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19章:水落石出

張福財言語惡劣,極是難聽,就是不願多惹事非的馬桂蘭也禁不住皺了皺眉頭,掉頭瞪著他道:“張福財,你到底有完沒完?菊香妹子剛剛醒過來,你就不會說句好聽的話嗎?怎麼說你們也是十幾年的夫妻了的,這樣的話你怎麼都說的出來呢?你的良心被什麼吃了?”

張福財一聽這話,不由惱羞成怒,正欲發作,但是看到站在她旁邊那個鐵塔般的漢子,只得忍氣吞聲,不發一語。

“過兩天等馮大傻去了城裡打工了,你們母子倆沒有了靠山,看老子怎麼玩死你們。狗娘養的馬桂蘭,我看你就是欠捧,老子不捧的你開花絕不甘休!”張福財心中暗暗發肆,眼睛裡面閃過一絲陰冷。

張福旺這時開口道:“菊香,到底是怎麼個情況,你說清楚。如果老二有冤枉了你,我會替你收拾他,如果真的是有那麼一回子的事,我覺得這件事情得坐下來好好的談一談。”

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胡菊香。

她的眼眶已經,緩緩地道:“我跟伍同德之間什麼都沒有。她糾纏我很久了,我知道張福財的疑心病很重,我就沒敢跟他說,怕他想太多,但是沒有想到……沒有想到我稍微回避了一下,他就對我拳腳相加,甚至都不給我任何解釋的機會。”

“胡扯!”張福財開口喝道,“你就是在胡扯!”

胡菊香眼眶裡的淚水已經流淌了出來,發紫的眼眶經淚水一淋,又讓她疼的臉上都在抽搐起來,馮剛趕忙拿起床頭的紙巾遞了過去。

“我說了你也不信,你讓我怎麼辦呢?”

“你說伍同德為什麼會在你屋裡?”

“因為他一直纏著我。”

“你不會趕他走嗎?”

“一趕就走那也能稱做糾纏嗎?”

“你為什麼不跟我說?”

“你一進來都那麼大的火氣,你給我解釋的機會嗎?”

“你為什麼維護伍同德出去?你讓他從哪裡出去了?”張福財步步緊逼。

“我根本就不知道他去了哪裡?我也不知道他怎麼突然間就消失了。你沒有給我解釋的機會,你一直都有很重的疑心病,知道給你解釋什麼你也不會相信的。你讓我有什麼辦法?我之所以說沒有,是當時真的沒有看到伍同德,屋裡又沒有地道,我哪裡知道他去了哪裡呢?我跟你怎麼解釋你都不聽,你都不相信,並且罵我打我,你有顧忌過我的感受嗎?現在大哥也在這裡,我也把話跟你說清楚,這日子沒法過了,我也不想跟你過了。”胡菊香淚流滿面,無比激動地說道,“張福財,你摸著自已的良心想一想,我胡菊香跟了你十幾年,究竟有沒有做過什麼對不起你的事情,什麼時候不是處處為這個家在著想?每天都還要想方設法的照顧你的那個呆傻的弟弟和他的女兒,我哪裡有那麼多的精力?我只是個女人,我為這個家已經付出夠多的了,而你……而你卻連我的解釋都不聽,你打我,你踢我,我要跟你離婚!從此以後分開過!”

胡菊香的表情堅決,沒有半點兒可商量的餘地,差不多已經變形了的臉龐讓人看的眼睛裡發酸。

張福財不僅沒有愧意,反倒是冷笑一聲,道:“胡菊香,你想離婚是吧?好啊,我跟你離。我早就受不了你這個女人了,早離早超生!離,我們現在就離!”

張福旺趕忙道:“老二,你說些什麼?這不過是場誤會,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過了之後不都沒事了嗎?兩個人在一起也過了十幾年了,孩子都那麼大了,怎麼能離婚呢?這件事情也別說那麼多了,老二你晚上到我那裡去睡,讓他們娘兒倆在屋裡休息,明天之後什麼事情都沒有了。”

“什麼事都沒有了?大哥,你說的倒是輕鬆啊?我這身傷怎麼辦?我身上的疼怎麼辦?”

胡菊香本就是好強、脾氣爆燥的女人,只不過當時張福財不聽他的解釋而對他拳腳相加,令她根本沒有任何說話發作的餘地,這時換得一口氣回來,如何會再跟張福財妥協?

她在這個家裡,確實是受夠了!

張福財不耐煩地道:“離就離,這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這日子早就沒辦法過了,她就是個"dang fu",今天不給我戴綠帽子,終有一天會給我戴綠帽子的。”

張福旺歎息一聲。

馮剛也補充了一句:“菊香嬸,我支持你!”

胡菊香看向了他,感激地道:“剛子,謝謝你啊。今天多虧了你。”

“不謝不謝。”馮剛搖了搖頭。

張福旺把二弟推了出去,讓他去自已家裡,然後馮剛他們也離開了。

出了堂屋大門的時候,張福財扭過頭狠狠的望了馮剛他們一家人一眼,哼了一聲,便離開了。

不怎麼說,今天這件事情都是馮剛一家而起。

張福財小肚雞腸,睚眥必報,這次的憋屈,他會加倍的向馮剛一家討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