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五章 吾好夢中修仙

第一堂課是仙法課,由蒼青地仙負責授課。

課堂上,蒼青地仙在講臺上講得神采飛揚,將到盡情之處,還隨手演示了幾招精妙高深的仙法。

學生們在台下聽得津津有味,獲益匪淺。

當然,安林除外……

他此時就如同聽天書那般,聽著蒼青地仙在臺上認真教學。

不是他不認真聽講,而是他根本聽不懂啊!

拿個地球的例子來說吧,安林此時的感覺就是:他剛剛小學畢業,然後就被送到全國最牛逼的華清大學裡,聽一個教授在那裡眉飛色舞地講著高等數學……

蒼青地仙講的每一個字,安林都能聽懂。但是當它們連成一句話之後,到底是個什麼意思,他完全不知道啊!

“眾所周知,陽炎脈通離青藤線路,運九轉凝氣陣,勾元氣,就可達天元。然還可用幽環之術,輔足運,配合天空元氣密度,按天華公式運轉,可節省炎術施法時間……”蒼青地仙悠悠開口。

眾學生恍然大悟,連連點頭

安林:“???”

作為一個廢材,安林其實有著認真學好專業課,然後用驚人的智商碾壓天才們,最終實現廢材流的完美翻盤的夢想。

可是現實是殘酷的,零修仙基礎的他,只能在課堂上一臉懵逼。

儘管蒼青地仙講得深入淺出,生動形象。

但是,那只是適用於身在一班,有著深厚仙法基礎的一眾天才們。

對於安林這種零基礎的修仙白癡來說,蒼青道人就是在那裡講天書。

在“蒼青牌”安眠藥的強烈藥效下,安林這個學渣開始昏昏欲睡。

最終,他還是身不由己地睡著了……

就這樣,安林做了個夢。

他夢到自己成為了一名戰無不勝的戰神,無數美麗的仙女們愛慕著他。

軒轅誠變成了自己的小弟,一口一個“安哥”地叫。

蘇淺雲更是對自己芳心暗許,每次見面都送自己九十九朵玫瑰表達愛意。

可是安林不能接受她的愛情,因為他擔負著守護這個世界的重任,所以只能把兒女私情放在一邊。

這不,魔界的異軍又開始進犯我們的九州界了。

魔界之主強大無比,天庭之內所有的神仙見之色變,紛紛不敢與之一戰。

就在這時,作為戰神的安林站了出來。

“哈哈哈哈哈,你就是那號稱天庭第一猛將,戰無不勝攻無不克的安林真神?”魔界之主的聲音如同洪鐘般響亮,響徹九天。

“沒錯,就是我,魔界之主,你納命來!”安林怒吼一聲,和魔界之主對撞在一起,這一戰天崩地裂。

魔界之主哀嚎道:“你好強啊,可是你為什麼要在上課的時候說夢話?”

“你在說什麼,我是在守護著這個世界!”安林不知魔界之主為何語無倫次,大吼道。

魔界之主大怒:“你快給我醒醒,信不信我把你扔出教室!”

安林也隨之大怒:“廢話少說,先接我一拳!”

安林一拳砸出,不料那魔界之主的拳頭更大,更強。

拳頭將安林的腦袋砸得劇痛無比,疼得安林哇哇大叫,天旋地轉。

“哇,好疼!”安林大聲喊著,眼前一片漆黑,然後悠悠轉醒。

原來是夢啊……安林驚出一身冷汗。

他有些艱難地睜開眼,卻發現全班的同學都在用奇怪的目光看著自己,有的人甚至忍不住笑出聲來。

他摸了摸頭上腫起的大包,頓時感覺到不妙!

安林抬頭一看,發現一名美豔動人的女子正站在他的身旁,手裡拿著教案,正對著他怒目而視。

“哎?不應該是一名中年大叔嗎,怎麼變成漂亮姐姐了?”安林現在頭還是暈乎乎的,隨口吐槽了一句。

此言一出,教室裡又是一陣哄然大笑。

許小蘭坐在安林旁邊捂著額頭,把臉轉過一邊,不想讓其他人知道她和安林認識。

“喲,這位小弟弟嘴挺甜的嘛。”女子似笑非笑地看著安林。

安林心下一驚,他這時候才清醒過來,知道自己失言了。

未來得及開口道歉,他的頭部便再次遭受到了重擊。

安林眼冒金星,一陣暈眩,第二個包從他的頭上長了出來。

“記住了,下次你如果還在上課的時候睡覺說夢話,老娘就直接把你丟到教室外面去!”那名美豔的女子惡狠狠地說道。

恐怖的威勢忽然從她身上散發出來,籠罩著安林,讓他全身一顫。

“老師,我發誓,下次一定不會了!”安林像小雞啄米般一直點頭。

這個課堂小插曲很快便平息,女講師繼續著她的授課,同學們也是很快便回到狀態,開始認真聽講。

“哎,哎,許小蘭,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麼?”安林向身旁的許小蘭小聲問道。

如果可以的話,許小蘭此時真的不想和安林說話……

然而安林那一雙大眼睛,可憐兮兮地看著她,讓她實在是無可奈何,只好說道:“你知道自己睡了多少節課嗎?”

“兩節?”安林有些不確定地說道。

講師由中年男子模樣的蒼青地仙變成了講臺這名貌美女子,想來自己已經睡了兩節課了吧。

“不……你睡了差不多四節課了,這已經是最後一節了!”許小蘭沒好氣道。

“我的天啊!”安林小聲驚歎。

一覺竟然能睡一個上午,我是有多能睡?

安林猜測,這應該是因為他昨天晚上打坐吐納太久,導致太累的緣故。

“你安安靜靜地睡覺也就算了,老師不會管你。”

“可是,剛剛你竟然在課堂上說夢話,聲音還不小,反正大部分同學都聽到你的精彩發言了。”許小蘭有些同情地看著安林,輕聲說道。

安林有了不詳的預感:“我說了什麼?”

許小蘭托著腮子,似是回想到了什麼,噗嗤一笑。

笑了好一會兒,她才開始模仿安林和那位女老師的口吻開始複述。

“魔界之主,你納命來!”

“這學生到底是誰?竟然敢在上課的時候說夢話。”

“你在說什麼,我在守護這個世界!”

“你快給我醒醒,再不醒來我就把你扔出這個教室!”

“廢話少說,先接我一拳!”

……

“事情的經過就是這樣,這段經典的對白結束之後,你就被打了。”

許小蘭眯著雙眼,眉眼彎彎,看到安林頭上的兩個大包後,為了不讓他感覺到太過受傷,強行忍住笑意。

安林終於知道自己有多慘了,呆呆地坐在椅子上,欲哭無淚。

他覺得現在用“身敗名裂”這個詞來形容自己,最適合不過。

當著全班天才的面說夢話,那是何等的尷尬的場面。

說夢話就算了,關鍵他說的還是如此中二的臺詞!

唉,丟臉丟到姥姥家了……

安林捂臉,他現在很受打擊,很想找個地洞鑽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