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39章 古堡

抓起苔蘚囫圇吞棗,也沒細嚼,林西索頭腦一片空白,愣愣地坐在泉水邊發呆。

“不對,我的行為怎麼如此反常?就像一頭鱷狼,肯定有什麼地方出問題了。”

林西索不敢在野外逗留,上氣不接下氣跑回魅影號,讓船上光腦進行掃描,研究了大半天也沒發現不妥之處。此事過於古怪,所以沒敢告訴約翰。

第二天服用紫色苔蘚的後遺症顯現出來,皮膚生滿色斑,起初很淡,接著變為深褐色,汗毛開始落,搞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倒像是怪物。

皮膚老化仍在繼續,體內也不安寧,清晰感應到骨骼在轉變,還有一些微妙變化正在生成。

莎莎過來打掃房間時嚇得失了方寸,大喊道:“救命呀,怪物,船上有斑點怪物。”

高分貝叫聲得耳膜一陣難受,美人魚擺了擺尾巴,駕起一溜水花逃之夭夭。

“怎麼回事?”光屏展開,約翰看到林西索的樣子大驚失色,張了張嘴巴,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大叔,我在外面吃了些不乾淨東西。您放心,挺好的,基本上沒什麼大礙。”

“這樣還好?你說我能放心嗎?一定是遭了毒素,對不對?別動,我立刻趕來。”

約翰把林西索當成親兒子,很快走進醫療室,皺著眉頭命令光腦檢查,測定資料顯示各方面指標正常,只是體內氨基酸氾濫,真是怪事一樁。

“西索,你真的沒事嗎?”約翰加重語氣問道,滿臉狐疑。

“沒事。如果您實在不放心,就把我送入療養艙,歇上一段時間就好了。”

林西索住在醫療室,自帶療養艙和氮氣艙,等到皮膚落時更加可怕,所以主動要求進入療養艙。

“慢著點,我扶你過去。”約翰急忙上前攙扶,打開療養艙橢圓形蓋子,將林西索送了進去。隨後又交待光腦全天候監視,一旦出現問題,立刻通知船長室。

幾個小時的工夫,林西索的皮膚變得抽抽巴巴,稍稍一碰就會爛掉一塊,撕心裂肺疼痛瞬間傳遍全身,目光中透出堅毅,一聲不吭,隨之任之。

“萬般艱苦歲月都挺了過來,沒理由因為一點皮肉之苦呲牙咧嘴,如果真能增加抵抗力和免疫力,對於探索藥劑師的住處大有幫助。”林西索心中自我鼓勵。

隨著時間流逝,痛楚正在減弱。林西索感覺到疲勞,慢慢閉上雙眼。不過他並沒有休息,而是對自己的古怪行為做出探究。

試想見到一塊苔蘚便把持不住,甚至影響心智,這還得了?只有杜絕此類事情發生,才能心安。努力追溯事情始末,極力回憶當時場景與心態,抽絲剝繭探尋下去,終於有了一點眉目。

林西索心中恍然大悟:“這,這好像是源能力的隱性特徵。不對,是顯性特徵,對有益的植物產生強烈吞噬yu望,溝通植物只是……”

此刻林西索才真正瞭解到自身源能力的作用,難怪會出現共用生命現象,其實那是自欺欺人說法,精神力達到一定程度立刻轉變為無情剝奪,剝奪植物的生命能量。溝通植物只是附加產物,這是一種很有攻擊性的源能力。當然,僅限於植物。

林西索深深吸了一口氣,禁不住歎道:“好邪門的源能力,好霸道的源能力,有了這種優勢,也許很快就能中和催化藥劑帶來的副作用,甚至以此為跳板,朝著更高方向發展。”

有了這種認知後,長久縈繞在心頭的陰霾一掃而空,而且對於探索藥劑師的住處更有信心。

林西索療養一個多月,新的皮膚生長出來,光滑具有彈性。個頭明顯增高,談不上魁梧卻也與瘦弱沾不上邊。總體來說是剛剛好那種,變得輕盈,腳下輕輕一點滑行出去五六米遠,也不知道苔蘚是如何促進骨骼發育的,速度加成百分之五左右,對此相當滿意。

莎莎兩眼放光,蛻皮一次居然帶來這麼多好處,人類還真是奇怪的種族。

“喂,想什麼呢?叫你幾次都不回答,約翰大叔那邊好像到了緊要關頭,有希望重啟生化機械人嗎?”林西索問道。

莎莎撅起小嘴,不滿的說道:“還說呢!一個在療養艙裡呆著,一個成天擺弄金屬骨頭,整個魅影號就剩下我一人,要不是光腦儲存了很多影片,真要悶死了。生化機械人很多地方無法維修,約翰大叔不準備硬性啟動,所以叫你去找他。”

林西索好奇的看向莎莎,一段時間不見變成乖乖女了,無心去管她的事情,閃身趕往船長室。

船長室很寬敞,艙壁上懸掛著古舊星圖,旁邊是大號酒櫃,櫃子前面木桌上擺放著魅影號模型。此外是一些亂七八糟東西,約翰不是勤快人,這還是因為有了清潔女工莎莎稍顯乾淨,以前更糟糕。

