得罪了強者,所以這幾年畏首畏尾,躲在巢穴裡準備。並花大價錢搞到四艘初級星際遊輪,估計是要躲到界外銀河去。走了也好,少一方禍害。報復機會多得是,只要你安然活下去。”

此時此刻林西索覺得很不可思議,紅色風暴花大價錢難道就是為了購買四艘這種“破船”?看約翰一臉認真,不像說假話。可是界外銀河通常是指那些危險的陌生銀河,人類不曾踏足,超空間蟲洞入口又有重兵把守,豈是那麼容易前往的?

約翰吐出煙圈,笑道:“星際游輪之所以珍貴,是因為她可以暢通無阻前往界外銀河從事探險工作。當然,我們與軍方有協議,緊要關頭必須協助戰鬥。其實星際游輪還是武修士的隱蔽戰線,三千年來不知打退了多少外族入侵。同時也是各方勢力重點培育對象,甚至在彼此間發生矛盾時,在界外銀河擺下星空大擂,以遊輪實力定勝負,從而進行界內銀河的利益瓜分。你看,各個帝國不動聲色就分配好資源星,實則在界外已經不知打了多少回合。不得不說這是高明的做法,至少流離失所的人少了,毀滅的星球少了。紅色風暴想踏足界外銀河也得夾起尾巴行事,否則過不了幾年,就得被幹掉。”

說到此處,約翰收起煙斗饒有興致的指向船艙:“好了,你一定有很多疑問,我帶你參觀一番,慢慢解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