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二十九章 死亡氣息

好不容易捱到天亮,兩人匆匆走出酒店。

當趙婉兒驅車和李冰趕到李冰的住處時,李冰的手機響了起來。電話是他的同學打來的,告訴了李冰一個不幸的事。

原來,昨天李冰的同學去實驗樓找張教授,卻見實驗室的門開著,但卻不知張教授到哪去了。李冰同學久等張教授不見,撥打張教授的電話,始終是盲音,無奈先去上課後,等晚飯時再找張教授,只見實驗室的門仍是大開,還是沒有見到教授,電話仍是打不通。

李冰那同學覺得有些不對,於是撥打了張教授的幾個熟人的電話,仍是沒有張教授的下落。

由於張教授的家人都在安徽,李冰那同學不得已,只得叫了幾個同學一直尋找張教授,在遍查無果的情況下,大家都回到了張教授的實驗室。

幾個同學都覺得很奇怪,大家在一起紛紛猜測各種可能的情況。根據張教授平生比較謹慎的習慣,認為他不可能忘了關門就到別的地方去,極有可能還在這幢樓內。李冰那同學突然想到張教授有心臟病,頓時緊張了起來,張教授會不會已經出了問題?

所有同學開始分頭在大樓內尋找張教授的下落,卻仍是沒有結果。最後,大家的目光都投向了那個被所有人忽略的女洗手間。

幾個同學走進了那個女洗手間,見一切並無異樣。當其中一個同學拉開洗手間裡一個小門時,發出了一聲驚叫,一下子癱坐在地上。眾人聞訊圍上去一看,只見那個小間內,張教授正斜靠在抽水馬桶上,眼鏡掛在鼻樑那近乎要掉下來了,兩隻眼睛卻睜得大大的,表情扭曲,一動不動,那情景相當令人發怵。

鼓樓公安分局接到報警後,刑警和法醫不一會就到了現場。在現場拍照後,法醫仔細地檢查了張教授的屍體,證實並無外傷,死亡時間已經有20個小時,死於心臟病突發。

刑警在仔細勘察現場,排除了他殺的可能性後,卻不明白張教授為何會死在女洗手間內。

難道張教授心理上有某種因素?這是張教授的學生和同事最不願想到的,那會破壞張教授一生的清譽。從校園監控資料上顯示,這幢大樓當晚並無其他人進出。因此,這種可能性也可以排除。

張教授死亡的那個夜裡,從這幢大樓前經過的一個學生提供了一個情況,說是那大樓的燈光昨天夜裡可能是跳閘而熄滅了一會。於是,大家猜測,可能是由於電路出了問題,張教授正好內急,黑暗中摸進了女洗手間,恰好那時,他的心臟病發作,這才直接導致了張教授的死亡。

掛完電話,李冰楞楞地看著趙婉兒,兩人都在懷疑,張教授既然是由於心臟病突發而死,那昨天夜裡兩人所見的張教授的鬼魂到底是真的,還是因為這幾天兩人太緊張而出現的幻覺。

“古銅鏡!”李冰低喊了一聲:“進我房間,昨天王潔還說過,她會把古銅鏡送給我的,如果我房內有這古怪可怕的古銅鏡,那這一切都是真的,如果沒有,那就是幻覺。

趙婉兒有些害怕地挽著李冰的手,兩人一步一步地接近李冰的房間。到了房門口,李冰掏出鑰匙,遲疑了許久才打開了房門。

讓他們震驚並害怕的景象出現在眼前,那面帶著死亡氣息的古銅鏡,正端端正正地擺放在李冰的小書桌上,在這個相當狹窄的空間內,顯得分外扎眼。

呆了許久,李冰才楞過神來,趕忙下樓找到房東,在房東告訴他,昨天夜裡並沒人來尋過他後,李冰徹底明白了,死神已經降臨到了他頭上。

回到房裡,趙婉兒看到李冰緊張的神色,安慰李冰道:“李大哥,你不要著急。雖然這面古銅鏡充滿了邪氣,但現在已經是白天了,料想它也不會出什麼古怪。我們現在應該立即聯繫那個張遠山,請他前來相商對策。”

