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44章 奇人

首都星寸土寸金,魅影號只能停在廢棄大樓的樓頂,據說這棟大樓下個月就要拆掉,所以停泊費一天半枚藍金幣,是全首都星最便宜的停泊平臺。不過人家不保障安全,最好留人在船上看守。

雖然莎莎很想見識一下首都星酒吧,但是林西索交給她一項重要任務,那就是坐鎮魅影號。光腦擁有隨機應變能力,卻也不是萬能的,很多高科技手段竊取飛船輕而易舉。除非孵化恒波樹種,使星際遊輪得到啟動,這樣才能不懼光腦病毒或者其他手段。

約翰走出魅影號,帶著林西索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乘坐懸浮大巴。

停泊平臺距離鬧市區很遠,要想找到沒落貴族組成的販賣集團,必須走很長一段路。

大巴上到處是穿著時尚的青年男女,身上刺著花裡胡哨圖案,也有體面的上班族,臉上露出焦急神色,似乎是要遲到了。林西索在其中如同純淨水,手中抓著背包,透過車窗好奇的張望著。

沒人知道鄉下小子在想什麼,土環星多少祖祖輩輩希望返回這種繁華,可是大部分人埋屍荒漠,成功者萬中無一。這一切都因為紅色風暴的到來改變了,數萬名少年離開家鄉,可是他們得到了什麼?得到的是無盡血腥,以及關在籠子裡被賣掉的厄運。

林西索覺得自己很慶倖,能遇到心地善良的約翰大叔,現在有了魅影號,又得到藥劑師遺物,剔除催化藥劑帶來的副作用指日可待。瑪納姐他們一定也非常努力,朝著共同方向前進。

“三號月臺快要到了,需要下車的乘客請注意。”

“西索,快跟我走。”

聽到叫聲,急忙跟了上去,在首都星人生地不熟的很容易迷路。

三號月臺下車乘客少之又少,約翰整了整衣衫嘿嘿傻笑,不知從哪抽出一朵美麗鮮花,林西索頓時叫了起來:“大叔,這好像是香蘭草,您從哪買的?”

約翰笑得很賊,雙眼煥發出少有神采,嗅了嗅花香說道:“這花是從醫療室順手摘來的,其他植株我不認識,正好認識香蘭草。別那副心疼好不好,先借給大叔使使,等會見了人要嘴甜,十幾年沒回來,不知道艾蓮娜現在怎麼樣!”

“大叔的舊情人嗎?捨得,捨得,再多香蘭草也捨得,您怎麼不把草蓯蓉拔出來?那東西又漂亮又值錢,還能泡酒,比香蘭草強多了。”

“笨蛋,只是一個心意,我們是老朋友,她給太子打工什麼東西弄不來?”

“太子?金豐帝國皇太子?”林西索吃驚的張大嘴巴,一臉不信。

“哈哈哈,你可真敢想,我如果認識皇太子身邊的人,早已經飛黃騰達,何苦給別人運貨?太子是綽號,倒爺集團的少東家,連領地都沒有的小貴族,不過近幾十年混得風生水起,在首都星黑道小有名氣,我們要找的人正是太子。”

跟著約翰走進陰暗小巷,路燈年久失修,“劈啪”打出電花,除了陰暗還有一股難聞機油味。

很難想像這裡是遠近聞名交易地點,跨過水窪打開一扇腐朽木門,聽覺瞬間被震耳欲聾音樂所取代。

這裡人很多,瘋狂搖擺著,恣意跳著熱舞。約翰似乎罵了一句,拉起林西索朝洗手間走去。

二人進入洗手間,約翰拿出一張卡片對著牆壁晃了晃,頃刻打開一條通道,旁邊幾名大漢自顧自聊著,連眼皮都不抬一下。

約翰解釋道:“這些是為了應付員警準備的,太子經常做非法生意,所以很謹慎。”

順著通道走了五十幾米,眼前豁然開朗,潔白大廳機車穿梭不斷,各種貨物堆積如山,儼然一座繁忙卸貨碼頭。

“嗡”淡黃色機車停到面前,柔美聲音說道:“您好,克林斯曼男爵,歡迎光臨。”

“太子在嗎?我找他談一筆生意,順便見見艾蓮娜。”

“抱歉,太子有事外出,艾蓮娜女士正在開會,請問您有預約嗎?”

“麻煩你悄悄通知艾蓮娜,就說克林斯曼男爵想見見她,問她在哪裡見面。”

“好的,請稍等。”

約翰翹腳等了半天,機車光腦這才回應:“艾蓮娜女士邀請您到辦公室相見,她很生氣,說某人還有臉回來,真是稀奇。”

約翰歎了口氣:“就知道會這樣,她還在為我不辭而別耿耿於懷。”

林西索小聲問道:“大叔,怎麼回事?這位女士對您的態度好像……”

“陳年往事了!我原本也為太子打工,和艾蓮娜關係不錯,她有過一段不幸婚姻,以我的條件不能給她幸福,所以默默離去。這麼多年早已看開,所以回來借機認個錯。”

“哦,這麼說艾蓮娜女士會成為我的嬸嬸,是不是?”

