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26章 硯臺

楊波下了公車,沿著街面行走,看著周圍熟悉的環境,心裡頗為感慨,當初他何曾想過自己能夠做到這一步,按照他以前的規劃,能夠走到這一步,至少也要等到他四十多歲,現在卻是早早實現了。

走到古德齋不遠處的小巷子中,楊波見到一個三十多歲的男子,腰間掛著布袋,鼓鼓囊囊,行跡頗為可疑。

楊波只是看了一眼,也沒有多管閒事,他之前也遇到過這種攤販,他們並不去老實擺攤,而是走街串巷,以一種極其神秘的姿態吸引買家注意,然後拉攏買家,這種攤販手中物件往往價格較高,楊波不願沾手。

“小兄弟,要不要買個硯臺?”

楊波剛要走過去,就是被對方攔住了去路,對方手中拿著一隻硯臺,低低地用衣角護住。

“不用。”楊波看了一眼,見到硯臺漆黑如墨,黑色的表面沁了不少的泥土,只是看了一眼,楊波就明白這是件“一眼假”,很明顯的做舊痕跡。

“兄弟,看一看,我這裡還有不少呢!”對方仍舊是不願放棄,迅速從兜裡換了一件,遞到楊波面前。

楊波看都沒看,直接搖頭,“算了,我手裡沒錢買的。”

方源仔細打量著楊波,似乎是想要確認什麼,嘴上卻是信口道:“兄弟,這話說的,在這古玩街上出現的,還能有沒錢的?”

楊波瞥了一眼,注意到對方手中所拿的是一件桃形的端硯,端硯是四大名硯之一,產於粵省肇慶市,“這塊硯臺給我看看。”

方源見到楊波終於是沒有再拒絕,顯得很是高興,忙把端硯遞了過去。

楊波細細觀察著這塊硯臺,整體呈現出桃形,器形小巧,硯臺頂端雕刻了數片桃葉,硯池隨桃葉形成,硯堂淺而平,整體器形完整,仿若一氣呵成。

楊波以前並沒有機會接觸到端硯,儘管知道一點端硯的特徵,但他也不好鑒定當代的端硯,翻開硯臺,見到底部有銘刻“晴雪莊主人”,五個小楷刻在上面。

“這件硯臺多少錢?”楊波問道,一邊又是眯著眼睛盯著硯臺。

“十萬塊。”方源開口道,一邊不忘解釋著,“現在端硯已經很少了,石礦枯竭,端硯產量極低,很多端硯已經不太正統,即便是最好的端硯,也到不了咱們普通百姓的手裡,這塊端硯是清朝中期左右所產,很難得的!”

楊波眼前光華閃過,光圈徐徐彙聚在端硯中央位置,淡薄的光圈還未形成,楊波就有所預料,見到光圈的形態,他心中已經是放棄了。

把桃形端硯遞了回去,“太貴了,我買不起。”

方源一愣,也是沒有料到楊波竟會是這樣的反應,畢竟生意人都是明白漫天要價坐地還錢的道理,不過,尷尬一笑之後,他又是掏出一塊硯臺遞給了楊波,“喏,您可以看一看這件!”

楊波掃了一眼,輕輕搖頭,“算了,我不看了,反正也買不起。”

“哎,不要著急,總有一款適合你的!”方源笑了起來,又是從布袋裡一次拿出了三塊硯臺,其中有兩塊都是端硯。

楊波笑道:“看來,你是端硯專賣嘍?”

“差不多吧,相對來說,四大名硯,我是喜歡端硯更多一些。”方源道。

楊波再次接過去,分別看了看,很快就是遞了回去,“還是算了吧!”

方源有些著急,似乎是在為自己不能把硯臺賣給楊波著急起來,他雙手虛按了下,“你等我一會兒,我回去拿幾件硯臺,我就不相信我手裡沒有你想要的!”

楊波搖頭,阻止道:“不用麻煩了,你的硯臺都太貴,還是算了吧,我有點事情,咱們下次有空聊!”

方源拉住了楊波,“不要著急,就一會兒,五分鐘就可以了,我住的地方距離這裡很近,你就等我一下,等一下就好了!”

說罷,也不等楊波回應,方源轉身就跑。

楊波愣了好一會兒,也沒有想得明白,對方這到底是什麼意思?難道就一定要把硯臺賣給自己?

一定要把硯臺賣給自己?

楊波想到這句話,心裡猛地一突,他是個多疑的人,出來兩年讓他節儉得像是鐵公雞,同樣也讓他對待錢財的事情上疑心很重,之前在鬼市被李二拉了,他就有所懷疑,好在之後結果還好。

這一次,他還是打算等一等,畢竟自己有鑒定的底氣,即便是對方想要騙自己,大不了不買就是了。

……

方源朝著四周看了看,這才是匆匆進了一個小院,小院被葡萄架遮掩,頗為幽靜。

一人早已站在那裡,朝著方源看過來,“怎麼樣了?他買下了沒有?”

方源喘著粗氣,“賈老闆,你想要對付的這一位怕不是那麼好忽悠,他看了這些硯臺,就沒有一個令他滿意的!”

“沒有一個令他滿意?”賈懷仁皺起眉頭,這一次,的確是他聯繫了方源這位溜街串巷的二道販子,為的就是謀劃楊波手裡的那幾萬塊,儘管不清楚魚簍尊到底是賣了多少錢,但他知道楊波肯定是賺到錢了!

賈懷仁想起那個淩晨,楊波在自己重話撂下之後,毅然走出了店門,後來又是充當了郭扒皮的狗腿子,想要騙自己的錢財,這些都讓他不能忍受!

“沒有。”方源頓了頓,又是遲疑道:“你說,會不會是因為我們的價錢太高了?”

“你開了多少?”賈懷仁問道。

“我開十萬,價錢聽起來是很高,但關鍵是他沒有還價!”

“沒有還價?”賈懷仁尖著嗓子,“難道他看出來了?”

“不會吧,我覺得應該看不出來,我壓根沒有多說什麼,不行了,我要早點趕回去,他要是走了就不好了!”方源並不清楚兩人的恩怨,他也聰明地沒有多問。

“你不是還準備了物件的嗎?都拿過來吧!”方源朝著房間內走過去。

“那邊有佛像,象牙板笏,還有一塊硯臺,不過品相不行。”賈懷仁朝著屋內大聲說著,一邊叮囑道:“待會兒價錢不要這麼高,但也不能低了,三萬到五萬的價錢,他應該是能夠拿出來的!”

“好,我知道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