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四十七章 第一隻妖寵!

“臥槽,剛剛說話的是你嗎?”

安林望著地面被他壓得淒慘至極的花朵,驚疑道。

軒轅誠和許小蘭也是好奇地湊了過來,打量著那朵小花。

“嗚嗚嗚……當然是我啦,我到底招誰惹誰了,竟然得遭受這種橫禍……”

這朵紅花再次發出嬌氣的聲音,訴苦道。

安林越看越是驚奇,蹲子,戳了戳那朵小花:“奇怪了,不是說建國之後不准成精的嗎?”

“啊!好疼啊!你那麼這麼殘忍,我都感覺自己要死了,你竟然還如此折磨我!”小紅花被安林戳得露珠朦朧,大聲哭訴道。

軒轅誠這時一臉凝重地開口了:“安林同學,這是一株快要凝聚成妖丹的花精,不過被你剛剛那麼一壓,它的頸部斷裂,恐怕等精血流盡,就要枯萎消亡了!”

“啊?那怎麼辦?”安林聞言也是滿臉的愧疚。

這花精已經能口吐人言,想來也是得天地造化之靈。

花精一生修煉不易,卻被他一坐死,說實在他還是蠻不好意思的。

那朵紅花聽到軒轅誠的話後,知道自己命不久矣,更是花軀輕顫,差點哭暈過去。

“嗯……有倒是有一個辦法。”軒轅誠沉吟道。

“是什麼辦法,快說快說!”花精現在感覺渾身乏力,說不定真的快要死了,此時萬分焦急地開口。

“花精的頸部斷裂,精元在不斷地流逝。”

“這時若是能夠與一名修士訂立主僕契約,由主人通過契約之力,提供能量給花精,便可解決精元散盡之危。”

“一直維持到花精凝聚妖丹,便可徹底破除此危局!”軒轅誠鄭重開口道。

事關生死大事,花精哪裡有什麼猶豫,立即開口道:“我同意,我同意!”

說完,它便可憐兮兮地望著周圍的三人。

它知道這三人都是修士,只要有一人同意和它訂立契約,它的小命就保住了!

“我因為血脈原因,不能隨意訂立契約的。”許小蘭當先開口道。

“我因為修煉的有些特殊,也不能隨意訂立契約。”軒轅誠也是一臉認真地說道。

於是,兩人和一妖,齊齊將目光望向安林。

安林:“……”

他作為壓死花精的最主要的稻草,自然應該負起這個責任。

但是,他卻也不是隨便的人,必須得先瞭解一下情況才行。

“嗯……話說,你會飛嗎?”安林望著花精開口道。

他其實是想養一頭類似大白那種威風凜凜的靈獸的,花精他實在是沒有什麼興趣。

花精知道它最後活命的希望,都放在安林身上了,此時聽到他的問題,差點沒哭出聲來:“你見過哪朵花是在天上飛的啊……?”

安林有些失望地歎了一口氣,繼續問道:“那麼,你有什麼特長呢?”

“特長?”花精想了想,開心道:“我會紮根!我會光合作用!我還會修煉!”

安林:“……”

軒轅誠:“……”

許小蘭:“……”

花精看到三人的表情,似乎知道自己的特長好像不太對頭,花軀輕晃,可憐兮兮地望著安林。

安林拍了拍額頭,唉聲歎氣道:“算了,活該我欠你的了,簽訂契約吧!”

花精聞言,露珠又滲出來了,帶著哭腔說道:“啊,謝謝!謝謝!安林大哥真是個好人!”

“別隨便給我發好人卡!”安林瞪了一眼花精。

花精嚇得縮了一縮,不知道自己又做錯了什麼。

訂立主僕契約的仙法,安林在修仙聯合大學的時候學過,沒想到這麼快就派上用場了。

他掐出一個個手訣,元氣湧動,緊接著將割開,一滴泛著金光的血珠出現在他的指尖。

“現在,你必須毫無抵抗情緒地吸收我這滴精血。”安林開口對花精說道。

說完,他便將那滴金色精血,滴落在花精的花瓣之上。

精血慢慢滲入花精的體內,花精**一聲,身軀開始顫抖起來。

很快,安林便發現,他和花精有了某種聯繫。

他的精元也在這時候,開始隔空向花精傳送而去。

安林歎了口氣,將花精摘下,放入口袋之中。

於是乎,從今天起,安林多了一個吃他白飯的妖寵……

“呼……主人的口袋好暖和,我好喜歡!”

花精感覺到自己的生機正在慢慢恢復,是時候拍拍馬屁,讓主人開心開心了,畢竟以後還得仰仗他凝聚妖丹呢!

安林輕哼一聲道:“你每天吃我精元,以後可得給我報酬,一天一百枚靈石,不還價!”

“哦!好的!”花精爽快答應。

它雖然不知道靈石是什麼,但是先答應著,不惹主人生氣准沒錯。

許小蘭見到這一幕,噗嗤一笑,覺得讓安林當主人,真是可憐這花精了。

“對了,主人,小花還沒有名字呢,要不您給我取個吧。”花精本想化了形之後,自己取名,但是如今它已經和安林簽訂契約,也不好擅自取名了。

“嗯,這是個問題……”

安林輕撫下巴,沉思片刻後,開口道:“你渾身紅彤彤的,要不就叫小紅吧!”

軒轅誠和許小蘭兩人聞言身子一晃,差點沒噴出來。

口袋內本來還興致勃勃的花精,也在這時陷入了沉默……

許久,一個聲音響起。

“主人,要不還是換個名字吧……”

一滴露珠出現在花精的花瓣之上,它委屈巴巴地開口道。

小紅這名字,對於花精來說,就跟人類那種李狗蛋,王二傻的名字地位差不多……

世間花朵千千萬萬,你卻用顏色來命名……這不是侮辱花麼!?

“不了!”

安林一臉堅決道:“我覺得這個名字非常適合你,小紅,你要相信主人的眼光!”

“嗯,小紅知道了……主人起的名字最棒了!”口袋內傳來花精嬌滴滴的聲音。

它真的好傷心啊!可是還是得保持微笑。

誰叫它寄人籬下呢?

聽到花精的話,安林一臉滿意地點了點頭。

軒轅誠和許小蘭皆是帶著同情的目光望向安林的口袋,欲言又止。

安林不知道,花精早就在他的口袋悲傷逆流成河。

“咦?我的口袋怎麼濕了?小紅,你沒事吧?”

安林走在路上,發覺口袋濕了一小片,有些擔憂道。

“沒……沒事,小紅只是想到要離開故土,所以有些傷感罷了。”

花精啜泣道,它才不會告訴安林,是因為自己的名字才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