“不要胡言亂語,有些事情一旦錯過一輩子也無法挽回,不過我會儘量爭取。”

二人登上機車,不一會來到一間辦公室門前。約翰有些躊躇,沉吟片刻鼓足勇氣推門走了進去。

林西索沒有動,先讓他們二人私下裡交談比較好,誰願意幾百瓦大燈泡杵在身邊?

約翰推門時瞥了一眼,艾蓮娜看起來很幹練,身穿職業裝,氣質出眾,有那麼一點盛氣淩人。她沒有故作矜持,而是站在辦公桌前,一臉嚴肅的看向手拿鮮花中年男子。

過了五六分鐘,忽然有聲音傳來:“年輕人,為什麼坐在這裡?”

林西索回頭看去,一位滿臉皺紋老者徐徐走來,老者身邊圍繞著十幾台吸塵器,像是小貓小狗一樣到處亂竄,看打扮像是清潔工。

“您好,我在這裡等人,是不是妨礙到您了,這就躲開。”

老者呵呵一笑:“我剛才看到來人好像是約翰。很長一段時間沒有見到他了,記得他和艾蓮娜關係不錯。可是那個榆木腦袋表面上聰明,其實骨子裡刻板得要命。年輕人,到我的住處坐坐如何?約翰出來之後會有光腦通知咱們的,不用傻乎乎站在這裡發呆,你瞧周圍有人嗎?”

林西索一想也是,闊別十幾年肯定有許多話要說,艾蓮娜一定把手邊工作全部推掉了,連忙表示感謝:“恭敬不如從命,您住在什麼地方?”

老者輕輕一揮手,身邊吸塵器撒歡似地向前奔去,揚聲道:“你跟來就知道了。”

林西索發現老者步子不大,轉眼間卻已經走出去三十幾米,眼中閃過一絲詫異。

論速度林西索可不慢,腳下微微用力,似慢實快跟到近前。老者開懷大笑,既不加快,也不減慢,悠閒踱著步子,好似閒庭信步。

“老人家,您一定是武修士,而且級別很高那種。”

“年輕人,不要以己度人,老夫是行將就木的生化人,曾經嵌入豹子基因,所以速度比普通人快一些。退役後做了半輩子保鏢,如今垂垂老矣,比不上你這頭小豹子了。”

“生化豹人?現在還有生產嗎?好像第一銀河千年前就已經取消了,您高夀?”

老者停住腳步,二人已經來到雜物間,地板擦得光可鑒人,百十來台吸塵器和打磨機隨意轉動著。

木制餐桌上放著杯盞,水壺咕嚕咕嚕冒著熱氣,這裡的佈置不像雜物間,倒有些像鄉間小旅館。

老者坐下來,為林西索倒上一杯廉價咖啡悠悠講道:“第一銀河生產線通常淘汰給第二銀河,第二銀河用過之後,再淘汰給第三銀河,所以這裡有生化豹人並不奇怪。我第一眼見到你時就發現很親切,你的肌肉韌性很高,有些像我們豹人。對於速度的控制收發自如,就好像一頭充滿活力小豹子,所以把你找來陪我坐坐。”

林西索恍然:“您一定有很多了不起經歷,在生化機械人出現之前,生化豹人通常是特種部隊突擊人員,憑您的身手不難攢下一筆養老金,為什麼甘願在這裡做清潔工?”

“很多人像你一樣好奇。要知道,能夠活下來的生化人數量稀少,我們沒有生育能力,沒有家庭,只有編號。這已經不是錢財問題,而是所有生化人都害怕的寂寞。我曾經救過太子一命,所以得以在此地安享晚年,每天看著熙熙攘攘人流,心中就活泛起來,不至於憂鬱而死。”

“嗯,換做是我也會如此。您是速度型戰士,肯定積累了大量戰鬥經驗,能不能傳授些技巧?”

老者喝了口咖啡,突然說道:“年輕人,你看這是一杯廉價苦咖啡,我甚至沒有加糖。它與那些高級飲料沒有可比性,然而喝得習慣了你會發現,苦到盡頭也有甜的滋味。其實我的技巧很簡單,就是這個苦字。”

“苦字?您是說?”林西索心頭有了一點明悟。

“任何事物走向極端都會產生微妙變化,來,喝咖啡。”

老者平易近人,林西索說起了土環星地穴探險經歷,直到十幾杯咖啡下肚,才想起約翰和舊情人還在辦公室呢!

“老人家我要走了,這次來首都星是想買些物品回去,迷宮星即將開啟,需要做好準備。”

“哦,赫赫有名的迷宮星嗎?探險的武修士一定不少,或許我能幫你搞到所需。”

林西索心中不以為然,卻並未失禮,面帶謝意說道:“這些物品非常古怪,您看過清單就知道了。”

(希望大家多多推薦,從榜單上掉下來了,幫老古頂回去,共度難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