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十六章 初探古宅

紫金山麓,一行四人步行在有些泥濘的小道上,隨處可見的黃泥撒落在綠蔭叢中,一切顯得很不協調。

路邊停著幾輛挖掘機,卻不見一個工人,一切顯得靜悄悄。張麗麗挽著趙婉兒的手臂,親熱地邊走邊聊。一旁的王立平,不時向母女兩人介紹著這塊徵用土地的情況。

由於午飯時發現了王立平和張麗麗曖昧的舉動,李冰心裡始終存在著一個疙瘩,默不作聲地跟在三個人身後。

連續找到兩戶不肯搬遷的人家,卻見大門緊閉,王立平無奈從公事包中取出便箋,寫好來意和聯繫電話,塞進了門縫。

當四人來到最後一家,也就是鼓樓醫院護士王潔的家時,驚訝地發現,這是一幢明清時期傳下的徽派古宅。

王立平上前敲了敲門,卻聽不見應答,於是無奈也留下張紙條。

正當王立平叫上眾人跟他回南京城時,李冰卻停留在門口對著他們說道:“你們先回城吧,我要抓緊時間搞明白許多事,我想留在這兒等王潔回來。”

趙婉兒見李冰態度堅決,也回頭走到李冰身邊,對著張麗麗和王立平說道:“立平,你先陪同我媽媽回城裡,我在這兒和李大哥一起等王潔。等李大哥這兒的事解決了,我就能請李大哥陪我一起去追尋父親的下落了。”

張麗麗遲疑了一下,沒有答應。王立平見狀忙道:“婉兒,那你和李大哥等到王潔瞭解完情況後,打我電話,我駕車來接你。”

趙婉兒卻不領情:“不用,我自己沒有車嗎?你陪同我母親先走吧。”

張麗麗張口欲說,王立平卻暗暗地扯了一下張麗麗的衣衫,兩人隨後轉身離去,這個細小的動作被李冰看在眼裡,心中的疑惑更大。

時近中秋,雖然太陽依然有些灼人,但在紫金山麓的遍地綠蔭中,秋風陣陣,與其說是涼快,倒不如說有些寒氣逼人。

兩人無聊地閑等之時,李冰有意無意地說起了趙婉兒怎麼會找到他去尋找失蹤的父親。

趙婉兒說起那是請筆仙時留下了李冰的名字,而王立平也從公司中找到了李冰的檔案,她這才不得不信,特意從上海趕來南京尋找李冰。

見趙婉兒和原來的說法一樣,李冰留意了趙婉兒的神色似乎沒有說謊,但他留意到了是王立平在公司中找到了他的檔案這個細節。

在李冰看似漫不經心的閒聊中,趙婉兒說起了她父親失蹤後,她從香港趕回上海的經過。

張麗麗執意要王立平進入公司董事會,並在趙義明下落不明時,說起趙婉兒的婚事,並在當天就不顧趙婉兒的反對,草草地為王立平和趙婉兒辦了訂婚酒,後來又是張麗麗尋來的王大師請筆仙,指出李冰的名字,隨後離奇死亡的事上,李冰更多的疑點集中在了王立平和張麗麗身上。

李冰假意笑道:“婉兒,看到你媽媽這麼疼愛你,想必你爸爸也是如此疼愛你吧?真讓人羡慕。”

趙婉兒聽李冰提到他父親,神色間頓時充滿了驕傲之色,告訴李冰,她的父親趙義明是如何奮鬥才有了今天的成就,而且自小就對趙婉兒呵護備至,只要他能做到的事,莫不依從女兒。

李冰故意裝出不解的神色:“婉兒,那麼你爸爸也應該和你媽媽恩愛有加嘍?但你爸爸離奇失蹤這麼多天,今天怎麼不見你媽媽有悲傷的表情啊?”