“我康復了,大叔。”林西索尚未進門,聲音已到。

約翰放下煙斗,裝作不滿,冷哼一聲:“捨得出來了?光腦前幾天通知我,說某某人窩在療養艙圖清淨。本船長成天和一堆金屬骨頭打交道,每天除了資料還是資料,這腦袋都快成漿糊了。上次到你房間看到幾根菌絲,種植菌絲好像是你的老本行,聽說是不錯煙草,你看是不是……”

說完,約翰撚了撚,林西索眨了眨眼:“菌絲啊?冒險公會小酒館偷偷買來的,本想做為船長大人生日禮物製造驚喜。誰知道某人眼睛毒辣,目光如炬!那麼多菌類做掩護,居然還是被認出來了。行,等會取來,保管某位煙鬼受用。”

約翰一愣,連忙擺手:“原來是生日禮物!剛才的話就當沒說,咱們換個話題。”

“哈哈哈,逗您呢!抽上兩口不礙事,而且有機會再找些別的禮物送給大叔,豈不更好?”林西索開懷大笑。

“好孩子,費心了!說正事,光靠船上的條件無法復原生化機械人,必須提前出發尋找維修技師。這樣一來時間方面至少縮短一個月,你又在療養艙呆了一個多月,所以只有半年時間探索藥劑師住處了。需要幫忙的地方儘管開口,千萬不要再冒險了,行動前知會一聲,我讓魅影號緊跟,出現意外也好有個照應。”

林西索一本正經說道:“魅影號在後方坐鎮即可,沾上毒素會相當麻煩。雖然上次探索時間比較短,但是找到了一些有用線索,每年毒霧會有一次削弱期,而且霧區與一處泥沼貫通。所以我想在削弱期抽取毒霧,以便揭開此地神秘面紗。”

約翰:“轉了三天摸清這麼多資訊,換做是我,兩眼一抹黑,根本無從下手。”

略微沉吟,約翰拍了拍年輕人肩頭講道:“抽取毒霧交給我來處理把!製造大功率離心泵只有拆卸魅影號部分通風系統才能做到。只是距離毒霧削弱期還有多長時間?是否來得及佈置?你清楚嗎?”

林西索想了想回答說:“具體時間掐算不准,不過應該不超過兩個月,還是儘早做出安排比較好。”

“瞧瞧,又要與機械打交道,我當初怎麼不去進修個維修技師?也許早就發大財啦!”約翰詼諧的逗笑。

接下來的日子魅影號上叮叮噹當,約翰拿著電焊進進出出,不停揮灑汗水。

林西索則繼續繞著霧區兜圈子,常年毒霧環繞,對周遭地貌以及生物造成強烈影響,有很多生物紮下跟腳,托庇在毒霧附近,以防止天敵侵擾。方圓近百公里動植物,多多少少都帶著一些毒性。

霧區毒性頗深,日夜腐蝕之下孕育出像紫色苔蘚那樣具有不俗抗性的物種並不奇怪。可是轉了很多地方一無所獲,方圓百里似乎就一塊紫色苔蘚,再也搜羅不到同類產物,毒物倒是見到一大堆。

這裡的植物對時間概念不強,二十幾天後毒霧開始收縮,進入削弱期。

連夜架設離心泵,設置遠距離遙控裝置,緊鑼密鼓操持起來。那些毒霧若是被抽離,整台機械沾染毒素也就不用回收了,寧肯破費些,絕不能冒這個險。

林西索裡三層外三層套上太空服,臃腫得好像球體,慢慢朝著灰色霧氣移動。

起初,霧區削弱速度較慢,一米一米向內收縮,隔了七八個小時,削弱速度陡然加快,劇烈地向內部收縮,急忙拿出通訊器告訴約翰動手。

遙遠的泥沼發出隆隆巨響,生活在附近的利齒蚯蚓四散奔逃,不一會機械抽出了灰濛濛霧氣,行動順利。

實際上,即使是在毒霧削弱期,霧氣也不會一點沒有,只是體積減少而已,再加上遠近劇毒生物過來吸食毒素,所以這層阻擋外人進入的防禦體系稍顯脆弱。

林西索又等了很久,霧氣漸漸散去,朦朦朧朧顯露出一座龐大身影,是堡壘,石頭搭建的堡壘。林西索鼓起勇氣朝前走去,一旦遇到危險立刻撤退。

莎莎留在外面,隨時準備接應,利用她的能力用大量清水進行淨化處理。

霧色越來越稀薄,此地生物幫了大忙,毒霧多的時候它們不敢吸取,毒霧變少之後那真是牆倒眾獸推。

幾隻扁長蜥蜴疊在一起沖了進去,半點也不含糊。林西索已經翹首以待十數個小時,見霧氣散得差不多了,晃著臃腫身形步入古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