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16章 意外

有了第一件物件之後,場內氛圍逐漸開始緊張起來,大家眼睛死死盯著桌面,遇到好物件,誰都想要第一時間搶下來,畢竟這裡很多古玩價錢便宜,買到就是賺了。

“第二件是啟功先生《湖山垂釣圖》。”

當代書畫?楊波微微一愣,沒有想到竟會出現當代書畫作品,因為在他看來,這邊很多物件可能會存在一些問題,很有可能是盜墓銷贓,現在看來,可能還有其他的管道。

因為是書畫,這一次,上去的人明顯少了很多,只有于爺和另外一位老者上去了。

楊波並沒有上去,因為他很清楚,自己對於書畫研究太少,上去也不會這麼短時間內就提高鑒賞的功底,還不如在台下待著。

他倒是遠遠地瞧著,上面的畫作光圈稀薄,難以判斷。

待得兩人看完,梅老三稍等片刻,見到沒人反應,心裡難免失望,不過,仍舊是笑道:“啟功先生是國學大師,又是國畫大師,先生之名,想必大家也都是知道的。《湖山垂釣圖》起拍價二十萬!”

場內竟是一片靜寂,無人開價,這個局面讓楊波為之一愣,他自己沒有辦法鑒定,自然是想要看一看別人的態度,此時,場內無人應答,只能聽到聲,也正是說明了問題所在。

梅老三面上有些尷尬,“我梅老三做生意一向都是童叟無欺!”

“好了,老三,你也不要多說,既然是大家不願意,你再勉強也沒人接手的!”于爺打斷了對方。

“梅老闆,我們是來買東西的,可不想要見到你甩臉子啊!”

楊波轉頭看過去,正是那位年輕人,就見到他倚靠在椅子上,坐姿歪斜,就像是躺在自家沙發上一般。

梅老三聽到這話,非但沒有生氣,反而面上一肅,“真是不好意思各位,我著相了,咱們接著來!”

楊波看著有些詭異的拍賣交易,心裡也是好奇,沒想到第一次來到這種地方,就是能夠看到如此精彩的局面。

第三件是明代持經觀音坐像,楊波走上前去看了一圈,頭戴金箍束髮,五官清秀,身披袒廣袖袈裟,佩戴瓔珞,端莊慈祥。一縷光華飛至眼中,這應當是一件精品了。

“三萬起拍!每次加價不得低於一千!”

梅老三很注意觀察下面眾人神色,不過,都是老手了,哪裡能夠看得出來,即便是楊波這種頭次進場的雛兒,也都是不動聲色的模樣。

“五萬塊。”耳邊傳來那位年輕人幽幽的聲音,“家裡老太太信佛,想請一尊回去,這尊倒也合適。”

楊波好奇轉過頭去瞥了一眼,像是這種由頭有必要在拍賣的時候提嗎?這種理由就是讓楊波隨口說,他都能夠說個十多分鐘,還不帶重複的。

出乎楊波預料的是,年輕人這話一出口,現在頓時就是靜了下來,而梅老三面上竟是沒有絲毫的不悅,反倒是笑道:“羅少既然是想要,說一聲就好了。”

羅少擺手輕笑道:“生意歸生意,交情歸交情,一碼是一碼的事,不要弄混了。”

“是,是!羅少說得是!”梅老三面上笑意濃重,似是欣喜萬分。

“那麼,還有人要加價嗎?”梅老三朝著眾人問道。

楊波心中卻是嗤之以鼻,想來羅少來歷不淺,竟是讓所有人都是避讓了去,這件觀音坐像至少也該有二三十萬,只因大家為羅少身份所懾,竟是無人敢抬價,梅老三的問話也都不過是過場罷了。

果不其然,梅老三只是問了一句,就迫不及待地道:“這件明代持經觀音坐像就由羅少拍下了!”

場內無人回應,梅老三也就接著開始拍了下一件。

這件事倒是叫楊波對羅少關注更多了一些,他發現,每次都是羅少先發話,然後他的鑒定師再走上前去,不過,他們倒是懂得進退之道,在拿下持經觀音坐像之後,幾乎便不再出手。

又是拍了幾件,接著送上了一件玉質舞人,白玉質地,局部已被沁成紅色,顯然這件白玉舞人的來歷是有些問題的,楊波深知懷疑這件玉舞人很有可能是剛從墓中挖掘出來。

看著這件玉舞人,楊波來了興趣,走上前去,細細觀察起來,舞人作折腰甩袖狀,一手臂廣袖上揚逾首,另一隻手置於彎折的細腰間,長袖至下擺一側且回卷。體態婀娜,造型優美,雖只是小物件,卻也是極富情趣。

眼前光芒沁出,絲絲縷縷繞在舞人腰間形成光圈,光圈逐漸厚實起來,比楊波之前見過的很多物件都要厚實的多,只是比商朝弦紋爵有所不如,看著纖毫畢現、遒勁連貫的線條,楊波忽然又是想到了一些。

眾人看完,梅老三倒也乾脆,“漢代玉舞人,底價兩萬,每次加價不低於一千!”

玉舞人造型優美,倒也引得眾人爭奪,楊波深知自己財力淺薄,所以也沒有等待眾人開口,便是頭一個道:“兩萬一!”

楊波年歲不大,拍賣至中場,這還是頭一回開口,引得眾人頻頻回頭。

“兩萬五!”于爺開口道。

“兩萬七!”楊波朝著于爺那邊看了看,點頭示意。

“小夥子很有禮貌嘛,又是頭一回開腔,我就不加價了。”

場內本就只有楊波以及于爺開了口,沒想到還沒有兩個回合,于爺就是退出了,讓楊波有些驚愕。

于爺表達了善意,楊波心領,又是回頭朝著于爺點了點頭。

梅老三也沒有在意,這件玉舞人不過是一般的物件,差不多也就是比這個價格能夠高出一點,于爺要做善人,他也樂得配合。

見得場內無人再應,梅老三便是要開口結束這一件。

“兩萬八!”

場內陡然便是響起了這句,讓眾人為之一愣,楊波更是驚訝地張大了嘴巴,轉頭看過去,見到說話之人正是曲館長!

楊波心中說不出的憤怒,憤懣不已,他的確是從曲副館長手中奪了寶,但是按照行裡的規矩,只要曲副館長離開,他就沒有任何的權利要求別人不能買下來,沒想到曲副館長先是與賈老闆設計他,現在更是無端抬價!

難道他真當楊波是泥塑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