趙婉兒聽李冰這麼問,有些黯然神傷,無奈地說:“爸爸在事業發達,賺了很多錢財後,和大部分人發達了一樣,喜歡上了聲色犬馬的生活,長年把媽媽冷落一旁,要不是因為我的原因還有爸爸考慮自己的社會地位等影響,或許他們早就離婚了。”

聽到這裡,李冰心裡豁然開朗,他猜想,肯定是趙義明和張麗麗夫妻關係長年不和,張麗麗耐不住寂寞,勾搭上了王立平。但為什麼張麗麗還要招王立平為婿呢?雖然這樣他們有了更多的藉口在一起鬼混,但風險更大,早晚會有一天讓人發覺,到了那時,她又如何能以如此亂絕人倫的禽獸之事面對女兒?

李冰想起了趙婉兒前來尋求自己説明的目的,是為了她那離奇失蹤的父親趙義明,一個可怕的想法湧上心頭:會不會是王立平覬覦趙義明的家財,利用美男計勾搭上了趙義明的妻子張麗麗,然後為了達到合法霸佔趙義明財產的目的,設計製造了這起離奇的失蹤案呢?

李冰不敢再想下去,因為他明白,自古以來,不論中外,為財謀命的事數不勝數。雖然不清楚他們以何種辦法讓趙義明人間蒸發,但他們如果為財,必然會除掉趙義明指定的合法繼承人----趙義明的女兒趙婉兒,這太可怕了。

但不一會,李冰的心頭就稍微輕鬆了一些,他突然明白,趙婉兒暫時沒有生命危險。因為如真是他推測的那樣,王立平要繼承光明建築集團的財產,前提是必須和趙婉兒結為合法夫妻,目前趙婉兒只是和王立平處於口頭婚約狀態,並沒得到法律的承認,因為,暫時不會有危險。

“婉兒,你未婚夫儀錶堂堂,氣宇軒昂,你們真是郎才女貌,天造地設的一對。”李冰故作輕鬆地試探著趙婉兒。

趙婉兒一噘嘴:“得了吧,李大哥,你就別取笑我了。我這倉促得連我自己都不信的訂婚,只是因為我不想讓母親傷心暫時答應的。沒有法律效應,那一切都是空的。他是很帥,我也覺得喜歡,但對他根本沒瞭解,起碼得等我追查父親下落的事辦完後,考察他幾年再作決定。”

李冰笑了笑,岔開了話題。兩人正輕鬆地議論著紫金山美麗的風景的時候,見小道盡頭一個長裙飄飄的年輕女子正開了輛電瓶車迎面駛來。

等那女兒到達眼前時,李冰和趙婉兒一眼就認出了來人正是王潔,只是真人比照片上更漂亮了幾分。

“是王潔小姐嗎?”趙婉兒面帶笑容迎了上去。王潔停下車,疑惑地看著面前這兩個不速之客。

趙婉兒靈機一動,自我介紹道:“王小姐,我是光明建築集團公司董事長趙義明的女兒,今天來你家,是想和你溝通一下拆遷的事,對了,你門縫裡還留了紙條,只是我出於對王小姐您的尊重,最終還是決定留下來等等王小姐歸來。”

趙婉兒指了一下李冰:“這是我的助手李冰,王小姐,我們能進屋談嗎?”

王潔遲疑了一下,點了點頭:“歡迎兩位,請跟我來吧,只是沒什麼東西可以招待兩位,還請不要見怪。”

王潔掏出鑰匙,打開了院門。三人走進院子的時候,李冰突然打了個寒噤,似乎身邊有一股冷風吹過。

院中有一棵粗大且樹葉繁茂的大樹,樹下有口古井,一排鵝卵石鋪成的小道直達正屋大門,院牆兩壁被爬山虎鋪滿,偶爾露出的一片牆壁也長滿了青苔,院子中長滿了一些花和雜草。

那是一座兩層樓的徽式古建築,一切都顯得古色古香,只有安裝的防盜窗和後面的鋁合金門窗才帶上了一絲現代元素,從院內望進去,王潔剛打開堂屋門裡面顯得幽暗深邃,不由得讓李冰聯想起電視中看到的歐洲吸血鬼故事中那恐怖的古城堡。

聽到王潔的招呼,李冰才回過神來,此時,屋內已經亮起了燈,趙婉兒也有些緊張地拉著李冰的手進入了屋內。不難想像,趙婉兒也有著和李冰一樣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