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4章 避難

地穴當中亂石縱橫,流沙密佈,低窪處聚集著有毒氣體,不知名菌類散發著慘綠色螢光,第一次見到此情此景,肯定會覺得毛骨悚然。

沙鼠很少進入地穴,因為大部分菌類毒性都很強,除此之外還有天敵存在,那是一種喜歡吞食毒物的菱形大蠍子。

毒蠍在此地幾乎橫著走,一隻成年毒蠍能夠幹掉百隻沙鼠,還好它們除了交配時節成雙成對,其它時候都是獨來獨往。真若連蠍子也成群結隊,沉船村的村民恐怕無法維持生計。

急忙戴上防毒面具,因為空氣中時常飄過肉眼難見有毒孢子,雖然經過千年自然進化,村子裡面的人具有一定抗毒性,但是也不得不防。

林西索一面拿出地圖和指北針進行比對,一面默默感歎:“人為財死,鳥為食亡,為了特級菌絲村長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等著瞧好了,再過幾年就有實力和他叫板。那麼接下來該去哪裡好呢?基因微調似乎要持續半個月,光腦通常按照星際曆法進行計算,換算成土環星週期差不多是十五天半。”

劃過地圖,翹起嘴角:“有啦,上次採集特級菌絲的位置十分隱蔽,先前能力不夠,現在有了新裝備,大可去得。”

打定主意之後,收好地圖,穿過巨大岩石,避開流沙範圍,越走越遠。

這是一次長途跋涉,沒有毅力根本無法完成,十六個小時後林西索找到一面石壁。附近螢光菌類比較少,所以此地完全陷入黑暗。

很少有人注意到石壁之下有一條東西走向大地裂痕,腳下飄著淡淡毒霧,朦朦朧朧什麼也看不清楚。

穿上大號沙鼠皮靴,前方道路崎嶇,偶爾還會遇到沼澤和積水坑,即使走過一次,仍然心有餘悸。

皮靴是老爸留下來的,經久耐用,每當穿上它的時候,總覺得心頭很暖,仿佛父母就在身邊,遇到再大挫折也能克服。

沒人知道林西索這幾年靠著一雙舊皮靴淌過多少溝溝坎坎,皮靴破了之後一補再補,就是捨不得扔掉。

順著滑坡一點點向下,儘量慢行,有些地方寧可多繞遠也不踏足。

地穴之中沼澤通常是恐怖代名詞,陷進去再想出來,難如登天。別看林西索年齡不大,經驗卻極為豐富,看上幾眼就能找到相對安全路線,心道:“躲得如此之遠,村長大概無計可施了吧?”

之所以說大概,是因為這個時代有很多強大追蹤器,無論怎樣躲藏,大範圍鐳射掃瞄和鑒別氣味分子,都擁有尋蹤覓跡神奇功效。當然,村長有沒有類似產品不得而知。總之,小心駛得萬年船,來此地之前特意多走了二十幾公里,恰好經過幾處毒蠍巢穴。這是幾年當中用命換回來的訊息,在毒蠍地盤上肆意尋找,命運如何可想而知。

步子有些蹣跚,林西索真的累壞了,找到先前露宿的地方“撲嗵”一聲坐到岩石上,劇烈喘息。

經常旅行的人大概深有體會,旅途上經常感覺到疲乏,一旦休息,會覺得全身酸麻,不想再走下去。惰性是一方面,缺氧也是一方面。氣味分子滯留時間有限,所以速度再慢,林西索也咬牙堅持,而不是走走停停。

十五分鐘後架起帳篷,經過簡單消毒後,趕忙鑽了進去。下被汗水浸濕的衣物,用濕布簡單擦拭。

看著黑黑的麻布,驚奇道:“怎麼渾身上下這麼臭?好像剛從泥塘出來一樣。這身衣服怕是不能再要了,真是黴運當頭!”

其實,林西索撿了天大便宜,衣服上散發惡臭的物質是沉積在體內的毒素。沉船村村民對於有毒物質本就有著極強抗性,這一提升抗性只會變得更強,而且摒除許多痼疾,稱得上胎換骨。

由於走得匆忙,從光腦那裡得到的資訊不多。微調期間如果進行極限化運動,能夠一而再,再而三提升體質。至於那些貴族,他們只會在溫暖花房中品茶,或者在健身中心遛幾圈寵物,又怎麼會苦哈哈負重行走?