經趙婉兒一提醒,李冰如夢初醒,趕快央求趙婉兒撥通了施麗婭的電話,讓她速和張遠山前來李冰住處。

當施麗婭帶著張遠山半個小時後趕到時,李冰的面前已經散落了四五個煙頭。

聽李冰焦慮不安地講述完後,張遠山死死地盯著那古銅鏡。

許久以後 ,在眾人默不作聲的注視下,張遠山摸出一張符紙,貼在了鏡面上,扭頭對著李冰說道:“李冰,你老師說的沒錯,這面古銅鏡確實是陪葬之物。它本身就具有一股邪氣,可能真的是那個宮女蕊珠的冤魂躲藏在內,邪氣不斷暴漲,以我的道行,已經沒法消解。這符貼上,只能阻止三個時辰。而且這古銅鏡不能毀,如果毀了,那冤魂和邪氣合而為一,則不但是摸過這銅鏡的人會死,看到過這銅鏡的人也難逃此劫,連我都不例外。”

李冰、趙婉兒和施麗婭同時驚得“啊”了一聲,幾乎是同時問道:“那怎麼辦?”

張遠山歎了口氣道:“我也沒法可想,只是聽我師傅曾經說過,佛道合一,諸邪不侵。或許可以找個和尚試試,和我合力鎮住此股邪氣。”

趙婉兒急切地問李冰:“李大哥,前天晚上,我們在禪房時,空明禪師不是答應到王家古宅看看,並念佛消災的嗎?算算時間,正好是約定的今天。剛才小張天師又說要佛道合一,才有可能消解此災,我們何不求空明禪師試試?”

李冰點了點頭:“婉兒,不是你提醒,我差點忘了此事。事不宜遲,我們帶上這古銅鏡,一起前去棲霞古寺。”

在趕往棲霞古寺路上,李冰想起了昨晚張遠山初見他時,盯著他看著的那奇怪的表情,從副駕位置上扭頭問道:“張大哥,我能問一下嗎?昨天我們初次相識,你為什麼用那麼奇怪的眼神打量我?”

張遠山呵呵一笑:“小兄弟,我也覺得奇怪。按理說,你接連遇到許多怪事,為鬼魂所糾纏,理應印堂發黑、兩眼無光。但我一見到你,卻覺得你印堂,雙眼神采奕奕,所以我覺得很奇怪。請問小兄弟,在這段時間裡,是不是還有其他奇遇?”

李冰覺得好奇怪,喃喃自語道:“奇遇是很多,不過都告訴你了,而且都不是什麼好事。”

趙婉兒邊開車邊插嘴道:“李大哥,會不會和我們在棲霞千佛岩中那道佛光有關?”

“佛光?”張遠山瞪大了眼,在他聽趙婉兒說完後,哈哈大笑:“小兄弟,看來你非比常人,能有如此奇遇。小兄弟既然得佛光護體,那自然精氣神不為鬼魂所傷。如此說來,小兄弟可能大有來頭,我倒有信心了,只要我和空明禪師聯手,那鏡中鬼魂必不能傷了小兄弟。”

大家聽張遠山這麼說,才始有些舒心,恨不得立即到達棲霞古寺找到空明禪師。

一行四人趕到棲霞古寺時,寺院中僧人也已經做畢早課。四人來到了空明禪師的禪房,李冰小心翼翼地把蒙著布的古銅鏡放在了禪房地上。

空明禪師和各人見過禮後,奇怪地問李冰那地上放著的是什麼。當李冰告訴空明禪師,正是那面給他們帶來惡夢和不幸的古銅鏡時,空間禪師臉上也閃過一絲驚訝,雙手合什誦起了佛號。

“你們聽到什麼聲音了嗎?”趙婉兒突然問道。

眾人一楞,仔細聽了聽,除了空明禪師的佛號聲,果然還有一陣如玻璃碎裂的聲音和似乎是一個女人痛苦而淒慘的哭聲。

張遠山突然說道:“是古銅鏡中的聲音!”

大家一驚,目光全投向了擺放在地下的古銅鏡,細聽之下,一致認定那聲音是正從古銅鏡裡面傳出的。

張遠山一把掀起了蓋著的黃布,卻發現鏡面完整無損,依然平整,而且不見有任何異樣。