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37章 質疑

楊波回話時,語氣神態稍顯有些冷漠,自從不上學以後,他就很少和女孩子交流了,郭扒皮經常開他的玩笑,說他在追求速食店老闆家的女兒,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麼想的,只是覺得看著那位漂亮的女孩子賞心悅目,會讓心情放鬆很多。

面對眼前清秀的女警,秀髮挽起,露出白皙修長的脖頸,儘管大了三四歲,但是說話間嬌俏模樣,還是讓他心思微動,所以,他只好表現得稍顯冷漠。

不過,視線轉向文物時,楊波頓時就是鎮定下來,自從奇異的光圈出現以後,他就有了更多的自信!

所有的文物都是被收集了起來,擺放在院落中,為防止有人趁亂偷取,所以警方需要儘快對這些文物進行記錄備案,楊波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要給每一件文物進行精准的命名!

元葉紫站在楊波身後,瞥了楊波一眼,又是朝著梁隊長翻了翻白眼,顯然也是有所不滿,實在是因為楊波太年輕,嘴上茸毛還沒有刮去,這樣小小的年紀,如何教人敢相信他能夠鑒定文物?

梁隊長放心不下,跟在楊波的身後,裝作沒有看到元葉紫的動作,心裡卻又是沉重了些,他有些後悔剛才草率答應了羅耀華的推薦!不過,他轉念又是想到,羅耀華畢竟是局長公子,面子還是要給的,只希望局裡聯繫的鑒定專家能夠早點到來!

東方天色漸亮,院內嘈雜聲逐漸變小,楊波站在文物前,捧起了第一件文物,稍稍看了兩眼,便是開口道:“清道光青白玉螭龍紋小瓶。”

元葉紫拿著筆記本還在發愣,壓根沒有反應過來,“啊?你說什麼?”

楊波皺了皺眉,重複了一遍,“記下來,這件是清代道光青白玉螭龍紋小瓶!”

元葉紫張了張粉紅,杏眼圓瞪,“你才看了兩眼哎,咱們這可不是開玩笑?咱們是在做統計啊,是很重要的證據統計,接下來很有可能涉及到他們量刑的依據,你可不要開玩笑!”

“我沒有開玩笑,你記下來!”楊波沒有想到這才是剛開始,對方就是質疑了起來。

梁隊長站在後面,對於楊波只是簡單掃了兩眼就武斷地說出小玉瓶是清代道光年制,他也是不滿的,儘管這個統計並不像葉紫所說會作為量刑依據,但也算是初步統計,若是與真實差異太大,他最後也是不好交差的,而且,他很確定,待會兒肯定會有各路記者蜂擁趕來,到時候他如何彙報這些資料?

“梁隊長,楊波的鑒定水準是很高的,你不相信他,難道還不相信我嗎?”羅耀華注意到場內情形,知道如果自己再不說話,也許就沒有辦法進展下去了!

梁隊長稍稍一愣,忍不住朝著羅耀華看過去,他實在是沒有想到羅耀華對楊波的支持力度會是這麼大!

又是回頭看了看站在人群中,長相普通卻是面帶堅毅之色的年輕人,梁隊長終於是朝著元葉紫開口道:“羅科長也是收藏家,是行內人,他說的話一定是有道理的,楊波怎麼說,你就怎麼記下來!”

“可是?”元葉紫開口就是要反駁,卻是被梁隊長打斷道:“沒有可是,服從命令!”

元葉紫沒有辦法,只好捧著本子記了下來,又是忍不住打量著楊波,想要從這張普通的面容下找到一絲專家的氣質來,可惜,她很快就是失望了。

“仿清代乾隆歲寒三子廣彩瓷!”楊波拿起下一件物件,看了兩眼,又是道。

元葉紫沒有記下來,反而是問道:“仿品?”

楊波點頭,“仿品,應該是前些年景德鎮所出。”

元葉紫剛要提筆寫下,聽到這句話,就是頓了下來,“你怎麼知道?我感覺這件瓷器也沒有什麼火光,看起來還很陳舊啊!”

楊波本來就是有些著急的,急著回醫院,聽到元葉紫問個沒完,對她的一絲好感也耗盡了,頓時不耐道:“我說是仿品,就絕對不會出現另外一種可能!”

說罷,楊波又是轉頭看向梁隊長,“梁隊長,麻煩你換個人來記,最好多找兩個人,準備一些小牌子掛在物件上,或者是用紙條直接壓在物件下,標籤不能直接貼,這樣對物件的損害太大!”

梁隊長一下子就是愣了起來,他實在是沒有料到楊波竟會提出這樣的要求,因為在他看來,楊波面對眾人質疑的情況下,更加應該夾著尾巴做人,這要主動要求換人,是不是太過高調了?

元葉紫聽到楊波的話,怔住在那裡不動了,眼圈陡然紅了起來,“你這是什麼意思?”

“提高效率!”楊波硬著頭皮開口道,他並不在乎自己是不是參與這種事情上,他只是為了償還羅耀華的人情,也磨不開面子,但是在這裡一直都是被對方質疑,他實在是忍受不下去了!

楊波心裡也隱隱有所明悟,一切根源還是在於自己沒有任何的名氣,若是自己掛了知名鑒定專家、著名收藏家的頭銜,場內還有誰會提出質疑?

羅耀華有些無奈,他也是沒有料到會出現這種情況,更加沒有料到一直沒有脾氣的楊波竟是直接提出這樣的要求,之前已經把楊波捧高,這會兒自然不好再退後,只好道:“梁隊長,這批文物數量不小,馬上就是要天亮了,上班時間一到,市政府那麼怕是要局裡彙報具體情況吧!”

梁隊長被羅耀華一提醒,這才是醒悟過來,自己想得太少了,這一份沉甸甸的政績,只有先撈進手裡再說,就算是出了錯,也可以直接推出去!

“葉子,你回來!”下定了決心,梁隊長就是吩咐了起來,“小陸,老鬱,你們兩個過來,按照楊波所說的做!”

兩人很快就是走了過來,楊波能夠明顯感覺到年輕的那位眼中的敵意,想必是為了元葉紫的事情生氣吧。

楊波朝著微微點頭,舒了一口氣,接下來絕對不會太過輕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