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5章 成交

走出門外,一陣熱風吹來,楊波方才感覺到一陣迷茫,兩百塊的成本,賈老闆一開口就只剩下五十塊,如果當真是出手了,這個月的接下來幾天,他肯定是會餓肚子的!只是,現在他該怎麼辦?

找另外一家店出手?楊波搖頭一笑,這一行當在外人眼中充滿了一夜暴富的,但身處其中,才能夠明白,大部分人因為打眼一夜赤貧的不在少數。而更多的則是店主的爾虞我詐,是無良店主為了獲取暴利,欺詐普通賣家,以極低的價錢簡陋!

但若是拿回夜市,價格又絕不可能會高,這讓楊波為難起來!

循著道路走了片刻,見到一家又是見到一家古玩店,店內燈火通明,楊波一咬牙,信步走了進去,與其回到夜市賣低價,還不如在這邊古玩店碰一碰運氣,也許就能糊弄一個高價來也說不定!

店內有兩位中年男子正在聊天,見到楊波走進來,兩人停止交談,轉頭看過去。

“你好!”絡腮胡中年男子打了招呼,又是朝著同伴看了一眼,兩人都是相視一笑,顯然是看到了楊波懷中抱著的物件,也猜測到了他的意圖。

楊波點頭,“老闆,我這邊有一隻清代雍正仿鈞釉魚簍尊,你看一看!”

楊波很清楚這些老闆們的德行,你若是對自己的物件沒有信心,那麼他們自然也會表現的敷衍,甚至極力壓低價錢,只有表現出掌控一切的樣子,才能夠叫這些老闆們信服!

絡腮胡男子先是一愣,隨即啞然失笑,他看著楊波面相顯嫩,哪裡想到一進門就是一副老道模樣,也不知道是不是裝出來的。

“老劉,來生意了,你先談生意,咱們待會兒再聊!”另一人面目清臒,整個人瘦削如竹竿一般,身上衣衫耷拉著,見到絡腮胡老闆愣了一下,還以為對方是顧忌到自己。

絡腮胡微微一笑,“好啊,那我就先看一看!”

說著,他還不忘轉頭看向楊波,“小兄弟,看你的樣子,又是這個時辰從外面進來,怕該是從鬼市淘到的吧?我可是要把醜話說在前頭,這鬼市是什麼模樣大家都清楚,打眼的我見得多了,撿漏的倒是少見,若是這魚簍尊出了岔子,你自己是不是有心裡準備?”

楊波點頭,“劉老闆只管看,若是劉老闆看著不妥,我自是不會多說一句!”

“好,小兄弟是個爽快人!”絡腮胡笑道。

尋了放大鏡,再加上一隻手電筒拿在手中,絡腮胡便是看了起來。

良久,絡腮胡面帶沉吟之色,轉頭看向竹竿男,“你也看看?”

竹竿男見到絡腮胡神色,也是知道這情形怕是有異,楊波初一進來,兩人就是判斷楊波應是從鬼市過來,心裡也多半認為小夥子拿著的也該是贗品,看著絡腮胡鄭重模樣,似乎是與猜測有所不同?

接過絡腮胡手中工具,竹竿男也是看了起來。

趁著這會兒功夫,絡腮胡男子看向楊波,眼中頗有幾分驚訝的意思,“小兄弟貴姓?”

“免貴姓楊。”楊波不卑不亢,儘管心中焦急,但是他知道自己不能表現出來。

“楊兄弟,你既然能夠清楚地叫出這物件的名稱,應該對這件雍正仿鈞釉魚簍尊很瞭解吧?”絡腮胡開口問道。

楊波沒有謙讓,更不會露了怯,“魚簍尊是陳設瓷,在明初以及清朝更多見一些,尤以雍乾最為著名,這種造型典雅又富於生活氣息,清代仿鈞瓷又以雍正朝的成就最為突出。”

“當時協理窯務的督陶官唐英曾派人赴河南實地調查宋鈞釉的配製方法,經多次試製成功燒制了從器型、釉色等各方面都足以亂真的仿宋鈞窯製品。所以雍正魚簍尊釉色造型皆雙佳,既承就於上古實用例,宋人之賞陳求精之窯例,亦弘揚于雍正創新之窯法,方能造就此等上佳美器。”

“而我手中這件仿鈞釉魚簍尊釉色曼妙,變化多端,細緻莫測,口沿窈窕,足端鐵褐色沉鬱,通體線條流暢,而鑒古高貴,和諧且並蓄張揚,極顯宋代清高風貌,盡得雍正盛世王氣!”

絡腮胡與竹竿男對視一眼,均是驚訝不已,兩人自然是看出了一些端倪來,但楊波年紀輕輕,從鬼市淘了寶貝過來,就是能夠侃侃而談,說出其中優劣,自然是令人驚訝不已。

不過,絡腮胡畢竟是古玩店老闆,不是慈善堂老闆,他也不會因為楊波的一番話就抬高了價錢,“楊兄弟說得不錯,只是這器物線條變化與一般魚簍尊稍有不同,埠處又有一絲裂紋,怕是不太妥當。”

楊波心中一喜,他自然是聽明白了對方話裡意思,這是願意出價了,他畢竟年少,忍不住開口問道“

劉老闆願意開價多少?”

絡腮胡面上一笑,也是看出楊波還是雛,若是有些經驗的,這時候自然要話語之間數度交鋒,你來我往爭取把價錢抬上去,“楊兄弟倒也爽利,我也不是拖拉的人,兩萬塊!”

楊波心中大喜,這就升值了一百倍了?不過,他很快就是醒悟過來,見慣了古玩店老闆們的嘴臉,無論善惡,做生意時都是要占大便宜的,自己這魚簍尊自然是不止兩萬塊的,按照楊波心裡的估價,至少也要十萬到十五萬之間。

只是時間急切了一些,若是拿到拍賣行裡,該是值這個價錢的,只是在古玩店,那就要任由對方宰割了,不過,他還是要爭取一二,每多賺一些,距離八十五萬的距離就會更近一些!

“劉老闆,這魚簍尊家父本來是不願意出手的,但家裡最近新買了房子,需要一筆資金置辦傢俱,這才忍痛割讓,若是兩萬塊,那就實在是不夠用了。”

絡腮胡自然是能夠明白楊波話裡的意思的,他也知道這不過是托詞罷了,但畢竟是有便宜可占,占多占少都是要談下去,“楊兄弟,你來說個價錢吧!”

楊波沉吟片刻,方才是鄭重道:“六萬塊!”

竹竿男朝著絡腮胡看了一眼,見到他仍舊在猶豫,便是道:“楊兄弟家中有急事,老劉你就當做是救急了,至於六萬塊是有些高,我幫老劉說句話,五萬塊,那就成交了吧!”

楊波猶豫了一下,朝著絡腮胡看過去,兩人對視一眼,均是點頭,“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