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25章 終於入院

哀其不幸,怒其不爭!

這是楊波對兄長的態度,從中專畢業之後,到現在已經七八年了,這麼多年來,楊朗從來都沒有一份正經工作,在外面廝混還要找家裡要生活費!

楊波記得很清楚,他高三那年,楊朗為了請狐朋狗友吃飯,從家裡偷了兩百塊錢,而那個時候,楊朗已經二十四歲!在這個工作遍地,端盤子洗碗都能拿到兩千塊月工資的年代,楊朗從家裡要不到錢,竟然偷了兩百塊!

楊波瞧不起楊朗,固然是自己的哥哥,他也不能無緣無故地把錢給了對方,這樣只能助長對方不事勞作的懶惰思想!而且,楊朗把為父親治病的錢拿去賭博,簡直刷新了他的底線!

楊父聽到楊波的話,愣了好一會兒,擺了擺手,“罷了,罷了,以後的事情我也管不了這麼多,種瓜得瓜、種豆得豆,你們兄弟日後會有什麼成就,完全就看你們自己的努力了!”

楊朗站在一旁,聽著弟弟的指責,不發一言,直到父親開口,他方才是甩了甩頭,“我不用你們管!”

“你要去哪裡!”楊波大聲問道。

“不用你管!”楊朗回道。

“你不能走!你要去醫院陪護!”楊波走出兩步,想要攔住對方。

楊朗頓了一下,轉身又是走了出去,不再多言!

“楊朗,你要是走出家門,以後就不要回來!”楊父大聲吼道!他也是看出來了,小兒子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裡賺到這麼多錢,以後一定是能夠發達的了,讓大兒子跟過去,或許能夠有機會改過自新!

楊朗沒有停下,腳步聲漸小,逐漸消失在樓道裡!

楊母聽到吼聲,跑了出來,見到楊朗離開,忍不住朝著楊父抱怨道:“你吼他作甚!”

“都是你慣出來的壞毛病!”楊父冷哼道。

……

楊波這次沒有省錢,一家三口直接打了車前往省人民醫院,這一趟就要五百塊,這是楊波以前絕對不會做出來的事情。

楊母坐到車上時,還在不停地嘮叨著,“太貴了,實在是太浪費了,以後花錢的地方多著呢,小波,你可是要省著點花啊!”

楊波只好點頭應下來。

到達省人民醫院已經是中午,楊波把父母帶到餐館點了菜,他甚至顧不上吃飯,“爸媽,你們先吃著,我先到醫院看一看,這會兒掛號怕是來不及,我先去看看情況!”

“小波,吃點東西再去,也不急著一會兒,這會兒人家也不會上班的!”楊父道。

“不用了,我早上吃得多,這會兒不餓,我先去打探一下情況,如果真是掛不上號的話,咱們下午就不去排隊了。”

楊波急匆匆地走了出去,路過旁邊一家超市時,他稍稍猶豫,走進去買了一塊麵包和一瓶水,就焦急地朝著醫院走了過去。

到達時,醫院的工作人員已經休息,掛號處並沒有人,他找了好一會兒,終於是遇到了一位穿著白大褂的醫生,他連忙走過去,“您好,請問這邊下午幾點鐘開始掛號啊?”

“一點半就開始了,是什麼病?確診了沒有?”醫生倒是熱情。

“是肝癌早期。”楊波道。

對方略微沉吟,“這個要儘快安排住院的,不過,現在醫院的專家號怕是要提前一兩天,你現在只能掛到明天或者是後天的號了。”

“啊?”楊波大吃一驚,他沒有想到醫院的專家號竟是要提前這麼久,“謝謝您!”

對方點頭離開了,楊波卻是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略微想了想,他只好給羅耀華打了一個電話,說明了自己的情況。

羅耀華瞭解楊波的情況,甚至沒做多想,直接就是應了下來。

下午時,羅耀華安排了醫院的一位護士專門帶著楊波跑手續,帶著楊父看了專家號,又是各種檢查忙下來,辦好住院手續時,已經到了下午五點多。

對於幫忙的護士楊波很是感激,開口要請對方吃飯,卻是被對方拒絕,最後只好硬塞了一個紅包過去。

考慮到接下來要長期陪護,這會兒再去租房也來不及,楊波在附近一家小賓館開了一間標間,可以讓他們母子輪流回去休息。

楊母知道楊波開了房間的事情,又是埋怨起來,“我湊合著在這邊地上睡睡就可以了,你之前不是有地方睡覺的嗎?”

楊波一直沒有告訴過父母自己在金陵的情況,他們自然也不知道楊波睡了兩年的折疊床,楊波只好解釋道:“我那邊可能很快就要辭職了,再去那邊住也不方便,明天我去租房子,這樣也可以燒個飯,方便一些!”

“啊?你要辭職?”楊母大吃一驚,“你如果辭職了,你爸接下來的醫藥費怎麼賺啊?”

“媽,您就放心好了,我能賺到的!”楊波安慰道。

楊父躺在病床上,“孩子大了,你就由他去吧!”

楊母歎了一口氣,沒有再說話。

儘管昨天一晚也沒有睡多會兒,今天又是累了一整天,但楊波還是主動讓母親去了小賓館,自己留在醫院裡陪護。

一夜無話,楊波趴在病床前睡著,等到楊母送來早餐,他就是被楊母趕了出去,要他回賓館休息。

楊波回到賓館房間裡,洗漱了一番,躺在床上,眼睛閉上,卻是一直都是睡不著。

想到手機上沒有接的那幾個電話,他也還沒有去古德齋辭職,楊波又是爬了起來,穿好衣服,坐上公交就是朝著古德齋趕過去,他差不多已經曠工兩天,郭扒皮怕是要著急了。

此時,郭扒皮的確是坐在店裡,見到李陵鬼鬼祟祟站在門外,呵斥道:“李陵,你在幹嘛?”

李陵站在門外,有些畏畏縮縮,“沒什麼,我就是想看看回來了沒有?”

“哼!”郭扒皮冷哼一聲,接著怒道:“這個死兔崽子,已經兩天都不見人影了,等他回來,看我不開除了他!”

李陵幫著道:“郭老闆,您也知道家裡的情況,他都已經兩年沒有回家了,也許是想家回去了也說不定啊!”

“回家了?回家了電話也打不通?他家是在大山裡啊!”郭扒皮憤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