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45章 他才是主角

楊波抵達集雅堂,劉老闆與曹元德已經坐在大廳內喝茶等候了。

劉老闆指著匆匆趕來的楊波笑道:“元德,你看,我說他會趕來吧,你還不信?”

曹元德端著茶杯,他身材瘦削,倚靠在座椅一側,讓人感覺到這張椅子能坐他兩個。

“楊波,你可想好了,當真是要接手?”曹元德沒有理會劉老闆,反倒是直接沖著楊波吻了起來。

說不想接手那是胡話!楊波在古玩店裡做了兩年的夥計,很多次幻想過有朝一日能夠有自己的店鋪,沒有想到這麼快就有可能成為現實!

曹元德把杯子放下,朝著後面靠了靠,轉頭看向劉老闆,“良玉啊,現在的年輕人都太急功近利,能夠真正靜下心來做學問的已經不多了。”

劉老闆笑駡道:“你自己都從象牙塔里跑出來了,難道還指望年輕人餓著肚子搞學問?”

曹元德回道:“以前我們不都是餓著肚子搞學問的?”

“那是以前!世道變了,沒有誰還會這樣做了!”劉老闆道。

說罷,他又是指著楊波道:“你看,年輕人多好的苗子啊,如果能夠開古玩店摔打幾年,也不比在象牙塔里差了!”

“但是你要知道,待在象牙塔里更容易養望!這些年來,為什麼我們水準差不多,但是我的名氣要比你的大?就是因為我一直待在象牙塔里!”曹元德說道。

這句話一口,讓劉老闆頓時無語起來,因為曹元德說得是實情,大家同樣的水準,就是因為曹元德是名牌大學教授,每一次都會得到更多的重視,而別人介紹他的時候,只能說“這位是民間收藏家劉良玉先生!”

差之毫釐,待遇完全不同!

劉良玉面上有些不好看,朝著楊波道:“你看著辦吧!”

楊波沒有想到還會有這樣的差別,不過,對他來講,進象牙塔養望太虛,而且,想要熬出頭,至少也要等到十年二十年之後,學術之路也並不是那麼好走,刷論文,刷臉面,一路刷過去!

曹元德看向楊波,“你本科沒讀,如果想讀的話,我可以推薦你到其他稍差一點的大學讀兩年本科,然後再考我的研究生。”

楊波本來就是對這條路不待見,聽到曹元德這樣說,就更加不願意了,因為兩年本科讀四年的課程,肯定是辛苦的,而且聽曹元德的意思,讀研的話,還要參加統一考試,路途太過漫長,而且還充滿變數。

略微思忖,楊波朝著曹元德微微鞠躬,“謝謝曹教授,我兩年沒上學了,心思已經野了,再去拿起書本,恐怕不是那麼容易了。”

曹元德正要再勸,卻是被劉良玉攔住了,“楊波說得很對,不過,學習在哪都能學的,難道不去學校,他就不需要看書了?”

“對了,如果是盤下集雅堂,大概需要多少?”楊波轉移了話題。

劉良玉略微頓了頓,抬頭道:“先前也是我考慮不周,你要有思想上的準備,這筆錢應該是不少。”

楊波點了點頭,他手裡現在還有兩百三十多萬,算算應該差不多了。

“轉讓費四五十萬左右,店裡還有不少物件,整體盤下來,差不多要百萬以上。”這樣說著,劉良玉自己都是愣住了,因為他清楚楊波的身家,不過是在他這裡賣了幾次物件,但都賺的不多,至少距離這個價位少多了。

劉良玉轉頭看向楊波,見到他愣住,連忙擺手道:“還是算了,也怪我想都沒有想一下,就通知了你過來,這筆錢算是天價了!”

曹元德有些得意,哈哈一笑,“劉良玉,你可真是搞笑,這樣的糊塗事情也幹得出來?”

劉良玉面上有些無奈,“倒也不是我想要謀算你手頭的那塊硯臺,我是真沒有想到成本的事情,因為我下意識就覺得你很合適!”

曹元德聽到這話,頓時就是愣住了,“劉良玉,你什麼意思?什麼硯臺?什麼謀劃?”

“楊波手頭有一塊顧二娘盤龍端硯。”劉良玉道。

聽到這個名字,不用劉良玉多解釋,曹元德頓時就是醒悟過來,繼而大吃一驚,“你說什麼?顧二娘的端硯?在哪裡?快!快拿出來欣賞一下!”

楊波坐在一旁,有些無奈,這兩人一問一答,壓根沒有給他說話的機會,“已經出手了,所以我手頭上的資金應該是夠的。”

“什麼?你已經出手了?賣給誰了?怎麼這麼快?”劉良玉驚訝地站了起來,快步走到楊波身前,就差捏著他的脖子了。

“之前想著要籌措醫藥費,賣給羅耀華了!”楊波解釋道。

“啊!”劉良玉拍了拍,“我就是太矜持了,早知道就早點開口了!”

曹元德毫不忌諱,指著他放肆地大笑,“你矜持?你如果矜持,那就沒有人不矜持了!”

……

聊了一陣,三人來到集雅堂,楊波站在門外看了幾眼,方才是走了進去。

三人進去時,見到大廳裡坐了兩個人,李陵和另外一個中年女人坐在大廳裡。

李陵見到劉良玉兩人到來,連忙站起身來,“劉老闆、曹教授,你們好!”

說罷,李陵轉身朝著中年婦女介紹道:“舅媽,這是集雅堂的劉老闆,金陵大學的曹元德曹教授,他們都是鑒定大師!”

中年婦女站起身來,朝著這邊點頭示意,儘管沒有多言,但是大家也都能夠猜得到,這位應該就是賈懷仁的妻子了。

李陵見到劉老闆來到,是有些吃驚的,他受舅媽的委託,處理集雅堂轉讓的事情,本就是扛著極大地壓力,沒想到劉老闆這樣已經有了店鋪的,還想要攙一腳!

大家相互握手,握到楊波時,李陵面上有些複雜,有些事情他並不清楚,但若是說完全不清楚,那是唬鬼,至少他就聽聞,楊波似乎是參與了這次的事情。

“你好!”楊波笑著伸出了手,兩人關係一直不錯,沒成想再見面,竟然已經這麼生分。

,你這是跟了劉老闆了?”李陵笑道。

“不,他才是今天的主角。”劉良玉解釋道。

李陵大吃一驚,手伸到一半,就是頓在半空中,整個人怔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