無形當中,林西索的體能正在迅速提升,而光腦經歷一千年歲月,對於外界的情況並不瞭解。千年前,基因微調是貴族學院的最高獎勵,一生當中最多進行三次。可是時過境遷,此類技術已經淪為政府和某些大財團斂財工具,想微調可以,拿大把藍金幣來。

一萬信用幣等於一藍金幣,一萬藍金幣等於一張藍金卡。黑市上更是將基因微調炒到天價,相對來說與伍德做的交易完全可以忽略不計,總而言之林西索持之以恆學習,獲得了巨大回報,將影響他的一生。

這時候,只覺一陣從未有過的饑餓感襲來,突然想起光腦最後提示,半個月內要保證充足運動和飲食。

拿出乾糧和水果大嚼了起來,先前蕩過沙鼠窩時好多水果被壓扁,不過沒關係,照吃不誤,連果核也不打算放過。

土環星就是這樣,物資資源匱乏,只要能往肚子裡面填的東西,都是好東西。

當初星際移民將這裡描繪成天堂,實際上只是政府想要徵用土地。移民署飛船將貧民卸下,無情的飛走了。千百年來,許多人試圖擺困境,一些幸運的傢伙最後得到成功,而更多的人則被沙塵暴吞噬,化為枯骨。

林西索可不會考慮那麼多事情,當務之急是美美睡上一覺,於是乎在帳篷外架設陷阱和預警裝置。

仰頭躺倒,笑道:“天大地大,睡覺最大!現在外面應當是夜晚。確實有些困了。”

就在林西索在帳篷中很沒形象的呼呼大睡時,牽動著兩個人的心,一位是來自綠色方舟的伍德會長,一位是沉船村村長。

伍德兩眼通紅,等待著收取特級菌絲那一刻到來,同時讓手下悄悄償還黑髮少年的債務。

在沉船村,村長是土皇帝。所以伍德不敢聲張,若是被對方知道私下裡與村民進行大宗交易,那麼來年的配額就會交給其他商會。移民與否尚且不說,不能讓手下丟掉飯碗。

五個小時前得到消息,沉船底層沒有搜索到林西索,而且人員傷亡不小,村長氣得面孔鐵青,之後讓兒子從商隊高價買走一批追蹤裝置,用腳趾頭都能猜出,他們要進入地穴進行搜索。

伍德從自身角度考慮也不希望村長抓住林西索,所以在追蹤裝置上做了一些手腳,總會偏個一二百米,相信打草驚蛇之下,憑黑髮少年的才智,不難逃

翌日,帳篷中傳來聲響:“啊,好睡,從來沒有睡得這麼香過!”

伸了個懶腰,林西索坐了起來,肚子很不合時宜的發出咕咕叫。

“咦?睡覺前不是剛吃過嗎?怎麼又餓了?一天兩餐好像有些奢侈。不管了,反正是基因微調期,這裡沒人來過,應當能找到食用菌類。”

敞開肚皮吃了起來,新陳代謝似乎加快不少,戴上防毒面具跑到外面方便,半個小時候後發出暢快歡叫。

“呵呵,基因微調真是不錯,連身上的疤痕都變淡了。屎尿無忌,屎尿無忌,明年這裡一定能長出幾顆毒蘑菇來。”

回到帳篷,劈裡啪啦搗鼓半天,收拾好隨身裝備,準備進入毒霧區。

上次發現特級菌絲距離露宿地點半公里遠,左邊巨岩腹地有一處還算乾淨的溫泉,正好洗去一路疲乏,順便栽種醫療植株。能不能養活這株獨特植物沒有把握,希望那瓶培養液能夠起到一些功效。

準備妥當之後,將探照燈調到最亮,逐漸深入霧區。

這裡的霧氣十分濃厚,也許是因為接近地底火山,所以溫度值偏高。地面上還算乾淨,沒有討厭的泥沼。

時間不大,一幢幢奇形怪狀身影矗立在眼前。這是蜜菇,生長千年的蜜菇足以覆蓋數十公里範圍,一顆蜜菇就宛如蘑菇林。

聽說千年蜜菇分離出的孢子味道鮮美,不過林西索從沒吃過,那東西數十年不遇,想都不要去想。

發出牽引光束,另一頭牢牢抓住蜜菇傘蓋,“噌”的一聲拔到高處,連番縱躍之下,感覺比上次“披荊斬棘”快了數十倍。

特級菌絲與蜜菇是伴生關係,菌類植物很有意思,蜜菇特意劃分出一塊地盤允許菌絲生長,而菌絲所散發出的沁人心脾香氣,多少能阻攔毒霧侵蝕,它們就好像一對搭檔,互相扶持,紮根於此。

林西索相信,在蘑菇林深處一定還有大量菌絲存在,可是偶然間發現的毒蠍糞便,讓人畏懼。

在附近逛了逛,沒有新的收穫,閃身趕往水源地。

乾淨水源並不多見,尤其是溫泉,林西索美滋滋的爬上一塊岩石,完全被眼前情景驚呆了。

林西索緩過心神,趕忙關掉探照燈,慢慢退了回來,不敢發出聲響。

溫泉被霸佔了,從沒見過如此體積的毒蠍,還好它們長期生活在地下,視力較弱,否則燈光一晃,引起它們的注意,絕對是滅頂之災。

兩隻,兩隻毒蠍糾纏在一起,享受著魚水之歡,簡而言之它們正在交配。

林西索大著膽子伸頭看了看,面色變得古怪起來,這兩隻毒蠍有些不同,而且是非常的不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