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44章 布幣

楊波轉了帳,從羅耀華手裡拿到遊絲毛雕玉舞人,交到了梁隊長那裡。

忙碌到下午,楊波稍稍吃了點東西,趕往醫院。

勸說母親回出租房休息,楊母不答應,反倒是讓他回去休息,楊波一夜沒睡,眼睛佈滿血絲,這會兒停下來,也是感覺困意襲來,他沒有再勸,獨自回到租住的房屋睡下了。

醒來時,天色已黑,楊波看了看時間,竟已經到了八點多鐘,他本來是打算給父母送飯的,這時候天色太晚,他們怕是已經吃過了,楊波想了想,還是打了樓下餐廳的電話,點了一道滋補的湯。

楊波洗了把臉,換下拖鞋,踏進鞋子裡,腳下感覺有些硬,他陡然想起之前在混亂中拿到的古幣,連忙縮了腳,伸手把古幣拿了出來。

楊波拿到古幣時,上面滿是污泥,黑乎乎的看不清,沒想到放在鞋子裡一天,已經被磨得差不多了,楊波之前沒有在意,現在細看過去,才注意到自己的白色襪子下面滿是黑色汙跡。

這枚布幣形狀像鏟子一樣,圓首圓肩圓足,形同圓足布,而布首及兩足各有一個圓孔,被稱作“三孔布”。

楊波拿了一塊柔軟的布,輕輕擦拭了好一會兒,這才是看清了布幣上面的兩個字“武陽”,楊波隨之一愣!

他面上帶著,嘴角微動,把布幣放在眼前,光華逐漸升騰,彙聚在布幣中央,厚度逐漸加深,直到最終形成,楊波看著厚度,略微估算,面上笑容更加燦爛了。

“這是戰國三孔布幣!”楊波自言自語道。

說著,楊波更加仔細地擦拭了起來,好一會兒,擦拭得差不多了,楊波方才是住了手,用一根紅繩把布幣栓住,放進了錢包裡隨身攜帶。

下樓拿到已經燒好的湯,楊波打車前往醫院。

開了門,楊波有些驚訝,因為他見到父母正喝著湯,這時候是九點鐘,按照父母的習慣,馬上就要睡覺了,他們可沒有吃宵夜的習慣!

“小波,你怎麼過來了?”楊母問著,又是道:“那就快點過來,這是小萱帶來的湯,你也嘗一嘗。”

楊波走過去,見到父母所喝的是砂仁鯉魚湯,他好奇問道:“媽,這是你去買的?”

楊母微微一笑,“不是啊,這是小萱送來的,說是家裡燒多了,給我們老兩口帶來嘗嘗鮮的。”

楊波輕輕點頭,沒有多說,儘管不瞭解護士與病患之間的關係,但一直都是病人送東西給護士,哪有反過來的道理?而且病房的福利待遇也更好一些,自家一直沒有送護士東西,對方為何要送湯來?

“上午那位?”楊波又是問道。

“是啊,小萱真是個好姑娘,以後誰能娶了她,那可真是一輩子的福氣!”楊母又是道。

楊波一直覺得母親這話意有所指,但他並沒有多說,拎了拎手中的保溫桶,楊波道:“我剛去買了湯,這個留給你們明早再喝吧!”

楊父抬起頭來,“這邊溫度不低,放不到明早可能就壞了,你把這湯送到護士休息室吧,這段時間麻煩她們了。”

楊波朝著旁邊的小冰箱看了一眼,沒有多說什麼,他大概是明白了父母的意思,只是他現在還沒有想這些事情,他還很年輕,並不著急結婚生子。

進了護士休息室,裡面兩個護士正在聊天,照顧楊父的方瑜並不在,倒是上午那個小姑娘在,應該就是這位送的吧。

楊波敲了敲門,見到兩個護士轉過頭來,便是笑道:“打擾了,不好意思。”

說著,楊波就是走進了兩步,拎起手中保溫桶,笑道:“我媽煮了湯,讓我給你們帶了點!”

小萱面上帶笑,另外一個圓臉護士卻是已經站起來了,笑眯眯地盯著楊波,“你該不會是想要追求我們家小萱吧?”

楊波走過去,把蓋子掀開,一股香氣彌漫開來。

圓臉護士迫不及待走過來,問道:“這是什麼湯啊,好香!”

“茯苓核桃仁瘦肉湯。”楊波解釋了一句,這才是感覺到自己已經饑腸轆轆,但他也不好多說。

“養肝美容的。”胖護士笑道,接著就是迫不及待拿了飯盒過來。

楊波給她盛了一碗,這才是朝著小萱道:“你也喝點吧?”

“哦。”小萱應了一聲,也是拿來了飯盒。

“你煮的?”小萱突然問道。

楊波笑了笑,沒有說,他並不會煮飯,剛才藉口母親煮湯,也是不想多解釋,但眼前的丫頭卻是知道母親一直在醫院,沒有可能煮湯的。

“看你年紀不大,應該也還在上學吧?想要追我們家小萱,可不是那麼容易的哦!”圓臉護士喝著湯,嘴上卻是不饒楊波。

楊波又是笑道:“我只是奉命行事,你隨意想。”

小萱朝著圓臉護士瞪眼,“胡說些什麼呢!”

等待她們喝完,楊波收了保溫桶,“時間不早了,你們休息吧。”

“我去送送你。”小萱道。

楊波剛要拒絕,對方又是道:“我要順便查下房。”

圓臉護士虛了一聲,嘿嘿笑了起來。

出了門,小萱面上仍舊是潮紅,似乎有些羞惱,她朝著楊波瞪了一眼,“都怪你!”

楊波無奈,“多謝你照顧我父母,這段時間有點忙,手術一時半會沒法安排,真是麻煩你了,一點心意。”

小萱低頭,見到楊波手中拿著的紅包,杏目圓瞪,低聲斥道:“你這是做什麼?楊大叔他們待我很好,我給他們煲湯又算得了什麼?你如果再拿出來,我就告訴大叔了!”

楊波收起紅包,倒是顯得有幾分尷尬,“呃,不好意思,天色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楊波狼狽進了電梯,他之所以送紅包,也是因為不願欠下人情,不過被拒絕之後,想想也就算了,生活在這個社會裡,誰能不欠人情?

回去吃了晚飯,洗漱一番再次睡去。

翌日一早,楊波洗漱完畢,收拾了房間,正打算給父母送早飯,電話突然響了起來。

“楊波,賈懷仁進去了!”電話對面的劉老闆驚聲道。

“是啊,我聽說了。”楊波道。

“但博古堂要轉讓了,你知道嗎?”劉老闆又是問道。

楊波一愣,“轉讓?”

“你難道就沒有想過接手試試?”劉老闆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